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95章 他的父母不是这样教导他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版四不像图每期更新2017年正版马会全年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小黎决定要在庆州暂留三日。

    说是三日,但这还只是保守估计,因为无法料定庆州到底出了什么事,因此这三日,只是他给自己验证的时间,如果是自己想多了,三日后他们照常起航,前往岭州,若是自己没有想多,小黎觉得,他需要立刻回青州,亲自见一见父母。庆

    州郊野出现有来路不明的杀手,这些人成群结队,武艺高超,徘徊在城郊各个官道山道上,他们想做什么,是否也是皇后的先锋,打算如偷袭江南四州一般,对紧挨青州的庆州开始下手?小

    黎年纪小,心境还未到救国救民,心存社稷的大道上,但他至少心存善念,明辨是非,江南四州的惨况,一路下来,他也看到了不少,青州的严防死守,爹娘身处敌营的险象环生,还有无辜百姓们的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如果庆州也即将成为下一个青州,那在一切还未发生前,正好被他遇上了,他是否能多管闲事干预一番?他

    或许管不了太多,但至少能联系父母,请父母主掌大权,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,他要先确定,城郊的杀手们,是否真的是意欲对庆州不轨的叛军。

    船舱里,小黎与两位长辈正在交谈。小

    黎的话说的很明白,他们必须留下,不能已经知道庆州有难了,还一走了之,他的父母不是这样教导他的。

    纪南峥沉默了片刻后,也同意了,纪南峥做过太傅,他是朝廷命官,要论为国为民,他的思想觉悟不可能比小黎一个少年还少,他只是年纪大了,大悲大喜后,好不容易回归故里,心中太过挂念家人,如今船已经快到岭州了,这个时候要他停下来,对老人家来说,也不吝一场折磨。

    倒是纪夏秋,在听说要暂留后,立刻就抓住了小黎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要回青州?我跟你一起去!”小

    黎忙按住外祖母的手,知道她在想什么,轻声拒绝:“若要回去,必然也是我一人回去。我知外祖母是担心陌以舅舅,可您身体不好,不能日夜奔波,况且,我说过,只要陌以舅舅还在青州,有我娘在,必不会让他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不再做声,没有亲眼见到儿子安然,她这个做母亲的,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庆州之行,他们是留定了,决定下来,小黎就带着船工上岸定客栈,忙到子时,才将所有人都安顿好,稀里糊涂的睡了一夜,第二日一大早,他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从京城往青州的中道,临时改行,前往庆州,路程上即便日夜兼程,也需五天五夜。秦

    俳的伤口在颠簸的马车里,伤势越来越重,中间他醒过两次,保持不了意识,不一会儿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第二天夜里,秦俳就开始发烧,一烧起来就滚烫滚烫,小妞不厌其烦的给他换布巾,擦汗,擦身,但没有大夫,伤口恶化,所作的一切,也只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秦俳到底还能不能活着到庆州,没人能说得准。可

    他们不敢停车,这个时候追兵就在后面,如狼似虎,他们一旦停车,便有可能全军覆没。小

    黎在庆州城呆了三日,他出过城,北,东,西,除了西面是山,过不去,北门与东门外,没有可疑人物,可虽没有可疑人物,山道与官道上,却有许多铁骑脚印,有大批马队从这里经过过,但听庆州城防说,这几日又并没有马队入过城。那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马蹄印就在城郊附近,车队却没有入城,那这些人落脚在哪里?他们有什么目的。三

    日下来,小黎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,他也观察过本地府衙,他听获救的海东军提过,叛军占领州府的套路,是“夺首”行动,简而言之,就是俘虏杀害当地高官,再悄然无声的取而代之,小黎害怕庆州已经被渗透,已经有官员遇害,因此特地打听了庆州本地官府位置,也打听出了官员姓名容貌,他一一检查过,这些官员都好端端的,没有失踪,也没有身亡,他们的府邸也都十分正常,不见被侵略抄杀过的痕迹。小

