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01章 你怎么不上天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3723小鱼儿看图找生肖分分彩计划群841777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01章 你怎么不天?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,今日不是问过了,三州最快的一支,已经过松州了,日夜兼程,这两天要到了,我让她将三州兵力调回青州,没说不许她把青州兵力调离出去,一来一回,三十万兵马,被她绕了一圈,该干什么,还是干什么,她现在忌惮的是权王,认定了我们与权王合作了,所以这十一万兵马,她自然都派去了辽州。进本站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马道:“那现在青州没人了?我们是否可以趁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柳蔚断然道:“她算没有兵,还有人,青州城的百姓,都在这儿,我们一旦敢动,她必然会拿百姓开刀,我们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失望的垂下头,又问:“那她派人去了辽州,权王那边,我们是否得放弃?那江南三州又要如何重占?”

    柳蔚身子往后靠了点,悠悠的道:“我们要相信权王,呼尔托忍打到脸去,他肯定会反抗的,他是老将了,年轻时也带过兵,又老谋深算,他总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这么说,雷尔朗还能取信,但今日呼尔托忍跟他说了一大堆后,他反而不信了,他现在看柳司佐的目光全是怀疑:“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柳蔚眨眼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这下确定,肯定有:“你们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柳蔚哄道:“没有,你别乱想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特别不开心,他之前还觉得自己和三王爷他们一起并肩作战,现在才发现,原来从一开始,自己被排挤在外,人家有什么事都自己办,什么也不告诉他,这明明是避讳他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局势逼人,人家不说也是有自己的考量,他不该心存怨怼,可心里终究会不舒服,他这一心一意的效忠,结果人家把他当个笑话糊弄。

    柳蔚也瞧出雷尔朗这是明白了,便有些讪讪,只得道:“总之我说过,一个月内,我要江南三州,现在还有半个月时间,且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雷尔朗最后垂头丧气的走了,柳蔚有点过意不去,晚容棱回来后,她把这件事说了。

    结果容棱的关注点根本不在雷尔朗身,他反问:“十一万兵马全数离城了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应该是,雷尔朗说,她今日招来副将问过三州兵马的时间,那必然等着援军补仓,还有皇后那边,今日送了密信过来,想来估计也是被呼尔托忍突然撤兵气着了,皇后专横,她不会容许呼尔托忍不受控制,想来很快,她会派人来青州,呼尔托忍要在皇后的人抵达青州前,胜过我们,所以她有些急了,今日她与雷尔朗说了很多,都是套话,但雷尔朗什么都不知道,她现在拿不准我们的策略,只能把全副心神放在辽州。”

    容棱只说了一个字:“蠢。”

    柳蔚帮呼尔托忍辩解两句:“她大概怕我们这是计计,所以明知我们的计谋太简单,也不敢轻敌,依旧把十一万大军派了过去,她现在的想法大概已经不是猜测我们的计谋到底是什么了,她只想把辽州先堵住,让权王无法出来,那我们等于直接死了权王这条线,毕竟重新攻占三州,总归是需要兵马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毫不留情的道:“更蠢。”

    柳蔚推了容棱一下:“她是没转过弯来,你别老骂她,人家说了,她不会轻敌,所以你最好也不要轻敌,回头阴沟里翻船,后悔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容棱算真的想高看呼尔托忍两眼,也被她这一番操作震的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最后,容棱只道了一句:“希望她能长长脑子,还有半个月,给我点惊喜。”

    柳蔚服了容棱了,她都不知道,打仗的时候,容棱是这么膨胀,你怎么不天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黎再次见到岳单笙时,已经是两日后。

    岳单笙是独自来的,还带回了阿碧。

    阿碧见到丑丑,跟见了亲人似的,几乎是哭着钻进了丑丑的怀里,藏在她袖子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丑丑摸了摸阿碧的脑袋,仰头喊岳单笙:“表叔好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摸了摸丑丑的头,问小黎:“京里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客房。”小黎带着岳单笙见到了秦俳,秦俳经过两日的休整,加小黎的治疗,已经好了许多了,至少伤口没有恶化,人也清醒了,不过因为之前伤到了心口,现在行动还是很不方便,气息也不太稳。

    岳单笙开门见山,道是来接他的。

    秦俳点点头,问:“青州的情况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岳单笙言简意赅:“你的人到了,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秦俳明白了,果断道:“那明日启程。”

    小黎这时问道:“我们也要去吗?”

    岳单笙道:“你们不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又问:“爹娘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岳单笙揉了揉小黎的脑袋:“一切都在掌握。”

    小黎松了口气,又想到一件事:“外祖母之前从丰州逃出,而权王在辽州,丰州与辽州相隔不远,外祖母与我提过,出事后,她便未见过权王,她现在还很担心权王安危,表叔,你知道权王还好吗?”

    岳单笙沉默片刻,不知当不当说。

    小黎便很有眼色的道:“算了算了,我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看了旁边的秦俳一眼,带着小黎出了房间,才道:“权王没事,不过你们最好不要联系他。”

    小黎蹙了蹙眉:“爹娘要与权王合作吗?如果权王愿意,辽州的兵马,是否可以借用,爹娘说话管用吗?用不用外祖母写封书信?”对于长辈间的关系,小黎该知道的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岳单笙道:“你爹娘的确利用了权王,但没想过动用他的兵马,也没想过要他参与。”

    小黎微讶:“啊?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大人的事。”岳单笙道:“总之,带着你太爷爷,你外祖母,你妹妹,离开这里,去岭州也好,去安州也好,去西海附近,叛军的人,不往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点头,表示自己会乖乖的听话,不给爹娘添麻烦,最后他又道:“您回去后,请顺便告诉我娘一声,小妞跟我在一起,她跑出京城去找她,差点死在路,现在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不太清楚小妞是谁,随口应了声,打发了小黎,又回到秦俳的房间,与他说起明日路的事,伏击的人还在,他们要从另一条路去青州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