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24章 又想骂柳蔚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澳門永利网址云顶集团官网登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724章 又想骂柳蔚了

    柳蔚的确是出于好意,因为还无法劝服外祖母为林棋莲解蛊,所以她能想到的唯一对林棋莲损害最小的方法,就是劝她现在放弃这个胎儿,但对方显然把她当神经病了,柳蔚很无奈,又有些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蛊的事,一时半会解释不清,解释清了,林棋莲也不见得会信,柳蔚想做这个好人,救人一命,但她这没有前因后果的,任谁都不会相信她。

    几个家奴将柳蔚撵走,柳蔚没犟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林棋莲还看着她,两人对视,直到马车越走越远,林棋莲才放下车帘,安静的坐在车厢里,她的夫君还拥着她,轻声安抚着,但不知为何,林棋莲想到了秦紫。

    林棋莲与秦紫甚少说话,二人同为皇后身边的宠儿,但秦紫更聪明,更机敏,也更会揣摩皇后的心思,相比起来,林棋莲就要愚笨得多,她只会说一些甜嘴,但没有实际用途的话,她甚至都不理解,林家这么多姐妹,孙家也有这么多孩子,为何皇后娘娘独独对她一人特殊。

    有人说她长得像皇后娘娘,可孙家有几个姐妹,比她与皇后娘娘更像。

    秦紫受宠后,身边有些手帕姐妹便问她,会不会觉得被分薄了恩宠。

    林棋莲其实觉得还好,因为她从小就认识秦紫,知道秦紫的确是个蕙质兰心的姑娘,况且秦紫愿意在太子重病缠身时,嫁给她冲喜,这份情意,皇后对她好一些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大概身边说这话的人太多了,又有更多人,将她们二者进行比较。

    渐渐的,林棋莲就有些受到影响,每次进宫看到秦紫,她都会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次离开京都,与夫君赴任同州,林棋莲是听取了秦紫建议,那天在宫中分别,她回家就问了夫君,问是不是他主动请求远赴地方的,夫君承认了,大概的意思是说,京中不安,七王党与tài zǐ dǎng势成水火,皇上又正逢驾崩,远在青州还传言有个死而复生的三王爷。

    林家是太子一党,势必会被卷入纠纷,若是留在京都,只会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林棋莲明白夫君这是爱护自己,想让自己平安,所以宁愿放弃京官的锦绣前程,带她回老家安稳度日。

    林棋莲深受感动,便听从秦紫的话,没有特地知会任何人,轻车简装的与夫君上了路。

    可是在路途中,她们竟然偶遇了正要上京的三王爷。

    秦紫当时在宫里说,若是她还留在京都,必然会死。

    林棋莲其实不太明白这个逻辑,为什么她留在京都会死?因为林家卷入夺嫡事端?可是她是个外嫁女,就算太子事败,林家事败,若非株连九族,她一个外嫁女,也是不会受到牵连的。

    那为何秦紫会如此断言,说她不走就会死?

    京中千金对她与秦紫的比较,皇后对她没有理由的宠爱,秦紫扬言她会死的笃定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全在林棋莲脑中盘旋。

    是秦紫怕她留在京中,会谋夺皇后更多的恩宠,所以故意将她支走吗?

    秦紫是这样的人吗?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林棋莲觉得她不是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白衣女子的话,林棋莲突然伸手按住了窗棂,对着车夫喊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夫君不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林棋莲对车夫道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的夫君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林棋莲对夫君道:“我有件事,想问问那位姑娘,她或许会知道,我想得到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爱护妻子的,林棋莲的夫君虽然不悦,但还是同意了,于是车队集体掉头。

    容棱重新上了高马,打算带队前行,后面突然传来马蹄车轮声,他回头,便瞧见匆匆追来的另一支车队。

    容棱叫停了车队,柳蔚听到声音,也从车厢里探出头来,朝后面的车队看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队停下,林棋莲在夫君的搀扶下走出来,她样子很窘迫,有些不安,又有些瑟缩,她对容棱道:“三,三王爷,刚才,刚才那位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这时已经下了马车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棋莲看到她,眼前一亮,咽了咽唾沫,才问:“你,你也知道,那,那件事吗?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哪件事?”

    林棋莲一愣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眯了眯眼,没听懂她的话。

    林棋莲似乎有些失落,低着头道:“我以为,你是知道那件事,才对我说那些话,所以,你也不知道,不知道为什么我继续留在京都,会死,对吗?”

    柳蔚第一次听到这种说辞,有些诧然:“有人告诉你,你继续留在京都,会死?”

    林棋莲出于保护秦紫,没有说出秦紫的名字,只道:“她是这么告诉我的,虽然我不知道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林棋莲说着,又不解的问柳蔚:“既然你不知道这件事,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说伤害我的话?”

    这下柳蔚明白林棋莲的意思了,有人告诉林棋莲,她留在京都会死,所以她离开了京都,而现在,自己又告诉她,可以帮她引产,会死,与引产,都是对她不利的事,所以林棋莲产生了联想,以为她身上发现了什么事,是别人能看到,但她自己看不到的,所以她以为自己,与说她留在京都会死的人,是出于同一种目的,才是对她说出相似的话,因此她特地追上来,想问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事,柳蔚不知道这件事,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但她说出另一番话:“你留在京都会不会死,我不知道,但如果你现在不引产,五个月后,你有七成的机会,会死,这个我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。”

    林棋莲的夫君又想骂柳蔚了,林棋莲拦住夫君,理智的看向柳蔚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注定断子绝孙。”后面感应到绝嗣蛊的白妆又跑出了马车,骂骂咧咧的打断了柳蔚正要说的话,冲着林棋莲,又扇过去一巴掌。

    林棋莲看到这位老人家就怕,吓得连连后退,正好撞上了身后的马车,她跌到了马儿的身上,棕色的大马大略不适,突然扬起蹄,一脚踢在了林棋莲的后背上,林棋莲只觉得重心不稳,身子往前一扑,稳稳的摔在了地上,肚子着地。

    林棋莲的夫君与柳蔚,都忙着抵挡疯狂的老人家,没有顾上林棋莲,林棋莲这一摔,吓坏了一群人,他的夫君连忙将她扶起来,林棋莲满头大汗,手捂着自己的肚子,痛的眼睛都睁不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