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37章 容溯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优德w88网页版亚洲必赢安卓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柳蔚见到容溯时,正值晌午,她是用过午膳才出门的,一出来,便见到容溯站在马车前,正与容棱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进宫,是柳蔚一人去,但她需要一个人带她进宫门,容溯就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柳蔚迈出门栏时,容溯就看到了她,两人四目相对,是柳蔚先开口,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:“七王爷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容溯目光动了动,他的视线细微的将柳蔚从头到尾打量一遍,她穿襦裙的样子很好看,雾白色的裙摆,与她雪白的皮肤很衬。

    上次见她穿女装,似乎还是在柳家的时候,那会儿,她脸上蒙着一片面纱,面纱下,是狰狞斑驳的疤痕,并不如现在这般好看。容

    溯情不自禁的想着,嘴里也回了一句:“你平安归来,本王很高兴。”容

    棱凉凉的觑他一眼,目光微冷。柳

    蔚心很大的笑道:“哈哈,我平安归来,我也很高兴。”容

    溯难得柔和的道: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应了一声,从车厢右边上车,路过容棱身边时,她神色自然的在容棱唇上吻了一下,低声道:“我走了。”容

    棱“恩”了一声,牵着她的手,扶她上了马车。容

    溯: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上了马车后,容棱就为她放下了车帘,扭头,不出意外的对上了容溯错愕的双眼,容棱看都没看容溯,转身进了院子。容

    溯:“…………”容

    溯上了马车后,就对上柳蔚亮晶晶的视线,想到方才两人在自己面前旁若无人的亲吻,容溯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。

    柳蔚倒没看出他的不妥,她还主动跟容溯拉闲话:“三年多没见了,七王爷,你长俊了。”这

    种开场白还怪让人有好感的,容溯本来是绷着脸,一听这话,脸就放松了,他看着柳蔚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柳

    蔚也没想说什么,就是前几天刷了人家四万多两的卡帐,现在见面就拍拍马屁,反正拍马屁不要钱。

    柳蔚编不出理由,就说:“就是觉得你比以前顺眼了,还比以前有富贵相了。”这

    是夸他?

    容溯沉默了片刻,把眼睛移向了别处,嘴角稍微扬了扬。

    这女人,也不算是个瞎子。

    一路上,柳蔚话题不断,一会儿说京都局势,一会儿说青州之战,容溯听她喋喋不休的,最后提到小妞时,他沉着脸说了一句重话:“你安顿好了,便将小妞送回来,本王已认了她为养女,他是七王府的人。”柳

    蔚摩挲着下巴,盯着容溯打量。打

    量被她看得不自在,挑起眉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你是恋童癖吗”容

    溯没明白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又不吭声了,半晌,换了句话问:“你对小妞,似乎真的很好,可一个人对另一个好,不会是完全没有理由的,你对小妞好的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容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:“不是你让我对她好?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。容

    溯道:“古庸府时,便是你将她塞给我,忘了?”

    柳蔚更楞了。

    她发誓,她绝对没把小妞交给容溯,那时候,因为钟自羽的关系,小妞在古庸府着实受了一场大罪,当时她忙,小妞精神又出现问题,容溯是驿馆里最闲的一个,在其他人没空的时候,容溯也会好心帮着照料一下小妞。

    后来大概因为他与小妞的相处多了,每晚哄小妞睡觉的也都是他,因此小妞对他也产生了些自己都未发觉的雏鸟情节,可柳蔚真心认为,这种情况必然是一时的,至少她从未想过,有一天容溯会真的收养小妞,甚至把小妞视为自己的所有物。柳

    蔚陷入沉默。容

    溯看柳蔚不吭声,反倒不舒服,质问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柳

    蔚斟酌着又问:“小妞长大了,你会为她定亲吗?”容

    溯不解她怎么想得这么远,道:“孩子还小……”“

    小妞今年都十岁了,若十六岁出嫁,十二三岁就可以相看,十五岁定亲也算刚刚好。”容

    溯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你有属意的人家吗?或者你想让小妞嫁到你们家去?我记得你有三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以后的事。”容溯推脱道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,半晌,冷笑一声。容

