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56章 别哄珍珠了,先哄丑丑吧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白小姐正版四不像生肖图绝对四码书145期图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你们,到底在说什么?”在柳蔚沉浸在绝望中难以自拔时,柳陌以好奇地站了起来,走到姐姐姐夫旁边。刚

    才姐姐突然指着他,说什么换命,他一句都没听懂,结果现在姐姐又要哭了,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柳蔚吸了下鼻子,没说话,也不敢看弟弟,扭头又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“砰”的一声被关上,院子里的人都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纪夏秋先问:“阿棱知道蔚儿为何难受?那你快说,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南峥则不放心的盯着容棱上下打量:“她从未这样哭过,是不是你小子对不起她了,你欺负她了?”

    岳单笙断言道:“不会,容棱畏妻。”容

    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环视周遭一圈儿,犹豫了一下,还是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,在场的都是柳蔚的至亲好友。再

    说,这件事本身就是柳蔚自己在胡思乱想,并不是特别难以启齿,他便简短的将自己了解到的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其他人都沉默了。最

    先说话的是纪夏秋,她张了好几次嘴,吞吞吐吐的好半天,才狐疑的问:“所以,是谁告诉她什么换命不换命的?”容

    棱直言:“应该是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皱起眉:“老先生怎么这么吓唬孩子,他自己信鬼信怪就算了,为何要诱导我们家蔚儿听他胡言乱语,蔚儿生性纯良,耳根子软,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,老先生怎么能看我们蔚儿好骗,就说瞎话哄骗她,蔚儿现在当真了,哭得这么难受,不是他家孩子,他是不心疼。”容

    棱有点尴尬:“师父原意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在哪儿?”纪南峥板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容棱抬了抬手,要指方位的时候,又迟疑了一下,他怕外祖父去打师父,毕竟是自己的师父,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他和师父感情还是很深的。结

    果纪南峥多机灵,看容棱手抬到一半,就猜到大概方位,直接一甩袖子就去了。柳

    陌以也很气愤:“老先生为何要哄骗我姐姐?是看我们家人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容棱解释:“师父并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陌以,坐下。”付子辰喊了一声,让柳陌以别起哄。

    柳陌以坐下了,还愤愤不平的握着拳头,嘴里嘚不嘚嘚不嘚的没完:“别说什么神鬼妖魔这些道道,本身就是假的,就算是真的,那我与姐姐前世今生都为姐弟,这难道不是好事吗?”纪

    夏秋在旁边点头:“这可是天大的缘分,都说兄弟姐妹有今生无来世,可能做两世的姐弟,这得是积了多大的服气,才有的恩缘啊。”“

    是啊。”柳陌以一脸自然的道:“我从小身子不好,是因母亲怀胎之时,动了胎气,姐姐壮实没受影响,不能说我受了影响就是她的错,她招我惹我了?况且,退一万步说,若真让我选,两个孩子只有一个身体康健,我也愿意让姐姐降,姐姐是女儿家,身子虚多遭罪,我是男子汉,吃点药,喝点汤,我又不怕苦。还有什么帝王骨相,我都跟姐姐说过了,交友须谨慎,不要和一些假道士,假和尚走得太近,信神信佛是求个心安,不是给自己添堵的,过度迷信只会害人害己,姐夫你也劝劝我姐。”

    被指桑骂槐是“假道士,假和尚”的国师特别来气,他重重的哼了声,狠狠的瞪了柳陌以一眼,想在他身上盯出个窟窿。

    柳陌以理都没理他,反正柳陌以就是觉得国师是江湖骗子。“

    再说珍珠。”柳陌以现在越说越顺,讲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:“我不管这鸟有什么古怪,但我倒也听过一些奇闻,比如谁家养了一条老狗,主人死了,狗也不想活了,但还没听说过,有畜生认不得主人的,就算珍珠真是认错了姐姐,现在发现姐姐不是主人,想一死了之,那它都能认错人了,说明它本身就傻傻的,傻子还不好骗,将错就错,一骗到底呗。”容

    棱觉得这话有点意思:“将错就错?”“

    就跟它说,它没认错。”容

    棱挑眉:“如何让它信?”

