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55章 国师觉得柳蔚怕是疯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三中三网彩圣网281399,cOm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柳蔚哭”这个关键词,一时之间占领热度,在京都所有熟人耳边,口口相传。金

    南芸和金南翩接到消息赶去的时候,柳蔚已经和容棱呆在房间里一个时辰了,断断续续的哭声,隔着门扉一直没断过。

    院子里此时坐满了人,纪南峥,纪夏秋,柳陌以,付子辰……总之在别院的,几乎都来了。金

    南芸姐妹看到付子辰,还没来得及寒暄,付子辰已经摆摆手,让她们先进去看看,到底男女有别,付子辰自问自己也有不知道柳蔚心事的时候,不过作为闺蜜,金家两姐妹应该是知道一些。金

    南翩肚子大大的,鼓得圆溜溜的还得为柳蔚操心,她在妹妹的搀扶下敲响了房间的门。没

    一会儿容棱来开门,金家姐妹对他颔首示意一下,容棱便让开路,准她们进去。容

    棱已经劝了一个时辰了,不顶用,现在金家姐妹是他最后的希望,让出了位置,容棱便出了房间,整个人阴沉的坐在石凳上,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寒意。

    小黎抱着丑丑也坐在一边,丑丑还好,不怎么了解情况,小黎却也愁坏了,眉头一直没松过。房

    间里,金南翩看到柳蔚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样子,也是惊呆了。这

    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柳蔚。让

    她特别,特别,特别的心疼。

    她上前,抱住柳蔚,一下一下,温柔的拍打着她的背脊,金南翩没问柳蔚为什么哭,她只知道,柳蔚现在需要呵护,需要安慰,需要开导,不需要被质问。房

    间外,容棱坐了片刻后,也起了身,去找师父。祝

    问松没有跟着过来,柳蔚对他说的话,信息量太大,他自己也需要消化。容

    棱找来,直言不讳,就问师父与柳蔚到底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快崩溃了,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绝望,容棱之前抱着她时,甚至一度以为,她会化为云烟,就此消失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太恐怖,他必须知道前因后果!面

    对徒弟质问,祝问松也很无辜,他坐在凳子上,一时不知该怎么整理语言。

    容棱就耐心的看着他,让他不说不行。终

    于,过了许久,祝问松才开口,他的话断断续续,颠三倒四的,什么森林,什么转世,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容棱原本并未听懂,直到后来,祝问松说了句总结:“个人自有缘法,她认为是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,这个别人如果是陌生人,她的愧疚感不会这么重,但这个别人是她弟弟,我不知他们姐弟感情是否真的那么好,但她,的确陷进去了。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,按照她的话理解,她应是投胎未喝孟婆汤,没有遗忘前世之事,她亲口告诉我,她以前有一个弟弟,也亲口承认,柳陌以是她弟弟的转世,那么按照这个逻辑,她前世的弟弟因为救她,丧了命,并续命给了她,这世的转世,便因五行不全,先天体弱,她忘不掉前世的弟弟,又知这世的弟弟,也是因为那缺失的五行,才从不凡变为平庸,甚至性命岌岌,所以她断定,是自己对不起他们,因此便走不出来了。”祝

    问松总结得很对,柳蔚不能接受的,就是原来自己的命,竟然是从小令陌以那儿偷来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前世的小令,还是这世的陌以,甚至是追寻小令而来的珍珠,所有人的命运,都因为她改变了。珍

    珠很懵懂,像个小孩,它行事没有章法,只有本能,它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,寻找着什么,而也正是因为它什么都不知道,事情真正爆发时,它才会难以接受。珍

    珠正是接受不了自己跟错了主人,真正的主人早已死亡的真相,所以才会不断的死死活活,这是它本能与躯壳的拉锯,它不想死,但它的本能告诉它,它活着的所有意义,都消失了,它应该死。

    后来珍珠开始远离柳蔚,远离陌以,它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它带着柳蔚来到有陌以的古代,是因为本性使然,可它不知道真相会使自己毁灭。小

    令,陌以,珍珠,三个人的付出,换来柳蔚一个人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这份沉重的交付,要柳蔚如何心安理得的接受,如何恬不知耻的享受?小

    令已经死了,陌以呢,珍珠呢,难道他们最后的命运,也是消失吗?

    然后,柳蔚一个人活着?一个人好端端的过着?

    她能活得下去吗?带

    着愧疚与羞耻,带着偷来的命,她怎么可能活得下去!

    现在柳蔚哭个不停,是因为她心里正承受着巨大的折磨,这份折磨,让她痛不欲生,这份真相,也要将她毁灭了。

    金南翩陪了柳蔚半个多时辰,柳蔚终于停止了哭泣。她

    擦干眼泪,吸了吸鼻子,走出了房间。房

    门一打开,容棱便迎了过来。柳

    蔚现在的样子很狼狈,她整个人蓬头垢面,整张脸因为哭泣,现在充血得厉害。她

    没理在场的其他人,直接认准了国师的位置,一拍桌子,矗立在国师面前。

    白发苍苍的国师本来就是看别人都来守着柳蔚,他不好意思不过来,就意思意思跟着来凑人数,结果柳蔚直接就盯准了他,他自己也懵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他干巴巴的问。柳

    蔚直接抓着国师的肩膀,把他带到一脸担忧的陌以面前,指着陌以,对国师道:“把我的命格,跟他的命格,对换!”国

    师都惊呆了:“啥玩意儿?”“

    换命,我让你换命!”

    国师觉得柳蔚怕是疯了:“你在说什么?”“

    你们道门还是佛门没有什么换命之法吗?你不是最信这些神魔妖怪吗?我让你换,现在就换!”

    换回了原本的样子,陌以完整了,珍珠也就不会死了。这

    是唯一的办法,这是柳蔚能想到的,唯一的办法!

    国师不高兴的挣开柳蔚的手,撇着嘴道:“换命?换什么命?我是大罗神仙吗?还能给人换命?我自己的命都捏在你手上,还给你换命?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?”柳

    蔚嫌弃的盯着国师:“你不会?”国

    师差点对柳蔚吐口水了:“谁会?神仙才会,你找个神仙给我看看!”柳

    蔚转首,在人群里寻找师父的踪影。容

    棱看出她的意思,低声在她耳边道了两句。

    之前容棱质问师父时,师父就说过了:“这世上,本就没什么借命换命之说,不过是人家想保护你,执念太重,才将命格托付于你,就像我对你释放善意,你要将这份善意还给我,可善意是东西吗?这不是一件东西,这是我的意识,你永远不能将我已经产生的意识,再塞回我的脑子里,意识存在了,就已经定格了,除非你能穿越时空,回到我还没产生意识之前,阻止我产生这个意识,可这,有可能吗?”柳

    蔚听完容棱的话,脸彻底白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