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06章 容棱,亲爹,不是继父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白姐正版四不像香港马会每期精准一句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06章 容棱,亲爹,不是继父。进本站。

    这枚令牌不光是真的,还是镇格门都尉专用的,“镇”字的下面有个小小的“容”字,这是前镇格门都尉,容棱所有。

    但容都尉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在京都早传遍了。

    安州府尹握着令牌,冷声问:“这是你从哪儿偷来的?”

    小妞不高兴的回嘴:“这是我家王爷的,小黎少爷是王爷的儿子,哪里是偷的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皱起眉:“三王爷生前从未成亲,怎会冒出这么大的儿子,连镇格门之物都敢偷,你们真是吃了豹子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未成亲?”安州府尹正想疾言厉色的抨击这几个无耻小贼一顿,却不防旁边那位一直未说过话的白发老人突然开口,表情非常阴沉的问:“容棱,从未成亲?”

    纪夏秋看父亲那表情,知道要遭,忙安抚道:“不是这样的,爹,容棱那孩子与柳蔚是在青州成的亲,丑丑是他们成亲之后才生下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黎呢?”纪南峥黑着脸反问:“没成亲生了小黎?”

    小黎顿了一下,想解释说他不是爹生的,他亲爹另有其人,容叔叔是继父。

    但外祖母先开口了:“这不怪容棱,这孩子也不容易,柳蔚她吧,一开始不太信任容棱……”

    纪南峥都气得快冒烟,他一指头指着那安州府尹,吼道:“人家京都人,都没听过容棱成亲,这说明京都里不知道我们家蔚儿是容棱的妻子,这什么意思?成个亲还藏着掖着,他想干嘛?”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不是,不是,那时候柳蔚肚子大了,回了京本来想补办,但怕她操劳,暂时延后,想生下丑丑再大办一场,但这不是,后来容棱出了事,柳蔚陪他出来海,再然后耽误了几年吗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不能接受,又拿小黎说事:“你说,小黎是不是容棱亲生的!”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本来还想说,既然是容棱亲生的,为什么生小黎前不成亲,结果小黎这一反驳,他哑了,有些懵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有些头疼,她捂着额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黎还是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是,真是。”

    小黎依旧摇头:“不是,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都要醉了:“小黎,你容叔叔是你亲爹,你娘还没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小黎愣住,呆呆的看着外祖母,表情有些傻。

    而他们认亲争辩半天的这个节骨眼,安州府尹好像也听到了一些内容。

    陪着出海,耽误了几年?

    柳蔚?柳卫?

    柳卫不是镇格门的柳司佐吗?曾经因为幼儿失踪案,在京都声名大噪的柳司佐?

    啥意思,什么爹啊娘的,柳司佐不是男的吗?

    短暂的争论后,纪夏秋总算把纪南峥也安抚住了,主要是小黎一直强调自己不是容棱亲生这件事,让纪南峥也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些不简单。

    那位被忽略好半天的安州府尹也终于找回了声音,这番交谈,他好像发现一个信息,容都尉没有死?

    然后小黎非常认真的给他澄清了:“对,我……容都尉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本来叫爹已经叫的很顺畅了,因为心里已经接受娘与容叔叔再婚的事了,可现在,外祖母突然告诉他,他的亲生父亲是容叔叔,这让小黎一下又徘徊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事他还是得向娘亲自求证,不过在此之前,再叫容叔叔爹,他有点喊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小黎便告诉了安州府尹,容叔叔与他娘现在在青州,关于叛军过境的消息,应该也是他们传出来的,希望能使周围其他州府警醒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从庆州到安州,在路耽搁了半个月,他们现在也不清楚青州的进展如何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叛军首将,应该是坐镇青州的。

    “呼尔托忍。”安州府尹沉默了半晌,才抿着唇道:“如果流言没有错,叛军首将,应该是曾经攻打过青云边境的听那族前族长,呼尔托忍。她曾在八年前,一役输给容三王爷,如果三王爷没死,且也去了青州,那现在,他们应该已经对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京都七王麾下,秦俳秦大人,已去了青州,如今京都与青州,都在行动,想来之前的两江官船流动,也是因为那边,已经快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瞪大眼睛:“在城里打?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:“我不清楚,不过如果胜利了,很快会有消息传出,大人可以派人去盯着。”

    话正说到这儿,外面跑进来一个衙役,那衙役边跑,边喊:“密报,大人,有密报。”

    安州府尹忙起身,迎去接过衙役手里的信,他把信拆开,看到里面的内容,眼睛鼓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师爷在旁也看到了,看完同样震惊。

    小黎不解,狐疑的看着两人,安州府尹看他一眼,咽了咽唾沫,把密信交给他。

    小黎忙浏览一遍,看完,也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“七日前,松州,南州,丰州,三路大军,全启青州,三日前,青州有叛军移向庆州,州等地,但因提前城防,叛军并未顺利入城。现叛军欲乘船过两江,极有可能,会进入安州,岭州等境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看完信,抬头看向安州府尹。

    此时安州府尹已经回过神来,他对师爷吩咐:“将安州驻兵调进城内,前后四路,将码头团团包围,设重武台,炮台也要立,严禁百姓商客此间出城走船,安州进入全控防卫状态,若是叛军真敢过来,放火箭,huǒ yào,让他们死在水里!同时发信往岭州召州,让他们提前防卫,莫要被叛军抢占先机。”

    这位安州府尹是有魄力的,一席话说完,师爷连忙去办事。

    半晌,安州府尹又看向小黎,沉沉的道:“若容都尉真是你爹,那么,青州一役他应是成功了,叛军被他逼得四处逃窜,江南之乱,被他平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也长吐口气,实则这些事,他都没参与,也不知其内情,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安州府尹又道:“现在全城重防,你们要去岭州估计也不行,岭州不会放你们进城,不如在安州呆一阵,待叛军彻底平息,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小黎答应下来,安州府尹虽然见过镇格门的令牌,对这些人还是不太放心,便让他们住在衙门后街的小院,以便监视。

    小黎倒是无所谓,是难为太爷爷了,都到安州了,离岭州那么近,却还要拖。

    离开衙门后,有衙役带他们去后街小院,丑丑看到外头的街景,一下兴奋了,嚷着要吃糖葫芦,小黎便让衙役先带其他人去小院,自己领着丑丑去买糖葫芦,反正在后街,过去能看到门。

    到了糖葫芦摊,丑丑又要去看面具,小黎这边刚付了糖葫芦的钱,那边丑丑去了几个摊贩外,跟一位姑娘说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小黎收了钱,追去牵住丑丑,斥道:“不可以不等哥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丑丑拿着一个热腾腾的包子,一边闻,一边指着前方一个姑娘的背影,道:“那个姐姐说我可爱,请我吃的,好香。”

    小黎仰头看了一眼,那姑娘走得很快,转瞬已经过了拐角,他惊鸿一瞥,只看到那姑娘粉色的背影。

    小黎拿着包子闻了闻,确定没问题,才让妹妹吃。

    丑丑马啃了一口,一边吃,一边道:“那个姐姐长得像猫,眼睛像。”

    小黎没理解这个意思,人怎么能像猫。

    丑丑却道:“是像,像云楚姐姐养的小猫。”

    小黎随口敷衍:“好好好,你说像像。”

    丑丑含着包子,咕哝得道:“眼睛颜色不一样的猫。”

    这回小黎没听清楚,也没怎么管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