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31章 你家珍珠长得不怎么样,有点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六全彩开奖记录牛发网今天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整个早上,白妆沉迷吸鸟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以至于纪南峥找她说话,她都不理,就抱着那黑漆漆的鸟儿,把它当儿子那么宠。纪

    南峥又气又闷,去找柳蔚告状。

    柳蔚昨晚就听丑丑说见到了珍珠,但她和小黎大半个夜都在林棋莲那儿,等到好不容易林棋莲情况稳定了,他们也累瘫了,稀里糊涂的睡了过去。现

    在天色还早,柳蔚本来还想睡个懒觉,结果外祖父就来敲她的帐篷,让她把珍珠拿走。柳

    蔚到底还有点神智,她迷迷蒙蒙的套上衣裳,出去就对上外祖父怒目横瞪的眉眼。

    纪南峥揪着柳蔚的手,把她带到另一边,让她看证据,质问她,那只迷惑白妆,都快吃掉白妆半盒药蛊的小破鸟,是不是她养的!柳

    蔚一看还真是珍珠,挠挠头,就对那边喊:“珍珠。”珍

    珠也看到了柳蔚,它兴奋的桀桀叫,但是身子没从老奶奶怀里出来。白

    妆警惕的看着柳蔚,把珍珠抱得牢牢的,对柳蔚道:“这是我的。”柳

    蔚看了眼珍珠,又看了眼外祖母,最后再看了眼已经要气冒烟的外祖父,她咳了一声,走上前去,温声问:“珍珠,你何时回来的,之前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珍珠桀桀的回答,说了两声,还用尖隼刮刮白妆的手背,白妆就跟剥花生似的,又剥出一颗药蛊,喂它嘴里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盒蛊茧,见里头零零星星的,只有三四颗了,顿时头皮都发麻了,她问:“你全吃了?”珍

    珠雀跃的道:“桀桀!”

    柳蔚又看向外祖母,只见外祖母还是用防人贩子似的目光防着自己,柳蔚有些冒冷汗:“外祖母,这些可都是您的心血,您怎么能给珍珠吃,它就是只杂毛鸟,吃什么都行,它会自己找食物的,不用人喂。”

    珍珠愤怒的反驳:“桀桀桀桀桀!”

    柳蔚看都没看它,就伸手,小心翼翼的对外祖母道:“外祖母,我带珍珠过去问它点事,您还没用早膳吧,先去用早膳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白妆以前就不认得柳蔚,现在更觉得她是拐卖的,她牢牢抱着珍珠,然后扭头,直接钻进了帐篷。柳

    蔚头疼欲裂,偏外祖父还在旁边紧紧的盯着她。柳

    蔚顶着巨大的压力,最后移向了另一个帐篷,那个帐篷是小黎丑丑睡的,小黎还没醒,丑丑也没醒,两个孩子缩在一块儿,丑丑整颗脑袋,都杵在哥哥怀里。柳

    蔚站在帐篷边,把丑丑给薅出来,期间惊动了小黎,小黎睁开眼看了眼,见是娘亲,就没当回事,撒了手。丑

    丑被柳蔚拎小猫似的拎出来,但她依旧没醒,就换了个姿势,又把头杵到了娘亲怀里,柳蔚抱着丑丑,最后是拿丑丑跟外祖母换了珍珠,外祖母对丑丑终归是不一样的,新来的小黑鸟,是比不上小丑丑的。丑

    丑被转手落到了太奶奶怀里时,她终于醒了一下,睁开一只眼睛,迷迷糊糊的喊:“太奶奶。”声

    音软软的,带着奶音,白妆喜欢她,就把她放在自己的被褥里,让她就在自己旁边睡。柳

    蔚把珍珠带走后,就把它带回了自己的帐篷,容棱还坐在帐篷里,看到珍珠,挑了挑眉。昨

    晚他也看到了珍珠,不过当时发生了太多事,他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柳蔚把珍珠搁在一个行李箱上,让珍珠看着自己。珍

    珠就看着她,黑溜溜的眼睛,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柳蔚先问:“这段日子,你跑哪儿去了?是不是去辽州了?”

    珍珠也不太能分清地理,它就道:“桀桀桀桀桀,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冷笑一声:“还走得挺远,我跟你说,上次因为见着你,权王误会了,以为我找他有事。你以后没事不要去接触那些无关紧要的人,人家找上门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,多尴尬。”珍

    珠顿了一下,然后答应:“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现在怎么舍得回来了,眼睛还挺尖,还找上外祖母了,你知道人家那盒子里的蛊虫多珍贵吗?你给人家吃了,也不怕闹肚子。”珍

    珠低头看了眼自己毛茸茸的小肚子,没什么反应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它:“丑丑说昨晚就看见你了,你飞进那边那辆蓝顶红帘的马车里面去了是不是?林姑娘身上的血,是不是因为你?”珍

    珠哪知道这个,它就解释:“桀桀桀,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有些迷惑:“你说吸引你?什么吸引你?”珍

    珠说:“桀桀,桀桀桀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闻言愣了:“你的意思是说,林姑娘身体里,有吸引你的东西,这种吸引是本能,你飞回来,也不是来找我的,是闻到食物的味道了?”

    珍珠迟疑了一下,一下子没敢回答。柳

    蔚弹了它脑门一下: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珍珠就结结巴巴的,叫唤了两声。容

    棱在旁边跟看戏似的,他虽然听不懂珍珠的语言,但看它那怂得脑袋都要埋进肚皮底下的样子,多少还是猜到了,他问柳蔚:“它怎么说?”

    柳蔚皱着眉道:“珍珠说,它把林棋莲体内的蛊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跟着一愣。

    柳蔚又打量了珍珠一圈,最后,她把珍珠抱起来,带到另一个帐篷前。

    她敲了敲那帐篷,里头,一头白发的青年,很快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国师初来乍到青云国,一直表现得十分低调佛系,他是一开始就跟纪南峥、小黎他们从东海进入两江的,从遇见纪夏秋,再到留守庆州,最后前往安州,遇见纪太傅的妻子,整个过程,他都在其中参与。只

    是,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,连这里的地名他都还没记全,因此作为一个局外人,他从来不会干涉任何事,也不会发表任何意见,便仿佛没什么存在感一般。

    柳蔚来找国师,把他叫到一边,单独就珍珠的问题,问了他许久。国

    师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,表示伴月翼犬就是仙鸟,他还说:“别看你家珍珠长得不怎么样,有点丑,还有点黑,毛色也不怎么均匀,看起来有点便宜,也不是那种长得金贵的名种鸟雀,但人不可貌相,它如果是伴月翼犬,那它就是有独特的能力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