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49章 你长的,这是帝王骨相啊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神兽简介2018精准四肖期期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魏俦端进来的饭,最后钟自羽一点都没吃,他急着又跑出去了,去找岳单笙。一

    开始没找着人,他就在岳单笙屋子外头等,等到都快亥时了,岳单笙才回来。两

    人冷不丁遇上,钟自羽握了握拳,才走上去,盯着岳单笙一直看。岳

    单笙站定在那里,问:“有事?”钟

    自羽开门见山的问:“你吃笋不长疹子?”岳

    单笙目光凉凉的。钟

    自羽很执着:“不长吗?”

    “不长。”岳单笙随口回。钟

    自羽很气愤,还委屈,他问:“那你怎么以前不说?”岳

    单笙觉得他有点没事找事:“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很重要!”钟自羽说完,又深深的看了岳单笙一眼,最后别开脸去,生闷气:“算了,反正我想什么你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没做声,也没反驳。

    钟自羽更难受了,他转身就走,但是走了老远后,他又不服气,跑去柳陌以的房间。柳

    陌以听姐姐说明日付子辰会进京,这会儿正在准备东西,他与付子辰一开始相识不算莫逆,但三年相处,彼此了解,现在关系已经非常不错。付

    子辰明日会来,柳陌以就决定明早跟着珍珠一起去城门外接他,他现在正在准备鸟食,打算到时候贿赂那只小黑鸟。

    钟自羽来找他时,柳陌以还在装食盒,看到钟自羽,他愣了一下,才礼貌的问:“钟公子有事吗?”钟

    自羽直接走进屋里,在柳陌以错愕的目光下,啪的一声,将房门关了。钟

    自羽在柳陌以房间呆了一个时辰,离开时,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。

    柳陌以送钟自羽走后,就站在门口,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刚才把这些年自己与岳哥相处的点点滴滴,都告诉钟公子了,包括一开始岳哥怎么出现在他们家,岳哥口中时常念叨的弟弟妹妹,岳哥这么努力挣钱,为的究竟是什么,甚至还有岳重茗身亡后,岳哥怎么叮嘱他,希望他如果可以,请多照顾钟公子的事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岳哥对这对弟妹,的确做足了一个兄长该做的一切,妹妹长大要成亲,需要嫁妆,弟弟长大要成亲,需要聘礼,要给弟弟准备房子田产,不然家底不厚,没有好姑娘愿意嫁。

    妹妹身子不好,要找个疼她,珍惜她,不介意她是药罐子的夫君,这样的人选不好找,如果实在找不到,就只能招赘,招赘的话,女方也得有家产傍身。养

    两个孩子是不容易的,这就是当年岳单笙执意要离乡背井,外出打拼的原因,他出身富贵,知道先敬罗衣后敬人的道理,他不愿意把日子过得那般将就,不愿意给妹妹找个虽有家产,但自大狂妄的夫君,不愿给弟弟找个不要聘礼,但性格泼辣,没人敢娶的媳妇。

    自己家过得不好,就必然找不到好对象,要让弟弟妹妹后半生过得顺心安乐,钱就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岳单笙比钟自羽大不了几岁,但又因为大了几岁,担了哥哥的名分,就是要有所付出。他

    们三个人的家里,是没有长辈的,长兄为父,岳单笙就是长辈,他得为下头的孩子考虑。柳

    陌以看得出来,他方才说的那些话,那位钟公子应该是第一次听,自己说明白了,钟公子应该就懂了,懂了之后,他应该会对岳哥更加体谅了吧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别人的家事,柳陌以不太清楚钟公子与岳哥现在的关系到底是好是坏,所以他作为一个局外人,不能干涉太多,点到即止,是他的极限了。送

    走了钟公子后,柳陌以继续折腾他的鸟食,他还去外祖父的房间,问外祖父要了几只蛊,外祖母放蛊的盒子就摆在明面上,外祖父抓了一把,直接塞给他了。柳

    陌以拿回来和鸟食放在一起,都是打算明日喂珍珠的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天一早,柳陌以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去找姐姐,柳蔚这会儿迷迷糊糊的,披着外衣出来,就见弟弟一眼亮晶晶的,说要见珍珠,还说要去接付子辰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冲屋里喊:“珍珠。”

    同样睡得头毛都乱了的珍珠,下意识的飞出来,等见到门外的柳陌以,珍珠一个急刹爪子,扭头就往屋里飞,这回直接飞上了房梁,把自己藏在梁柱角落的阴影里。

    柳蔚往梁顶上喊:“珍珠,干嘛呢,下来。”

    珍珠一动不动,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珠,透过梁柱缝隙,偷瞄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柳蔚咂了咂嘴,看看天色,道:“都辰时了,你不是要去接付子辰?陌以跟你一起去,他给你带了好多吃的,你不吃吗?”珍

    珠卡柱子卡得严丝合缝,就跟没听到柳蔚说话似的,一点要下去的意思都没有。柳

    陌以挺困惑的:“它好像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问:“你俩有什么恩怨吗?它不是这么没礼貌的鸟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回忆了一下,他和姐姐柳蔚相处的时间都不长,和这小黑鸟能有什么恩怨,他只得摇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也闹不懂珍珠这到底是怎么了,她叹了口气,道:“珍珠现在去接,付子辰中午就能回来,你就别跟着去了,有什么话,等付子辰回来再说吧。”珍

    珠不配合,柳陌以一个人也找不着路,也就只能这样了。他

    失落的垂下头,抱着鸟食,离开了姐姐的院子。柳

    陌以一走,珍珠才警惕的从梁柱上飞下来,直接站在柳蔚肩上。

    柳蔚戳它的脑门:“你干什么呢?陌以得罪你了?”珍

    珠把脑袋往下压,尖隼讨好的去刮柳蔚的耳朵,还蹭她下巴。

    柳蔚把毛茸茸的小家伙拂开,把它抓下来,抱怀里,问:“你不喜欢陌以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珍珠自己也不明白,它就说:“桀桀桀,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微楞:“什么叫见到他,就觉得不安,觉得不舒服,人家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珍珠没吭声,它其实最近已经隐约记得了很多许久以前的事,但这些事逻辑不明,乱七八糟,它也理不顺,所以自己就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再说柳陌以离开柳蔚的院子后,本来是想回房间的,但路过中庭,就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男子正背对着他,在浇花。

    柳陌以开朗的上前,冲着人后背就喊:“外祖父,起的这么早啊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白发之人就转过身来,不是外祖父,对方的脸是个年轻人的脸。柳

    陌以:“……”国

    师:“……”短

    暂的尴尬之后,柳陌以跟对方打了招呼:“道长好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前天就见过这位白发青年,具体姓名不知道,但姐姐就说这是位道士,他叫先生,或者道长都行。国

    师平时十分低调,也不会与人多说话,他知道这个青年人是柳蔚的弟弟,但因为只有一面之缘,便没当回事。现

    在算是两人第二次见面,国师有点憋气,他的白发是智慧的象征,不是老,这些人能不能有点眼力?国

    师扭过头继续浇花,柳陌以觉得不好意思,也不说什么,直接绕开他走了,等他走得快过拐角了,国师才抬头,又看了柳陌以一眼,这一眼,却让他愣住了。他

    喊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柳陌以都要过月亮门了,听他叫自己,便回神,指了指自己的鼻子:“我?”

    国师疾步上前,上下打量柳陌以的骨架,然后他伸手,将柳陌以翻转过去,仔细看他的背。柳

    陌以不明所以,国师却倒吸口气,惊叹一声:“你长的,这是帝王骨相啊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