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34章 容溯气得直喘粗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111app六合宝典最准资料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管家小心翼翼的道:“这是城北大华楼送来的,我看这上头印的确实是您的私章,掌柜也说,章酉定是没错,但王爷,您今日,不是没出过门吗?”

    容溯脸都黑了,他捏着那欠债金额巨大的餐单,整个人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李君这时起了身,往桌前看了一眼,看到了那张账单下的章印和签名的确都是容溯,就挑了挑眉,问:“你吃什么吃了四万两?怎么不请我吃?”

    容溯话都不想说,他直接将账单丢给管家,磨着牙齿道:“结了。”管

    家收了命令,赶紧灰溜溜的离开。

    容溯气得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之前青州之战,因为容棱就在青州,容溯就把青州兵权,指挥权,全部移交给了容棱,但容棱无名无份,谴人下令,这些公事上的文书往来,都要借自己的名,容溯就把自己的私章刻了一块暂交给容棱。

    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容棱居然会用他的私章去签单消费,他自己没钱吗?这里是京都,他没钱不会回家拿吗?凭什么要花他的钱!

    容溯人都气傻了,但他还是克制住了面上的波涛,恶狠狠的道:“容棱回京了,就在城北,我记得城北是有一户他名下的别院,你们俩也别耽搁了,现在就过去,跟他把最近京里发生的事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容溯默默告诉自己,现在他还有求于容棱,不能撕破脸,四万两白银而已,说不定容棱只是暂时手头紧,回头会还给他呢,对,一定是这样的,容棱一定会还钱,他不是这种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容溯一直安慰自己,最后还真把自己说服了。

    秦俳和李君听说容棱到京了,还挺开心的,现在京里局势动荡,容棱在内阁有话语权,他还活着的消息之前就传的沸沸扬扬,现在人真的回来了,接下来的戏码,可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秦俳和李君奉容溯之命,暗地里去了城北别院。

    他们抵达的时候,容棱还在用晚膳,大厅里就他一个人,他一边吃饭,一边毫无意外的看着不请自来的他们,随口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秦俳和李君坐下了,李君有点尴尬,主动问:“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,不若你先用膳,我们在外面等你。”容

    棱不在意这些虚礼,摆手道:“直说吧。”李

    君便看向秦俳,秦俳之前在青州与容棱也算是接触了几天,还算有点交情,他也不含蓄,直接就把最近京里的事,都给容棱交代了一遍。

    主要说的还是太子登基前后的事,李君见缝插针,还在当中讲了个笑话:“登基仪式不是从清晨到傍晚吗?要新帝带足金皇冠,于太寺祈福告天四个时辰吗?结果刚过晌午,太子身子吃不消了,站不住了,整个人从高台上摔了下来,后来登基仪式草草结束,第二天他早朝都没上,在寝宫里睡到前两天才能下地。”李

    君边说边笑,这段日子,他就指着太子这件丑事活了。容

    棱一点都没笑,他就看向秦俳,问:“新帝一直未上早朝?”

    秦俳也没笑,他对容棱点点头:“昨日才开始早朝,不过朝会一半,又晕了过去,之后便不了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李君看别人都不笑,只有自己笑,只得讪讪的闭了嘴。容

    棱又问:“皇后……孙太后呢?”孙

    氏之前就冲着皇权去的,太子现在这副无力主持朝政的样子,怕是正中了她的下怀。说

    到这个,秦俳突然沉默了起来,压低声音道:“她,也病重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了下眉。秦

    俳道:“这是秦紫告诉我的,说太后不知得了什么急症,一夜之间便倒下了,秦紫还说,她几次提议想去昭和宫伺疾,都被新帝搪塞过去了,现在昭和宫里到底是什么情况,只有太后与新帝二人知晓。”容

    棱闲适地夹了一筷子菜,放进嘴里,一边咀嚼,一边沉默。孙

    氏到底怎么了,容棱大概能猜到,子蛊身亡,母蛊暴动,这个是外祖父亲口跟他说的,但因为没有亲眼目睹孙氏的现状,所以容棱也没有笃定。秦

    俳对于孙氏的近况,却很是在意:“她到底是不是生了恶疾,没人亲眼目睹,依我看来,她恐怕在故弄玄虚,酝酿着什么别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李君摇摇头:“我看的确有太医在昭和宫进进出出,不像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病,有何不可见人的?”秦俳反问。李

    君回答不上来,所以太后到底怎么了,现在对他们来说,还是个谜。

    容棱直接问:“太子登基之日,她也没出现吗?”

    秦俳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君也道:“登基之前就传出病重的消息了,登基事宜都是交给六部统管的,她一丝一毫都没过问。”

    容棱又夹了一口菜,吃下去后,才放下筷子,慢吞吞的问:“或许,她已经死了。”秦

    俳与李军猛地一惊。容

    棱又往椅子后面靠了靠,随口否认:“说笑罢了。”李

    军无语,一点也不好笑好吗。

    但秦俳倒觉得,容棱不是爱开玩笑的人,可太后已经死了吗?又不可能,若是她真死了,绝不会一点风声都漏不出。昭

    和宫即便铜墙铁壁,主子死了,奴才脸上,多多少少也会看出点动静。可

    就现在而言,昭和宫的宫人,举止表情里,带着的还是急迫,他们还在想办法救他们的主子,他们还没放弃。

    既然没放弃,那就说明,人还没死。可

    是容棱为何会觉得孙太后死了呢?他难道不知道孙太后是多么狡猾奸险的女人,这样的人,怎么会这么容易死?秦

    俳盯着容棱打量起来,容棱没看他,他已经吃完了,也听秦俳和李君说得差不多了,便起身道:“孙太后究竟是死是活,我会派人证实,至于新帝那边……”容棱沉默了一下,问秦俳:“你们的计划,顺利吗?”“

    很顺利。”秦俳笑了一声:“一切尽在掌握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点头:“那就一切照常,我这边,不会干扰你们,你们也不用再联系我,我有我的打算。”秦

    俳对容棱还是很信任的,听他这么说了,就点点头,而后见没什么事,就与李君结伴离开了。秦

    俳李君走了后,容棱就回到房间,柳蔚这会儿正在给自己的每条裙子缝袖袋,看到容棱回来,就问:“他们走了?”容

    棱“恩”了声,坐到柳蔚旁边,看她缝的袖袋难看得要死,也没拆穿,就问:“珍珠何时回来?”“

    还得有一阵。”自从那天发现珍珠弄丢了咕咕,还弄丢了付子辰,柳蔚就把珍珠狠狠的骂了一顿,珍珠知错就改,赶紧半路折回,回去找咕咕和付子辰。他

    们说好到时候京都见,而按照如今的时间来算,等珍珠带着付子辰等人进京,估计还得再等七八天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你找珍珠有事?”

    容棱把孙氏突发恶疾一事说了。柳

    蔚听完就笑了:“原来真有子蛊身亡,母蛊暴动这一说啊,那这么看来,这半个月里,孙皇后可是吃距头了?”容

    棱看她那一脸幸灾乐祸,就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“

    不是要探探她是死是活吗?我去吧。”容

    棱皱起眉。

    柳蔚拍了拍容棱的手背,淡定道:“许久不见,甚是挂念,我也的确想与她单独聊聊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