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66章 结局6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年股市行情走势图香港正版挂牌六肖彩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纪夏秋没什么能与老夫人说的,她也知道,老夫人想见她,不是想跟她叙旧,只是想见见她当年带走的那个孩子,所以她也利索,干脆就让陌以在房间里陪老夫人说话,自己出了屋子,不打扰他们。柳

    陌以以前就来过一次柳府,那次是姐姐柳蔚带他来的,姐姐是觉得他的容貌像柳家人,便带他来柳家试探一番,当时他就见过柳老夫人,也见过二叔柳城,不过并不知道,这些人竟真是他的亲人。

    这回,老夫人病重,他来,也是为了尽尽这迟来的孝心。柳

    陌以在屋子里陪老人家,纪夏秋则在院子里与杨嬷嬷说话。

    杨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旧人,当年纪夏秋从进门到生产,杨嬷嬷都跟着伺候过,故此旧人重逢,纪夏秋便与杨嬷嬷寒暄起来,寒暄之外,纪夏秋还有点事想打听,是关于女儿柳蔚的。纪

    夏秋没有参与过女儿的童年,这是她一生最大的遗憾,她想知道女儿是怎么长大的,第一次走路是多少个月,第一次说话是几个月,有没有被人欺负过,有没有……想过娘?

    这些事纪夏秋不敢亲自问柳蔚,现在有机会,她想从杨嬷嬷嘴里知道一些。杨

    嬷嬷很随和,便与她细细道来。屋

    里屋外都在聊,直到一刻钟后,院子里进来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来人是柳城的长子柳域,他今日回家早,惦念祖母身体,便来请安。柳

    域一来,就撞见了正在跟杨嬷嬷说话的纪夏秋,但因为双方都不认识,所以只是普通的互相颔首,以示礼貌。

    柳域进了老夫人的房间,来开门的是柳陌以,柳域以前是见过柳陌以的,就是柳家píng fǎn,柳蔚带柳陌以上门来的那次。这

    些日子以来,作为柳家新的顶梁柱,他也知道了柳家的一些秘密,比如大妹柳蔚不是他爹的亲生女儿,而是大伯柳桓的女儿。还

    有当年有过一面之缘的柳陌以,正是大伯的儿子,也就是柳蔚的双生弟弟。

    柳域今日过来请安是临时主意,真的不知道祖母有客,所以进了屋子,看到柳陌以,他才反应过来,门外那位美妇人的身份,恐怕就是自己那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大伯母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与多年不见的大伯遗孀,还有堂弟见面,他十分尴尬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其实柳陌以也很尴尬,他和老夫人算是今天才正式相认,但老人家身体已经很不好了,故此,不管自己做什么,说什么,老人家都会哭,哭着哭着,还会喘粗气,一副随时都要过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陌以被吓得快心梗了,这时柳域来了,原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,但没想到,直接冷场了。“

    是大堂兄吧?”柳陌以先开口,想确定一下称呼。

    柳域忙点头:“是,我年纪最大,你……”柳

    陌以忙道:“我与姐姐同龄,就是柳蔚……”

    柳域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挺小的,你比你二堂兄三堂兄都小,你该排老四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好的。”“

    嗯嗯,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尬

    聊到这儿,两人就开始大眼对小眼了。在

    柳域进来前,柳陌以在给老夫人捏手上的穴位,做按摩,现在柳域占了柳陌以之前坐的位置,柳陌以就只能坐在远一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柳域也很束手束脚,为了转移注意力,他就开始没事找事,他看到老夫人的手晾在被子外,就给收了进去,还给老夫人掖了掖被角,让她暖和些,然后看到窗户开着的,他又起身,去把窗户关了,回头还说:“丫鬟怎么伺候的,这么大的风,怎么不关窗。”柳

    陌以这时拘谨的站起来,红着脸道:“是,是我开的,姐姐曾说,病人需要新鲜空气,我看外面虽然有点风,但太阳大,不冷,就把窗户开了一扇,抱,抱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这样啊。”柳域忙把窗户又打开,道:“你姐姐是大夫,她说的,那应该是对的,我打开了,你坐你坐,别站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坐下来了,然后两人又开始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最后柳域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了,匆匆跟老夫人说了两句,就起身告退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柳陌以又坐回之前的位置,小心翼翼的把老夫人的手拿出来,继续按摩。柳

    域几乎是落荒而逃,出来见到纪夏秋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请安,直接跑了,结果跑了没几步,就看到提着食盒的妹妹柳瑶,正带着丫鬟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柳域将路拦住,问:“你这是去哪儿?”柳

    瑶自然的回道:“去给祖母请安,我盯着厨房熬了点参汤,大夫说祖母可以喝,我送过去给祖母喝。”

    柳域撒谎道:“我方才从孝慈院出来,祖母有些疲惫,已经睡了,你别去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柳瑶“哦”的应了一声,绕开他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柳域又问:“你还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瑶一脸无辜的回望兄长,道:“我把参汤交给杨嬷嬷,让杨嬷嬷等祖母醒了,记得给祖母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域索性拿过食盒,道:“我替你送去,你没事自己回去绣花吧,婚期快到了,娘说你的绣被还没缝好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亲事,柳瑶脸颊可见的红了,然后就娇羞的“嗯”了声,低着头,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柳域松了口气,他其实不是怕柳瑶与大伯母、四堂弟他们打照面,就是觉得,连自己都没有提前得到通知,不知道家里来客,那说明,大伯母和四堂弟应该是不想与柳家其他人打交道,才偷偷来的,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帮他们挡了下来。柳

    域去而复返,手里还提了个食盒,他把食盒给杨嬷嬷时,不免的,就与纪夏秋面对面。

    这回不好意思再装作不认识了,柳域就颔首,请了安:“见过大伯母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还从未听过别人这么称呼她,她忙起身,也挺拘谨的:“你是……”“

    柳域。”柳域道:“家父柳城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点点头,摸了摸身上,也没带什么东西,就从腰上取下一个玉佩,塞给他道:“见面礼,不要嫌弃。”柳

    域忙道:“怎么能要长辈的东西,您收着,收着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也没有与生疏远亲打交道的经历,她就道:“你拿着你拿着,大伯母以前也没见过你,肯定要给你见面礼的,就当,就当祝你半年前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柳域:“……”半

    年前吗?

    柳域一咬牙:“……谢谢大伯母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