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05章 小妞,我是什么来着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东方心经资料大全本港名开奖直播现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05章 小妞,我是什么来着?

    小黎他们的船抵达安州码头时,已经是半个月后了。

    从安州到岭州,过陆路水路快,因此他们决定了安州,雇马车再往岭州走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刚刚岸,被官兵拦下了。

    江南四州被叛军占领的事,原本是个机密,毕竟叛军过境,对每个州府都进行了消息封锁,确保没有一点风吹草动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但最近一个月,柳蔚容棱抵达青州,有他们从作梗,皇后叛反,谴兵侵占江南之事,便被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没有受害的州府,一听这小道消息,赶紧向京城求证,但京城一点回音都没有,他们便不敢托大,一方面派人悄悄去据说沦陷的四州打听消息,一边自发的加强巡卫,严控外来船只车马。

    小黎他们作为外地人,现在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安州都管码头来往的,是府尹衙门的师爷,这位师爷现在看谁都像看贼似的,他领着一队巡卫,盯着船下来的一帮老弱妇孺,怎么看,怎么觉得他们怪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们是去往岭州探亲?怎么证明。”

    小黎无奈的从包里拿出路引,递了去。

    哪知那师爷一看,立刻命人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小黎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师爷道:“重州来的?重州仄河府人?呵,仄河府是后来改的州志,换的名字,原名是则河府,所有户籍书,盖印命名的都是则河府,你这仄字,写错了,你这路引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这封路引的确是假的,是出发前,小黎请一位手艺出众的海东军做的假证,那位海东军显然并非重州人,因此也没注意到其细节,连小黎一路用这路引了这么多州府,也没人发现过不妥。

    但现在,阴沟里翻船,被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黎吐了口气,面对师爷那一脸“你们果然都是奸细”的表情,沉默了片刻,坦白道:“好吧,我们的确不是重州人,是松州人。”

    师爷摊手:“户籍呢?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:“没有户籍。”

    柳蔚在京都出生,所以户籍是在京都,但小黎在松州曲江府出生,因此户籍,的的确确是在松州的,可这两年颠沛流离,还去了仙燕国,户籍这种东西,一张纸,早在水里被泡烂了。

    现在回到青云国,松州却已经被叛军所占,小黎总不能巴巴的跑过去让叛军给他补办吧,因此现在,他是个拿不出户籍的黑户。

    师爷特别利落,直接挥手,让侍卫们将这些人都带走,带去衙门问审。

    小黎不动声色,让大家不要反抗,跟着去衙门先看看,他要先确定,这些拦住他们的官兵,是真的安州官兵,还是安州已经被叛军攻陷了,这些都是叛军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他自有办法解释,如果是后者,他们现在反抗,打斗,老人和小孩都会受伤,所以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到了安州府尹衙门,他们被带到后堂,那位师爷去请了府尹出来,府尹见了他们,劈头盖脸问:“松州人?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松州哪里人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曲江府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户籍,如何证明。”

    小黎反问道:“大人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愣了下,正眼看向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少年,半晌,命令衙役:“把他们带到牢里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安州府尹冷笑着道:“如今江南局势险峻,一帮老弱妇孺,在两江恣意行走?这本古怪。面对本官的问询,你区区少年,镇定自若,一般人家的孩童,有这样的定力吗?两处疑点,皆证明你们来历不明,本官宁枉勿纵,只能委屈你们,先在牢里呆几日,待局势稳下,再行释放。”

    眼看衙役们都围了来,小黎赶紧道:“大人说江南局势险峻,不知这是何意,一路下来,我们并未发现有何险峻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哼笑:“你这话,本官不知该信不该信,但有一点可以证明,两江最近有大批兵马流动,你说你是良家百姓,那两江而来,你们便没见到过大批官船出没?”

    小黎耸肩:“见过又如何,我们只是普通人,见到官船自是绕道而行,莫非还要凑去问,你们这是要去哪儿,为何这么多人都往同一个方向走?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被他这话堵住了,但还是觉得不可信,尤其是这少年越显稳重,他越觉得可疑。

    他道:“那当本官冤枉你们吧。”说着,挥手,命令衙役动手。

    小黎抬手,阻止了衙役,又看向安州府尹:“下牢无所谓,但小子还是想知道,大人您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沉默了片刻,大概觉得他们插翅难飞了,便坦言道:“祖籍京都,如何?”

    小黎猜的果然没错,这个安州府尹,的确是京都人,他说的话虽然是安州方言,但京都口音非常重,小黎在京都呆过,很容易听出来。

    小黎又问:“您说两江有兵马流动,又说江南局势不稳,那小子想问,江南这是有兵变吗?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嗤笑一声:“是否有兵变,你们不是最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清楚。”小黎一脸正直:“不过来时,的确发现松州,青州,丰州,南州等地巡卫加强了,官兵也都成了生面孔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突然看了师爷一眼,他坐直了一些,眯着眼睛问:“南州和丰州也加强了巡卫?”

    小黎打量着这府尹的表情,判定他现在的心态,沉稳的道:“对,我们不是从松州出发的,我们是从东海过来的,原本是想回松州,但松州码头实在古怪,那些官兵看着不像原人,倒是像蛮族人更多,便并未岸,想先去岭州,探望家祖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师爷突然握紧拳头,激动的道:“果真是蛮族人,流言没错,江南四州当真沦陷了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咳了一声,瞪向师爷。

    师爷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,忙看向小黎众人,板着脸道:“算这么说,也不能证明你们不是奸细,自古以来,老弱妇孺,都是最容易深入敌后的细作。”

    小黎到这里已经完全确定安州并未被叛军攻陷了,眼前的府尹与师爷,都是原装的,因此他也不绕圈子了,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,递。

    安州府尹看着那枚令牌,眼睛瞪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镇格门?”

    小黎看向身边的小妞:“小妞,我是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小妞特别机灵,脆生生的道:“镇格门的少东家。”说完,自己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黎耸耸肩,一脸自然:“大人您既是京都人士,想来这枚令牌是真是假,您自有定论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