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21章 容棱简直美滋滋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星期四65期开什么生肖香港六和今晚直播现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21章容棱简直美滋滋。

    柳蔚是女的这件事,在大杂院,乃至整个青州府,都成了新闻。

    三不五时的,就有不认识的青州官员,或者军队人士,跑来大杂院门口装巧遇。

    柳蔚像猴子似的被围观了几天,撑不住了,问容棱,什么时候能够启程。

    正月十二,他们收到密信,皇上驾崩,现在已经二月初了,因为等小黎他们汇合,他们在青州多呆了大半个月,现在小黎等人都来了,东海那边的师父也联系了,约好了在京都见,那么现在,他们也应该上京了。

    青州这边,呼尔托忍逃离后,原本的官员便陆续获救,现在安抚民生,灾后重建,都有人统筹安排,不需要容棱再亲自盯着。

    而军事那边,冷意大权在握,严控安防,自然也不会再惧怕呼尔托忍的卷土重来,况且呼尔托忍现在被听那族追着跑,也不可能再主动回到青州,送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青州既然没事了,江南四州都恢复了安宁,京中之事,自然就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皇后在这个时候弄死皇上,不就是为了赶在他们上京前,让太子登基?

    他们这要是再不启程,黄花菜就真的要凉了。

    容棱这几天其实挺开心的,他以前就想柳蔚穿女装,柳蔚不答应,他怎么劝都不好使,现在柳蔚终于穿了,还不是昙花一现那种,穿一次,要过一年才会再穿的那种,她现在天天穿,容棱简直美滋滋。

    柳蔚这几天沉浸在被围观的郁闷中,没注意到枕边人的暗爽,容棱考虑一下上京事宜,定好日子,二月初九那天出发。

    二月初九,难得的好天气,不太冷,还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天儿一早,临出门的时候,就来了许多人送行,容棱在青州呆了一阵子,人缘不错,尤其是那些获救的官员,拖家带口的来感谢三王爷。

    柳蔚这边来的付家人比较多,毕竟她和付子辰是至交,三年前就与付家人接触过。

    付子寒看着柳蔚那一身浅蓝色的对襟长裙,怎么看,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柳蔚也发现了付子寒一直盯着她的裙子看,她这几天被围观得很烦,见到付子寒这种目光,就想揍人。

    别人不熟,不好揍,付子寒是付子辰的弟弟,四舍五入也是她的小辈,因此她动起手来一点顾忌没有,一巴掌就拍付子寒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付子寒莫名其妙被打,又生气,又震惊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柳蔚恶人先告状:“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

    付子寒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,这么粗俗的话真的是姑娘家说的吗?

    付子寒很不服气,但看到那边容都尉时不时转过来的目光,又不敢造次了,他磨着牙,哼哧半天,才道:“我爹,和我五哥的事,还要继续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,顿了一下,才点点头:“放心吧,我弟弟也还下落不明,人是必然要找的,我这边继续找,你这边也别松懈,找到了互相通信。”

    付子寒答应一声,那边容棱走了过来,手自然的搭在柳蔚后背上,轻推了她一下,道: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与付子寒,与付家其他来送行的人告了别,这才上了最前头那辆马车。

    巳时之前,车队启了程,容棱没坐马车,骑的马,在前头带路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中,坐在第二辆的是纪南峥、白妆,和纪夏秋,纪夏秋撩开车帘就看到容棱威风凛凛的模样,笑着赞道:“阿棱真能干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一直都看不惯容棱,现在听女儿夸他,也不乐意,随口评价一句:“油头粉面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无奈反驳:“爹,你不能污蔑人家,阿棱就是很好,对蔚儿也好,对小黎和丑丑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特别固执,根本不听。

    纪夏秋干脆靠到母亲身边,柔声问:“娘,您说呢,外头骑马那个小伙子,看着怎么样?给您做外孙女婿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妆迷迷糊糊的,本来在玩自己的石头,听到纪夏秋喊她,她就仰了仰头,顺势朝窗外看去,看了一眼,就笑着点头:“长得真好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笑道:“长得好,和蔚儿才配,蔚儿长得也好。”

    白妆都不知道她说的是谁,稀里糊涂的跟着答应:“对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在边上听着,不高兴的撇撇嘴,他没说妻子,但把女儿瞪了一眼,觉得她在这儿瞎带头。

    马车又往前走了一段,天蒙蒙黑的时候,他们已经出了青州边郊,再往前面,就是个十字路口,往左边是庆州,往右边是同州。

    在十字路口时,他们的车队bèi pò停了下来,因为有别的车队要过,他们车队长,别人的短,出于礼貌,自然让别人的先走。

    对方也很客气,撩开车帘出来的,是一位斯斯文文的年轻人,年轻人对高马上的容棱拱拱手,表达了谢意,又支使自己的四辆车快一点,别耽搁别人。

    奈何对方的车队里,有一辆车轮子坏了,卡了半天都挪不过去,对方也很着急,频频对容棱道抱歉,容棱很体谅,让他们不用着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对方车队的第一辆车,出来个娉婷俏丽的女子,那女子着的妇人装,形态羸弱,身边有两个丫鬟搀扶。

    她下了车后,自然的走到那年轻人身边,问道:“夫君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原来是夫妻俩,那年轻男子握住妻子的手,道:“那辆车轮子崴了,耽误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这才仰头,看向同样卡在十字路口的另一车队,这一看,就看到了最前头,那骑在大马上的青年。

    乍一对眼,女子就愣了,恍惚一下,猛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阿莲,怎么了?”她的夫君发现她的不妥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林棋莲盯着眼前的容棱,从小在皇后身边长大,出入宫廷宛如出入自家后花园,她如何会不认得容三王爷。

    林棋莲在京里就听说容棱没死,但因为没见着真人,她也不确定这是真是假,现在她见到的,是真的,容棱竟然真的没有死了。

    明明宫里,连奠仪都给他做了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比起林棋莲对容棱的了解,容棱对林棋莲,显然是一无所知,或者直接点来说,容棱对除了柳蔚之外的其他女子,都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林棋莲隐隐还是有些惧怕容三王爷的,她稍稍往自己夫君身后藏了藏,小心翼翼的唤了声:“见过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林棋莲的夫君这时也诧异的看向容棱,林棋莲的夫君是个低官,并未有什么机会接触京中权贵,对京中几位王爷,他是只有耳闻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原来这位就是三王爷容棱?

    最近在京里因死而复生,传的街知巷闻的那个?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自然就要行礼,林棋莲的夫君对容棱行了官礼,而后转身,立刻催促家奴赶紧修好马车,语气比之刚才,多了些不愿再与容棱有何接触的迫切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容棱的车队里,其中一辆车中,突然出现了骚动。

    白妆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跳下马车,后面跟着急匆匆的纪南峥和纪夏秋,白妆像是没听到有人喊她,她直接跑到最前面,突如其来的,一把抓住站在自己夫君身边的林棋莲,林棋莲错愕不解的看着这位老人家,却见着老人家面色一厉,抬手,竟对她扇下一巴掌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