    “多说说它就信了。”柳陌以理所应当的道:“它是傻鸟,笨,脑子不好,你一直说,一直说,说的人多了,它就会觉得,欸,没准真是我弄错了,然后它就信了。”容

    棱:“……”听

    着怎么这么儿戏?纪

    夏秋也道:“我们说的话,珍珠可能听不懂吧?”柳

    陌以道:“老话说,鸡无六载,狗无八年,就说鸡过了六岁,狗过了八岁,就容易成精生灵性,这鸟估计也和鸡差不多,不是说珍珠已经十多岁了,就算听不懂全部,也能听懂一半吧,就这么告诉它,说着说着,它自己就信了。”“

    是这么个意思吗?”纪夏秋觉得逻辑有点歪,但好像乍听起来又没问题,她提议道:“不如叫来试试?”“

    行。”柳陌以看向小黎:“小黎,你把那小黑鸟叫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仰头,往天空喊了一声,没一会儿,珍珠真飞来了,不过半路看到柳陌以,扭头就飞走了。小

    黎连喊了好久,都没喊回来,它失落的看向舅舅。容

    棱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魏俦悄悄的跟钟自羽说:“真的怕柳陌以欸,难道真跟什么命格有关?”

    柳陌以张口就反驳:“这跟命格有什么关系,我从小就猫憎狗厌,我也不喜欢小动物,它不喜欢我很正常,那我躲房间去,你们再把它叫来,就按我刚才说的做。”这

    回柳陌以藏起来了,小黎又喊了一阵,可算把珍珠喊来了,珍珠来了就探头探脑的,缩在小黎肩膀后面,在院子里环视,打算看到柳陌以就跑。

    柳陌以没出来,小黎就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,硬着头皮跟珍珠说:“珍珠,我娘就是你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珍珠歪了歪脑袋,纳闷的看着小黎:“桀。”小

    黎又道:“就是,我娘,她是你的主人……”珍

    珠觉得小黎在说废话,它低头开始啄自己的毛,给自己梳背。

    小黎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傻的,但它还是又强调了一遍:“我娘吧,她,她是你的主人,恩,他们都知道,我娘就是你的主人。”他

    说着,还强调似的指了其他人一圈。其

    他人一个比一个僵硬,但都频频点头,也不知道这鸟是不是真能听懂他们说话,反正点头就完事儿了。珍

    珠觉得不光小黎不对劲了,所有人都很不对劲,它警惕的探头,用尖隼去扎小黎的耳朵。

    小黎痒,躲了一下,珍珠就从小黎肩上飞走了,站到一边的树干上去,怀疑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丑丑在哥哥旁边,实在看不下去了,她大声道:“珍珠,下来。”珍

    珠飞到丑丑怀里,仰头望着丑丑。丑

    丑凑到珍珠的脑袋边,跟她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丑丑说话声音特别小,除了珍珠,连小黎都听不清,等说了一会儿,丑丑就抱着珍珠要走。

    小黎忙拉住妹妹:“你们去哪儿?”“

    我带珍珠去找太奶奶要吃的。”丑丑说着,还嫌弃的看了哥哥一眼:“不给吃的,珍珠根本都不想和你们说话。”小

    黎:“……”其

    他人:“……”等

    丑丑抱着珍珠走了,那边柳陌以也从房间出来了。一

    群人在院子里面面相觑,半晌,小黎干巴巴的道:“按照师祖爷爷的话,丑丑是狼族血脉最浓郁的,我觉得,我们说一百遍,也不如丑丑说一遍有效,不如我们别哄珍珠了,先哄丑丑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:“……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