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03章 一看就是便宜货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各生肖运势排名最火的手机3d游戏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03章 一看是便宜货

    松洲战役的拉响,是突然的。

    听那族是边牧民族,整整八万大军,骤然出现在松洲边境,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,何时过来的,他们手持兵器,个个高大骁勇。

    群龙无首的松洲伪高官,被这些人,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紧急召集商讨后,他们发现,如今松洲全部叛军兵力,不过一万,而对方如果要攻破城门,不光松洲百姓遭殃,他们这些叛军,也会跟着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一个时辰议会后,一位汉族伪官员提出:“我们需要松洲军援助。”

    听那族八万人已兵临城下,他们必须反抗,但现在手里没人,那用什么反抗?

    别忘了,松洲本地驻军,还在城郊,现在,这十数万兵马如果可以挥动,几万听那兵,也不是不能打。

    可这个提议一发出,被另一位蛮族伪官员拒绝:“你知道我们多不容易才将城郊驻兵军困住吗?他们是一只老虎,被我们锁在笼子里,你打算把他们放出来,你怎么知道,他们最先吃掉的不是我们?”

    汉族伪官员反驳道:“松州城内全是百姓,听那族攻城,必然不会善待原百姓,松洲军是朝廷军,他们受到的训练,坚持的信念,是保家卫国,所以放他们出来,他们一定会先打听那兵。”

    “算他们真的打听那兵,那听那战败后呢,我们呢?”蛮族伪官员嗤笑:“别忘了,我们之前能轻松攻破松洲,是因为突袭,是因为困住了城郊的兵马,将城内与城外隔开,让他们的援军无法赶到,现在放他们进城,听那族先死,我们其后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定!”汉族伪官员沉思道:“我们名义叫做叛军,但我效忠的是汉人,娘娘即便起义成功,最后她也不会登基,她会再辅佐一个傀儡皇帝,幕后摄政,所以只要青云国还姓容,还是汉族的,那我们的士兵依旧会效忠国家,说到底,皇后与七王现在做的是皇权之争,皇权之外,只要国家不倒,百姓不死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坚持放出松洲军?”蛮族伪官员问。

    汉族伪官员点头:“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蛮族伪官员沉默了,把目光转向会议另一个太监,这个太监,是皇后从宫里派出来的监军。

    “公公认为呢?”

    那老太监看似老成持重,其实心里也是畏惧的,他看了看着蛮族人,又看了看那汉族人,沉默片刻,道:“总之,松洲城不能破,娘娘的好事,不能败在我们手。”

    那这是同意放出松洲军了,蛮官有些不悦,但最终也没说什么,他们现在的处境有些微妙,前脚呼尔将军才遣走所有松洲叛军,后脚听那族来人了,呼尔将军不是听那族人,前后一联想,他们现在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见其他人都没意见了,那位汉官主动道:“我是汉人,亲自与松洲军谈,我相信他们会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试试吧。”老太监尖着嗓子道,临走前又叮咛:“松洲千万不能丢,丢了,你,我,我们,人头也得跟着掉。”

    这句威胁令厅内气氛短暂的沉默起来,大家面面相觑片刻,那位汉官先起来,带着人往城门外走。

    他们是避开听那军走的,抵达驻兵大营时,看到操场内,兵士们还在训练,打头站着的那位,一身戎装,四十下的年纪,铁骨铮铮。

    汉官走过去的时候,操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,几千双眼睛,被这么盯着,汉官后背都流汗了。

    松洲驻军元帅姓李,叫李恐,身高近乎六尺,非常高大。

    汉官前,先对李恐行了礼,随即便与他说起了城外听那族的事。

    李恐听闻,脸没有惊讶,反应平平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汉官抹了抹汗,道:“外患不除,民心不定,李元帅一生戎马,想来也是为国为民之辈,眼下松洲大难临头,正是我们联手击敌之时,只待松洲乱象一过,李元帅,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李恐冷笑一声:“老子没兵权。”

    汉官连忙命令后面的侍卫,把一枚令牌送。

    李恐看着那枚熟悉的令牌,脸波澜不惊:“效了皇后的令,我们是不是,也成了叛军的兵了?”

    汉官道:“皇病重,朝内臃肿,皇后有治世大才,远胜七王百倍,这天下终究要让个能人统领,七王滋滋钻营,早年便传出结党营私,贪污赋税,搜刮民脂民膏的风声,无风不起浪,七王本人,人品不行,天下交到这样的人手里,百姓如何还有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“交到皇后那婆娘手,百姓能过好日子了?”李恐反问。

    汉官忽略掉李恐对皇后的不敬称呼,沉声道:“松洲破城多月,李元帅尚能安然无恙,这难道还不够说明娘娘的诚意吗?娘娘不分敌我,只看人才,李元帅便是娘娘人才簿里的第一人,若娘娘能功成,依照娘娘对您的欣赏,李元帅封王封侯,都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这威逼利诱的,用的可真是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李恐心念电闪时,便笑了起来:“好,不过今日这话你可记好了,站了皇后一列,老子得看到明晃晃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汉官连口说道。

    等到李恐让人带着汉官下去休息,他要持令点兵时,一位副将便凑了来,神秘兮兮的问:“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全他娘一样。”李恐挠了挠头发,粗鲁的道:“先说为国为民,又说封王拜相,啧,你说这么多年了,怎么柳蔚那小子脑子还这么好使?别人说什么他都能猜到,我看他别当仵作了,摆个摊算命多好。”

    副将噗笑一声,道:“柳仵作本聪明,以前付大人老听他的,您还总说,说付大人没出息,被个小仵作处处压制,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,别说了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副将继续着道:“后来柳仵作给您下的泻药,让您足足半个月没下得去床,自那以后,您是再不敢当面说他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我记得,你还屁话什么!”李恐生气的打了副将一个后脑勺,又道:“成吧,令牌拿到了,你去给柳蔚回信,用咱们军营自己的鸽子,他那飞鸽不知道从哪儿买的,一看是便宜货,飞到湖边去了,不是小兵去洗澡看见了,这么重要的信息没了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