    溯不喜欢她这个笑声,充满了讥讽,他问:“你究竟是何意思?”“

    我只是想不明白。”柳蔚道:“你为什么对一个不是你亲生的孩子,这么执着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题到这里,戛然而止。直

    到进了宫门,柳蔚换上了宫女的裙装,之后又行了一路,两人也未再聊过什么。眼

    看着前面就是昭和宫了,柳蔚已经准备要和容溯分道扬镳了,容溯突然又开口:“我有过一个女儿,不过死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猛地看向他。容

    溯抿了抿唇,似乎在回忆:“那个孩子,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懂这个形容词:“奇怪?”“

    见了我,她会发抖。”柳

    蔚无语:“你吓着人家了吧?”

    容溯敛了敛眉:“尚在襁褓,见了我,便哭,便颤,仿佛天生与我相克。”柳

    蔚都要服了:“小婴儿最敏感,谁最不像好人,就怕谁,你还有脸说你女儿奇怪,你才应该检讨检讨,是不是你自己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这样。”容溯一板一眼的道。柳

    蔚忍不住要和他讲道理了:“那你还自豪上了?你看容棱,以前也是冷冰冰的,见了谁都没好脸色,现在呢,你知道他多疼丑丑吗,丑丑又有多喜欢他吗,哦,丑丑是我们的小女儿,你没见过,算了,你别见了,我怕你再把我女儿吓着了。”容

    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道:“为人父,对子女和对外人,是不能一样的,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,小妞是第一个亲近你的孩子对吧?我记得那会儿在古庸府,她晚上要在你身边才睡得着,也是她当时太依赖你了,而这种依赖偏偏又是你从未体会过的,所以你对她,就格外上心,甚至对比自己亲生子女还好。”容

    溯没回答,他指了指前面道:“昭和宫到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在拐角的位置停下,柳蔚下了马车,临走前,又瞪了容溯一眼,道:“跟谁学不好,跟你父皇学,你对待子女的方式,同乾凌帝对待你们这群皇子有什么区别,可你看看,乾凌帝死了,谁为他流过一滴泪?冷暴力,也叫家暴!”

    柳蔚教训完容溯,也不看他难看的脸色,大步流星的朝着昭和宫的方向走去。走

    到门口时,柳蔚被侍卫拦下了。

    昭和宫出事这么久,一直没人探听到里面的情况,说明此地的防卫,早已到了铜墙铁壁的状态。柳

    蔚掏出一枚令牌,这是尚卿殿的令牌,容溯给她的。侍

    卫看了令牌,并未有松懈,仍一脸戒备的道:“太后寝殿,闲杂人等,不得擅入,你来昭和宫所为何事?”柳

    蔚看了看左右,悄悄往前靠了点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,打开瓶塞,一只红色的蝎子,从里面钻出来。

    侍卫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太后娘娘的怪病,需得靠此蝎救治,这是皇上特地为太后娘娘寻来的秘药,嘱咐奴婢,必须亲手交予太医。”两

    名侍卫互觑一眼,其中一个道:“你是说游姑娘?”游

    姑娘?

    柳蔚在短暂的停顿后,颔了颔首:“不知游姑娘现今可在殿内?”“

    游姑娘出宫寻药了,并未在宫中,你把这瓷瓶交给我,待游姑娘回来,我替你转交。”“

    不行。”柳蔚捂着瓷瓶道:“皇上有令,此药价值连城,若是不慎丢了,一干人等,人头难保,况且,这可是关乎太后娘娘性命的大事,这位侍卫大哥,您真敢,接手这瓷瓶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侍卫果然也怕了,犹豫一下,只得道:“我替你叫树甄姑姑。”

    柳蔚大概记得这位树甄,好像是孙氏身边最得力的大宫女,柳蔚确定对方不曾见过自己的真面目,淡定的同意:“劳烦了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