    黎这下真的拿不准了,城郊的铁骑印真的只是巧合?有人从庆州借道,却真的只是借道,没有入城,也没有不轨?小

    黎觉得自己可能小题大做了,青州刚刚被占领,叛军还未将青州吃透,应该不会这么快将目标又定在其他州府上。这

    么想来,小黎便松了口气,三日之后,便决定重新起航,继续前往岭州。最

    后一天夜里,丑丑缩在哥哥怀里,她都睡了两觉,半夜起来,还是能听到哥哥叹气的声音。丑

    丑揪着哥哥的衣角,小声问:“哥哥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黎压低了声音,哄哄妹妹:“把你吵醒了?乖,睡吧,哥哥没事。”

    丑丑现在却没那么困了,她撑着坐起来,小黎忙给她裹好被子,没让她漏风。

    丑丑撅着嘴道:“哥哥怎么不睡?”小

    黎给妹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,道:“哥哥不知道明日该不该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知道?”丑丑趴回哥哥的怀里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:“哥哥不想走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想走,只是觉得,没有答案。”小黎叹了口气:“那些铁骑虽然没有入城,但我不知他们的踪迹来历,始终不安,丑丑,你还记得那小喜鹊与你说过的话吗?你能否完完整整的再告诉哥哥一遍。”丑

    丑努力回忆了一下,但是已经想不起来了,她叹了口气,揉揉眼睛,从被窝里爬起来,小黎忙给她披衣服,丑丑蹦下床,歪歪斜斜的晃到角落的竹篓边,把篓子打开,将里面的小青蛇拿出来。小

    青蛇也在睡觉,被吵醒,蜿蜒的身子不耐烦的把丑丑的手腕缠住。“

    阿碧阿碧,哥哥要找人,你帮哥哥找好不好。”丑丑对小青蛇道。

    小青蛇把自己弯成手环,挂在丑丑胳膊上不动,嘴里嘶嘶了两声。丑

    丑就走到窗户边,把阿碧揪下来,放到窗栏外头,摸摸它的头道:“阿碧早去早回。”然后“啪”的一声,把窗户关了。

    小黎跟在旁边看完,丑丑已经扭过身,抬手要哥哥抱。小

    黎把妹妹抱回被窝,问: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要阿碧去哪里?”丑

    丑鄙视了哥哥一眼,嘟哝:“丑丑怎么会不知道,丑丑什么都知道,哥哥不开心,哥哥要找人,哥哥找不到人,阿碧去找了,等阿碧回来,哥哥要找的人就能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失笑:“那你知道哥哥要找什么人吗?”“

    不知道。”丑丑毫不负责的道:“又不是丑丑找,是阿碧找,阿碧知道就行了。”小

    黎点点妹妹的脑袋:“阿碧怎么会知道,它又听不懂哥哥说话,也不知哥哥平日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丑丑闻言,僵了一下,一动不动,也没回应。

    小黎感觉到她的僵硬,突然觉得不对,把她扳过身子来,让她看着自己:“臭丫头,你是不是又趁我不注意,把阿碧藏在袖子里了?哥哥平日做什么,你都告诉阿碧了?”

    丑丑撅起嘴,今天特别大胆的哼了声:“哥哥是笨蛋,哥哥找不到人,阿碧能找到,阿碧比哥哥厉害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翅膀硬了。”小黎捏住丑丑的脸蛋,把小丫头的脸颊拉得老长。丑

    丑吃痛的捂住自己的脸,把头埋进被窝里,再也不肯出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丑丑醒来后,就打开窗户,窗户外,阿碧正长条形的挂在那儿。

    小黎这会儿正在铺床,就见妹妹把阿碧带回来,随口问:“怎么,找到了吗?”丑

    丑没搭腔,跟阿碧说悄悄话,一人一蛇说了一会儿,丑丑就抬起头,看向哥哥:“哥哥,娘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黎瞪向妹妹:“娘的名字都不记得,你个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丑丑问:“娘不是叫柳蔚吗?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丑丑没做声了,又低头跟阿碧说话,半晌又抬起,问哥哥:“爹呢?爹的名字,不是两个字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小黎好奇了,走到妹妹旁边,蹲下来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”丑

    丑撅了撅嘴,小脸蛋看起来很烦恼:“阿碧说坏人,有提到了爹娘的名字,但是他们说错了,爹叫容棱,娘叫柳蔚,他们的名字都是两个字,不是三个字。”丑丑一本正经的跟阿碧解释:“爹不叫容都尉,娘也不叫柳司佐,不是这两个名字,这两个不是我爹娘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