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65章 结局5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足球彩票5oo开奖号码查询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换命,是还伴月翼犬一个主人,是在讨好伴月翼犬。反

    抗,则是宣战,是挑衅伴月翼犬。

    小孩的看法很直观,伴月翼犬是坏的一方,所以他们要支持小乌鸦,打倒恶势力。

    但单靠小孩子对美好的憧憬,事情真的可以解决吗?柳

    蔚没有发表意见,小黎却坐不住了,他再次上前,握住娘亲的手,争取道:“就让我们试一试吧,娘,珍珠很厉害的,才两个月,它已经能做到这一步了,它进步得很快,我们不要泼它冷水,我们让它继续加油,好吗?”小

    黎他们真的提出了另一套解决方案,但柳蔚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换命可以讨好伴月翼犬,也可以给陌以一个降,光明的未来,说起来,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。

    而用小黎他们的方法,珍珠不再会成为伴月翼犬,而陌以,依旧会保持现状,像现在这样病怏怏的,高不成低不就。

    柳蔚真的很想换命,这是一劳永逸的方法,牺牲她一个,就能让一切重回正轨,陌以,珍珠,所有人都会迎来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但她找不到换命的方法,而在此之前,小黎他们却已经开始行动了,如果他们先成功了,那等到自己找到了换命之法时,是不是已经晚了?意识消灭了本能,珍珠到时候也不可能成为伴月翼犬了,而失去珍珠的辅助,陌以成才的道路,是否也会波折重重?

    柳蔚拿不定主意,小黎却看出娘亲脸色越发不对,他也不晓以大义了,直接撕破脸,道:“反正珍珠已经开始吃舅舅喂的东西了,它的意志力增强了是事实,它的意识正在逐渐超越本能,娘,你已经晚了。”柳

    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她儿子也想到了这点,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柳蔚就眼睁睁看着全家老小围着珍珠团团转,今天给珍珠说几句鸡汤,明天喂珍珠点零嘴。珍

    珠换毛是一种成长,就像它增强了意识,也是一种成长。珍

    珠在长大,这无可厚非。或

    许,柳蔚觉得,自己真的可以再观望观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南峥的寿宴上,别院里热闹非凡,容棱昨日就从天牢里假死脱逃了,现在一家人整整齐齐的,站在大大的寿字前,个个穿得都是红彤彤的。纪

    南峥今日很高兴,几十年来,他终于又可以与妻女一起过诞了,这一天他等了一辈子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他等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下来,纪南峥脸上的笑,就没停过,到了晚上时,柳蔚还拿出准备好的戏票,要带全家去看戏。柳

    蔚包了戏园子一整晚,众人从酉时看到亥时,听到外面更夫都敲了两道棒子,才意犹未尽的归家去。

    柳蔚安排了车夫送其他人回家,而她自己,就与容棱手牵着手,趁着夜色,在大街上闲逛。

    因为容溯提前交代过,因此宵禁巡逻的侍卫,没有逮捕他们。

    自打回京之后,容棱一直都没机会与柳蔚独处,现在二人散步,总算找到之前两个月度蜜月的感觉,容棱很享受,他搂着柳蔚,问:“上次不是说想去定州吗,不如过两日就去?”

    柳蔚侧头看着容棱,嗤了一声:“原本答应与你出去散心,是想着,若换了命,我的下场不知如何,怕到时候觉得对不起你,便想现在弥补弥补你,却不知,你和他们同流合污,故意把我支走,是给他们争取时间。”“

    换什么命。”容棱捏着柳蔚的指尖到唇边,吻了一口:“就没听过这么荒诞的说法。”柳

    蔚顺势揪着他鼻子一下,哼道:“你们都是一伙的,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定州去不去?”柳

    蔚:“……”容

    棱轻笑一声,仗着街上没人,弯腰吻了柳蔚嘴唇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推开他,抿着唇道:“别以为我就这么放过你了,他们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?”容

    棱也不生气,就慢悠悠的道:“你想牺牲自己,保护他们,他们也想牺牲自己,保护你,那谁是对,谁是错?你允许自己对别人好,就不允许别人对你好,不公平吧?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“

    给他们一个机会,在我看来,他们的方法,比你的方法,好了不止一百倍。”柳

    蔚:“……”最

    后这趟定州之行,柳蔚还是去了,因为全家都希望她去,大家都不想她在家碍手碍脚,还时不时露出一副,随时都要搞破坏的表情,让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启程定州的第六天,容溯再次来到别院,这回他不是来找柳蔚的,也不是来找容棱的,他是来找纪夏秋的。

    纪夏秋对此很疑惑,不解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溯道:“有个人,托我带话,想见见您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在京都没有多少熟人,最熟悉的,除了孙太后,就只有那一位了。但

    纪夏秋并不想见那位,来了京都这么久,柳蔚从未提过让她回一趟柳家,纪夏秋自己也一直逃避者,她不想去柳家,不想见以前的人,她不想再一次回忆起柳桓当年死得有多惨,她心里的伤口,经过这几十年的愈合,好不容易结了痂,她不想再撕开了。

    容溯看出她的抗拒,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:“老夫人,身子快不行了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顿时一愣,震惊的仰头:“可柳蔚走之前才去探望过老人家,没说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日的事。”容溯道:“老人家摔了一跤。”这

    么大年纪的人,摔一跤可大可小。纪

    夏秋面色惨白,容溯就这么看这她,等着她的答复。最

    终,纪夏秋还是狠不下心来,她同意了去见见柳老夫人,并且带上了儿子。

    孱弱沧桑的老人床前,柳陌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,嘴里喊着:“见过祖母。”柳

    老夫人感动得一直擦泪,她前日在楼梯上崴了一下,当时没什么问题,就是腿摔疼了些,可这两日她突然开始发烧,关节各处也变得酸疼起来。

    人知天命,柳老夫人知道,她这具破败多年的身子骨,怕是就要撑不住了。要

    说她这一生,其实也没什么遗憾,就是临死之前,还有这么一个心愿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