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52章 有点屁股尿流的感觉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开奖查询结果公告王中王高手论坛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海东军几个兄弟很爽朗,还反过来劝祝问松,说没事,之后就潇洒的把人和东西都交接,返程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以前进京都没这么严格,这回严格也是因为皇令下达,祝问松跟着付子辰坐了一个车,玉染也陪着,上了马车玉染就问师父这些年发生了的事。祝

    问松摆摆手,顾忌付子辰在,没多说什么,只道:“都平安。”然后又问:“你们知道门户怎么走吗?”柳

    蔚等人从青州出发的时候,祝问松也从东海出发了,青州到京都,与东海到京都,路程上所花的时间必然不同。

    等柳蔚抵达了京都,别院的地址就没办法再发往东海告诉师父了,所以祝问松虽然来了京都,但其实压根找不到门户,他是打算直接去七王府问的,这是出发前容棱叮嘱他的,说找不到人就去七王府,但现在路上碰见了徒弟,祝问松就问问他们知不知道确切的地址。玉

    染指了指马车外的天空,道:“珍珠领路呢。”祝

    问松这才看到珍珠居然真在,笑了一声:“这小破鸟总算野够了。”说着,他还吹了记口哨,引珍珠到他手上。珍

    珠很给面子,从窗外飞进车厢,对着祝问松“桀桀”的叫了两声。祝

    问松摸摸珍珠的背毛,刚摸两下,就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珍珠虽然认识祝问松,但关系一般,也不喜欢一直黏祝问松,打了个招呼,就飞出了窗外,继续领路去了。而

    祝问松坐在车厢里,盯着车窗外,表情却非常凝重。

    玉染不解,问:“师父,怎么了?”祝

    问松回过神来,问:“珍珠,有什么异样吗?”玉

    染下意识想到早上珍珠突然咽气,又活来的事,但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,所以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而这时,祝问松又摇摇头,叹息一声:“算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吧。”

    玉染很纳闷,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而付子辰坐在一边,就纯粹的觉得,容棱玉染他们师父,果然如传言一般,神神叨叨的。行

    了快大半个时辰,总算到家门了。因

    为珍珠没有提前通报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付子辰他们几时会到,但柳陌以从珍珠离开后,就一直站在别院后巷外面等,因此付子辰他们抵达,他是第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 柳陌以看到付子辰高兴坏了,兴冲冲的就跑过去,珍珠看到他跑来,扭头就飞,落荒而逃的样子,有点屁股尿流的感觉。

    柳陌以没注意珍珠,他就看付子辰平平安安,便松了口气,而与他一致的是,付子辰看柳陌以平安,也把吊在半空的心,落回了肚子。谁

    也没料到付子辰会和师父遇上,祝问松被容棱带进屋子后,嘴里还一直抱怨:“人家一口水都没喝,一口都没喝,半口都没喝,这就把人家撵走了,你们说好意思吗?好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师父难得训人,这回是指着容棱鼻子骂的,骂完容棱还骂柳蔚,意思是这一切都怪他们夫妻俩!

    其实祝问松刚才硬要进城,只要报出容溯的名字,必然也能进城,可祝问松不知京内局势,不知惊动容溯会不会影响容棱,所以不敢贸然开这个口。祝

    问松一心为徒弟考虑,现在见到徒弟了,他自然有气撒气,张嘴就骂。

    这回的确是容棱、柳蔚没考虑周全,他们之前进城时,是没这么严苛的审查的,他们也没料到师父就遇上了,因此也只能低头听训,让师父骂消火为止。好

    歹祝问松还是听他纪大哥的,纪南峥心疼外孙女,当和事佬,就说要引荐媳妇女儿跟祝问松认识,祝问松给他纪大哥面子,跟着纪大哥走了。柳

    蔚得以脱难,马上就去见付子辰,她觉得付子辰肯定有很多话要跟她说,必然一直焦急的在等她。结

    果等她到了时,见到的是付子辰和陌以在说话。柳

    陌以:“付大哥,所以你这阵子是去了重州吗?你见到了权王?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没见,重州有一位朋友,本是想麻烦他,代我去一趟辽州,我不好亲自出面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:“那伯父呢?现在还在重州吗?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对,重州安全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;“姐姐说你弟弟子寒因为你们离开之事,很是气愤了一阵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也不能不管,子寒年纪还小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真不用管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:“下次回去,给他带点礼物吧?他喜欢什么来着?”付

    子辰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你这当哥哥的,真粗心,我回头问问明香惜香,她们细心,可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那付大哥,你累了吗?我吵着你了?你要不要休息休息,我先走了?”付

    子辰:“别,你坐着,我跟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你不累吗?路上很辛苦吧?你先休息休息,一会儿姐姐来了,你们还要说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不辛苦,我和你姐姐没什么好说的,倒是你,你怎么进京的,南翩呢?她带你来的,还是你自己跑来的?你又不乖了是不是?我说过多少遍,你不要私自行动,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没有没有,是金姑娘带我来京的,我没偷跑,真的真的。”柳

    蔚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,一时没搞明白,陌以到底是她的弟弟,还是付子辰的弟弟。

    前两天见面的时候,陌以可没对她这么呵护备至,问东问西。柳

    蔚有点心塞,板着脸敲门进去,把陌以撵走后,她一屁股坐在付子辰对面,冷笑着问:“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付子辰到底还是有求生欲的,他直接进入正题:“半月前,我在庆州附近,见到呼尔托忍的蛮军出没。”柳

    蔚瞥了付子辰好几下,才吭哧吭哧的把之前青州之事说了一遍,关于呼尔托忍那边,现在虽然没有李君时刻盯着,但容溯也派了其他人跟进,听那族的人现在是盯死呼尔托忍不放了,简单的来说,呼尔托忍已经不成气候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