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43章 美食是消除隔阂的制胜法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新跑狗报玄机图85122开奖网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当天夜晚,柳蔚将陌以等人带回别院,随后,整个院子都沸腾了。纪

    夏秋担心儿子已经不是一时半刻了,如今儿子平安出现,她当即就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纪南峥这是第一次见外孙,他有些拘谨,还有些生疏,便拉了拉身边妻子的手,介绍道:“这孩子也是你的外孙。”

    白妆连柳蔚都不认识,何况陌以,她面无表情的听着,然后没当回事的继续低头玩自己的蛊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时隔三年再次见到自家主子,都激动坏了。小

    妞也见到了姐姐大妞,大妞发现小妞走路有些跛,着急的问她这是怎么了,小妞简短的说了自己曾经受过伤,后又赶在大妞心疼前,强调因现在有小黎少爷医治,她的伤情正在逐步痊愈,这才使大妞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回到京都的第五天,柳蔚一家团聚,外祖母的病情虽然还未好,但生活自理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现象。

    柳陌以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谁料突然有一日,他多个同胞姐姐,而如今,他又多了一对外祖外祖母,这对从小就亲缘浅薄的柳陌以来说,是意外之喜,更开心的是,他还见到了岳大哥。岳

    单笙是柳陌以成长道路上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。柳

    陌以自幼体弱多病,他的病愁坏了独立支撑家庭的母亲,但因岳大哥的一个药方,柳陌以慢慢降了起来。在

    那段时间里,孤独病弱的小少年,非常信任依赖这位外来的大哥哥,没有兄弟姐妹的柳陌以,那会儿几乎视这位表兄如亲兄,甚至为了完成表兄临别时交代的任务,还叛逆的离家出走过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次离家出走,柳陌以才与姐姐柳蔚有所交集,进而姐弟重逢。柳

    陌以已经很多年没见到岳单笙了,现在的他虽然不似小时候那么娇弱,那般需要一个哥哥似的人物作为自己前进方向的标杆,但毕竟是从小相识,柳陌以对岳单笙总是不同。这

    种不同,被柳陌以直观的表现在了行为举止上,在与家人说完话后,柳陌以就开朗的跑到岳单笙身边,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,咧着嘴喊:“岳哥!”

    本来正站在角落里的钟自羽:“……”同

    样的称呼,柳陌以喊出来的效果,与钟自羽喊出来的效果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面对钟自羽时差点没把“冷漠”两个字刻鼻子上的岳单笙,在面对从小就亲近自己的小表弟时,态度好得如春暖花开。岳

    单笙让柳陌以站好,打量他一会儿,才揉揉柳陌以的脑袋,夸赞道:“长大了,也长高了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捂着嘴笑:“你走的时候我才几岁,这都多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稍微回忆一下,似乎的确很久了,他最后一次见柳陌以,是在重茗死去之后,那次见面十分匆忙,他当时情绪很低落,也没注意柳陌以当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别院里一下子多来了四个人,还好,屋子够大,住得下。明

    香惜香当天晚上就把丑丑从小黎身边抢走了,还有大妞,大妞就坐在丑丑跟前,怎么看都看不够的,一直盯着丑丑看。

    丑丑还怪紧张的,手指牢牢捏着袖子里的阿碧,三个姐姐都是陌生人,虽然看起来不像坏人,但她都不认识啊。然

    后三个姐姐轮流跟她说:“小小姐,你出生的时候,还是我接生的呢。”“

    对对,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姐,你小时候,都是我抱你的。”三

    人七嘴八舌的,丑丑听得云里雾里,紧张之余,还有点害怕。然

    后大妞这个时候,捧出了一盆鸡蛋糕,试探性的问:“小小姐,你尝尝看?”已

    经吃过晚饭的丑丑,看着金黄金黄的鸡蛋糕,假装腼腆了一下,伸手就抓来往嘴里塞,吃过一口后,她完全不紧张了,也完全不害怕了,被三人围着一点不自在感觉也没有了,然后,她把一盆鸡蛋糕,一个人全吃完了。美

    食是消除隔阂的制胜法宝,这句话在丑丑这里,尤其适用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丑丑回到房间,和哥哥缩在被窝里后,还忍不住炫耀:“大妞姐姐说,她会做四十八种糕点,明香姐姐说,她会绣有一百种花纹的衣裳,惜香姐姐说,她会做秋千、跷跷板,还有滑滑梯和陀螺,对了,她还会用手绢叠小猫小狗小兔子。”丑

    丑念叨个没完,小黎心里却在想另一件事。第

    二天晌午,是柳蔚按照约定要再次进宫的日子,柳蔚吃完午饭,告别了容棱,走出后门,正要上容溯的马车时,身后一条小尾巴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时隔三年后,容溯再一次见到小黎,小孩比三年前高了不少,人也抽条了,不似以前那么矮矮小小,圆圆胖胖了,现在的小黎,已经不能称他为小男孩了,叫他小少爷也不为过了。小

    黎很有礼貌,虽然心里不是很喜欢七王爷,但还是规矩的跟容溯行了个晚辈对长辈的礼。容

    溯对他露出笑意,稳重的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小黎便上前两步,盯着容溯,突然道:“多年不见,七王爷好似更有威严了。”这

    话容溯爱听,不过这语气听着怎么有点耳熟?正

    在容溯短暂狐疑时,小黎又道:“七王爷,我可以与我娘一起进宫吗?您放心,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,您能让我见见小矜哥哥吗,我好久好久,没见到他了。”容

    溯想起来,前天柳蔚也这么夸过他,后来他才知道,之前那四万两账单,是柳蔚拿他的私章去签的!这

    对母子,还真是……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容溯严肃的道:“宫闱重地,不可随意乱闯,况且容矜東如今贵为大皇子,出入自有宫人服侍伴随,人多眼杂,你们如今,不适宜见面。”

    小黎眼中露出明显的失落,低着脑袋,没有作声。柳

    蔚便叹了口气,伸手揉揉儿子的脑袋,算是无声安慰。

    容溯看柳蔚也挺失落的,想了想,忍不住改口:“其实,也不是完全不可。”

    小黎立刻抬头,期待的望着容溯。

    柳蔚也忍不状向容溯。容

    溯咳了一声,才道:“将你乔装为容倾,或可浑水摸鱼。”

    小黎马上就笑开了,扬声道:“多谢七王爷!”柳

    蔚也挺高兴的,对着容溯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容溯让他们上马车,出了巷子,便吩咐侍卫回府拿一套容倾衣裳,去宫门口与他们汇合,这才带着柳蔚和小黎,往宫门的方向驶去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