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57章 我说过,我们奉命,取你人头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内部一肖三马.129期2018年第074期一点通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纪夏秋站起身,直接往厨房走:“我去做点糕点,陌以,你来帮我添火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忙跟着去了。到

    晚膳的时候,柳蔚终于被金家两姐妹哄出了房间,柳蔚一脸被掏空后的虚弱,连走路都是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膳厅里,所有人都到齐了,这是第一次大家坐得这么齐,柳蔚坐在右边,刚落座,就看得到对面的师父,右眼圈是青的。

    她问:“师父,你眼睛怎么了?”祝

    问松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,尴尬的道:“摔了一跤,摔了一跤。”说完,还偷偷看了眼纪南峥。

    纪南峥冷漠脸给妻子夹菜,理都没理祝问松。柳

    蔚又看向其他人,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,她不禁叹气,道:“我今日,吓着大家了吧?抱歉。”

    容棱牵着柳蔚的手。众

    人都道:“没吓着,没吓着。”今

    晚的晚膳是纪夏秋主厨的,她做了许多菜,一半是柳蔚喜欢吃的,一半是丑丑喜欢吃的,她先给女儿夹了一只虾,又给外孙女夹了五只虾。一

    盘就十只虾,半个盘子已经空了。丑

    丑美滋滋的剥虾吃,吃的满嘴油乎乎的,低头一看,自己的碗里又多了两块芙蓉肉,她高兴得眼睛都是弯的。这

    餐饭大家心事重重的吃完,只有丑丑无忧无虑,等丑丑吃完饭,就抱着珍珠去太奶奶的房间。现

    在是非常时期,纪南峥忍了两个电灯泡,坐在旁边没吭声。

    白妆又喜欢珍珠又喜欢丑丑,她把珍珠喂得都胖了一圈,还抱着丑丑不撒手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,日子就这么看似风平浪静的过去。直

    到容溯来找柳蔚。容

    溯也听说前两天柳蔚哭了一场,但那天他忙于政事,没有前来,现在来了,就免不了一番慰问。

    柳蔚随口敷衍两句,问他什么事。

    容溯就道:“游丝丝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决定择日不如撞日:“那今日就进宫吧。”容

    溯担心的看着她苍白的面庞:“你精神不太好,不如改日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柳蔚抹了一把脸:“我没事。”两

    人如之前那般混进宫,但相比之前两次的精神奕奕,今日的柳蔚看起来情绪多少有些不稳定。容

    溯送柳蔚到了地方,都不敢离开,就呆在那儿,唯恐柳蔚出点什么事,自己能第一时间赶到。

    柳蔚靠刷脸,进了守卫森严的昭和殿,树甄看到她来,高兴的拉着她的手就道:“今日游姑娘那蛊虫制好了,这不,已经给娘娘服下了,娘娘现在还未醒,游姑娘说,这是好现象,蛊虫之间博弈,费时越长,越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了点头,朝内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树甄这才注意到柳蔚脸色很差:“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柳蔚闭了闭眼:“昨日夜里有些着凉,今日本是休班,结果皇上听闻游姑娘出关了,便命人将我招来,树甄姑姑也知道,为保谨慎,这昭和殿的跑腿事,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做,皇上一时之间也不好交托别人,我这便,撑着身子赶来了。”树

    甄大受感动:“你快坐下歇歇吧,要不要给你煎帖药?自打娘娘病重,咱们这昭和殿,别的不多,就是七七八八的药材最多。”“

    不用了。”柳蔚摆手:“我来前吃了药,不过我这身子不好,就不进去探望娘娘了,怕过了病气,一会儿我就见见游姑娘,皇上有些话要问游姑娘。”“

    好,我一会儿叫她出来。”树甄说着,就走到内室前去看了看,半晌出来,又出来:“游姑娘说,怕是一时半会娘娘那儿结束不了,你若实在太累,不若去我的房间歇歇,我让小宫女带你去?”

    柳蔚似乎有些犹豫。树

    甄已经搀着她道:“走吧,你与我还见外什么,来人,带孙莳姑娘去我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柳蔚被送到树甄的房间,她上了床,安心的躺下,送她来的小宫女看她睡了,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。小

    宫女一走,柳蔚便从床上下来,她出了房间,脑子里一边回忆着容溯给她看的昭和殿地图,一边轻车熟路的往小药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昭和殿以前的小药房,就是现在游丝丝炼蛊的工作室,柳蔚从后窗跳进去,闻着空气中浓重的硫磺气,她走到丹炉前面,打开罩子,顿时,一大股腐腥臭气,冲她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柳蔚闭了气,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打开瓶塞,将一只黑色的虫蛊丢了进去,而后将炉子关上,又随手拿了几样药材,往上面撒了点无色无味的药液。

    等一切做完,她顺着窗户再爬走,回到了树甄的房间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有小宫女来叫醒柳蔚,柳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那小宫女急的脸红脖子粗的,喊道:“孙莳姑姑,不,不好了,娘娘,娘娘又开始吐虫子了,树甄姑姑叫您,赶,赶紧过去!”

    柳蔚匆匆忙忙的下了床,跟着小宫女疾步跑到正殿,隔着内殿的帘子,她看到里头不断呕吐的孙太后,今日的孙太后,比之前几日的瘦骨嶙峋,今日却更显形如枯骨,游丝丝在床前满头大汗的搭脉,树甄急的一直掉泪。柳

    蔚走了进去,树甄马上拉住她,抽泣着道:“游,游姑娘说,这蛊虫,又,又被那母蛊吞噬了,怎么办,这可怎么办啊?”柳

    蔚安抚了树甄两声,走到游丝丝背后,游丝丝正急的不行,没注意身后的人是谁,柳蔚就站在游丝丝身后,与游丝丝一起,一上一下的正对着床上的孙太后。孙

    太后乌青的眼睛缓缓睁开,登时便看到这样两张面庞,游丝丝倒还好,只是跪在床前,垂眸探脉,柳蔚则是站在游丝丝上方,直视孙太后的眼睛,然后,对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。孙

    太后顿时剧烈抽气。柳

    蔚便对孙太后做了个口型——“我说过,我们奉命,取你人头。”

    孙太后看看柳蔚,又看看游丝丝,她开始挣扎,想将手抽回来,不让游丝丝碰。

    原来是真的,原来真是这样,上次这jiàn rén就说过,容霆已与他们合谋,要取自己性命,她还不信,她还不信……

    却不想,她的儿子,她的好儿子,竟真的,要杀她性命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