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696章 一脸沾沾自喜,识破奸计的表情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uc99捕鱼游戏中心手机手机版开奖历史记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96章 一脸沾沾自喜,识破奸计的表情

    丑丑一点没觉得自己说的有问题,名字不一样,肯定就不是一个人,她已经是个成熟的三岁大娃娃了,不是小孩子,她可聪明了。

    小黎不知怎么纠正她,见妹妹还一脸沾沾自喜,识破奸计的表情,长长的吐了口气,揪着她的小脸问:“你怎么这么傻?”

    丑丑撅着嘴,跟哥哥辩驳:“丑丑不傻,丑丑最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懒得与她争,问妹妹:“阿碧还与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丑丑就低头,又问阿碧。

    阿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搞错了,听丑丑纠正它那两个人不是她爹娘,它就懵了,因为这些都是其他蛇虫鼠蚁告诉它的,它鹦鹉学舌,别人说什么,它就照搬什么,人家说柳蔚是柳司佐,说容棱是容都尉,它就也这么说了,但丑丑既然说不是,那应该就不是了,那是丑丑自己的爹娘,丑丑肯定不会搞错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人都认错了,后面的信息,肯定也都错了。

    于是阿碧果断的道:“嘶嘶嘶。”

    丑丑仰头,跟哥哥道:“阿碧说没有了,只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黎皱起眉,这就算打探消息了?不是什么忙都没帮上吗?

    他又问:“那些人为什么提到爹……提到容都尉和柳司佐,这两个人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丑丑照样问阿碧,阿碧回答道:“嘶嘶嘶嘶。”

    丑丑就摇摇头,道:“坏人说,不能让他们去青州,与容都尉和柳司佐会和,当务之急,是先追到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丑丑看着阿碧,阿碧也稀里糊涂的,随便念了一串自己都搞不明白的话。

    丑丑虽然也没听懂,但跟着照念了,吐词非常清晰:“骁骑禁卫军。”

    小黎顿住了。

    小黎曾在京中生活过,还经常被爹带进宫,也参加过宫宴,骁骑营他是听过的,那是皇城的军队,效力于皇上,那不是地方军,也不是平叛军,是正正经经的御前军,御前的军队,离开京都下青州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小黎不知道现在京都的局势早就变了,皇上病重,奄奄一息,御前的人都被两派人马瓜分为二,容溯占了一部分,皇后占了一部分,整个皇城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骁骑营是容溯好不容易抢到的,直接给秦俳套了个名头,让他借禁卫军的名义下青州,这样无论是办事还是过路都会方便很多,但实际上,秦俳的官衔并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阿碧所知道的也很有限,尽管丑丑都知无不言的一一传达了,小黎还有很多地方弄不懂,不过大概的东西,他还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京都有援军下发,援军是骁骑营的禁卫军,但他们在来的路上,被一股不明势力拦截了,这股势力盘踞在庆州城郊,想将他们堵个正着,但守了几日,却没有守到目标,于是他们又离开了,这群人来的时候,与走的时候动静都很大,沿途杀伐果断,误伤了不少百姓,也惊动郊野的小动物们。

    小黎将前后理顺后,忽略骁骑营出京都这种逻辑上的硬伤,便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丑丑把阿碧套在手腕上,想带它去客栈后院的花圃里找虫子吃,临出门前,被哥哥揪住了,小黎抱着妹妹,直接去了外祖母房间,把妹妹交给外祖母,自己匆匆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庆州尚距百里外的三角岔道上,小妞听着马车外的刀剑喑哑,努力将秦俳塞进一个宽大的麻袋里,她又往最上头舀了几大勺的米,确保将秦俳遮得严严实实了,才将袋口轻合上,自己趴伏在车窗前,透过车帘,小心的看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俳的伤势太严重,他们不敢再全速驶行,中途放慢了速度,于是毫不意外的,被追上了。

    追兵武力强悍,不达目的不罢休,短短半个时辰的交战,他们又损伤了十来人,小妞狠狠的闭了闭眼睛,知道再拖下去,他们必输无疑,一旦输了,所有人都会死,谁都不是例外。

    狠狠的抹了把脸,小妞捂住自己的胸口,心跳非常快,她很紧张,她悄悄钻下马车,捡起车边一柄带血的长刀,又匍匐着,爬到了车底去。

    将长刀握得紧紧的,这是她现在所有的安全感,她一刻都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有一个身形高大,穿着黑衣的敌人提着滴血的长剑,走到了马车旁,那人撩开车帘,看到里面只有一些蔬果菜框,和两个米袋,愣了一下,不放弃的将长剑捅进米袋里。

    第一个袋子破了,白色的米粒哗啦啦的流出来,那人又去刺第二个米袋。

    可手刚抬起来,便听到什么声音,他迅速转身,却什么人都没见到,这时,他感觉腹部一痛,低下头,才看到一个只有自己腰高的小女孩,正将一把长刀,捅进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小女孩大概很害怕,眼睛瞪得大大的,整个人都在发抖,刀捅进去,扎了个对穿,黑衣人尚未反应过来,一口鲜血,已喷了出来,接着,他直挺挺的,往后倒去,临到死,眼睛都没闭上。

    小妞哆嗦着推开好几米,见那人不动了,才一边大口喘气,一边颤栗的留着眼泪,狠狠擦了擦脸,把那把长刀,从那人肚子里又bá chū lái。

    她现在腿都是软的,整个人都站不住,但她硬是撑着一口气,把那男人推开,自己又爬回了车底下。

    她杀人了,她……她杀人了……

    浑身都是血,手上黏糊糊的,小妞无声的哭泣,泪水很快模糊了视线,她害怕,好害怕,怕的想尖叫,可不敢叫,这驾粮车被亲兵叔叔们藏在最后面,她和秦大人被其他人用鲜血保护着,她不能暴露,她不能大叫!

    一边给自己鼓气,一边控制着手不要抖,过了一会儿,又来了两个黑衣人,小妞捂住嘴,手上都是血,她吃到了别人的血,腥气蔓延整个鼻息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看到粮车外的同伴尸首,楞了一下,才警惕的用剑撩开车帘,看里面什么都没有,两人对视一眼,一个问:“跑了?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公侯出身的花架子,手下拼死拼活,他倒是跑得比狗都快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方向?”前头那个问。

    另一个判断了一下地上的痕迹,正要说话,目光却突然定格到马车底部。

    他迅速弯腰。

    下一瞬,小妞对上了一双阴狠鬼厉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双之后,又是另一双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