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68章 结局8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青龙报图片十码中特凤凰怎么画好看又简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柳蔚从柳府回到别院,就迎来母亲纪夏秋。

    柳蔚抵京时,柳老夫人已经过世半个月,一应葬仪早已结束,柳蔚没来得及看老夫人最后一面,但纪夏秋、柳陌以,却是看到了的。

    见女儿脸上,明显还有哭过的痕迹,纪夏秋也很心疼,握着女儿的手安慰:“生老病死,本是人之常情,我知你心里难受,但不管你信不信,老人家走时,是没有痛楚的,那日我们也是半夜接到消息,赶往时,老人家就蓄着最后一口气,病床前晚辈们都在哭,她却笑着,拉着你二叔家的域哥儿,还有陌以,说是有生之年还能瞧见我们,已是心满意足,还有你,她也念叨你了,说没瞧见你是可惜了,但让我带句话给你,说,柳家永远是你的家,你若有空,记得回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泪又掉了下来,鼻子酸酸的,抿着唇没吭声。

    纪夏秋叹息:“虽然我心有芥蒂,对柳城一家并不愿深交,但他们毕竟养育你十多年,陌以也终究姓柳,你们若是愿意,常回去看看也好,说到底都是亲戚。”柳

    蔚含糊的应下,擦着眼泪进了内院,却不防在厅里看到了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今日来也是有事,冷不丁与柳蔚打了照面,就看到柳蔚在哭。容

    溯张了张嘴,一时不知该怎么劝慰,就听柳蔚先说话:“有事吗?”“

    有……”容溯说着,从怀里拿出一张帕子,递给她。柳

    蔚从袖子里也拿出一张,是之前柳瑶给她的,她道:“我有。”容

    溯讪讪的将手放下,道:“节哀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了下头,要从他身边经过,柳蔚以为容溯来,是来找容棱的。

    但容溯又把她拦住:“还记得裳阳宫吗?”

    柳蔚顿了一下,回头看向他:“裳妃娘娘的裳阳宫?”

    在去仙燕国前,宫中发生过一起大案,当时案件由柳蔚主审,事件前后,牵扯极大,死了许多位皇室女眷,月海郡主,玉屏公主,裳妃娘娘,容棱的身世,也是在那时被彻底揭开的。

    裳阳宫是当时枉死的那位裳妃娘娘的寝宫,柳蔚不知容溯为何突然提起这个?“

    太后,被安置在那儿。”自

    从裳妃娘娘亡故后,裳阳宫便彻底落了灰,不过两年,便荒芜得仿佛冷宫一般。也

    正是看中了裳阳宫地址偏远,环境冷幽,容霆便将人质孙太后转移到了裳阳宫一院,树甄等一众宫女还是跟着伺候,就连游丝丝都在一起。容

    溯本来也没发现这点,巧在十天前,他进宫面圣时,下起了雨,因为乘坐的马车滑了车道,等待新车的时候,他往御花园的宽亭里去避雨,结果到了御花园,却发现有工匠在砌墙。

    一问之下才知,御花园后门那边,要被封了,连带着后门之外的两座宫殿,都要被围死,而那两座宫殿,其中一座,便是裳阳宫。因

    为心中有疑,回去后容溯就派人深查,果然查到裳阳宫里不同寻常的侍卫把守,从而便找到了消失已久的孙太后。今

    日容溯出宫,也是知晓柳蔚容棱回京了,来给他们说一声。“

    我知你与孙氏有些恩怨,现今她不人不鬼,若你想报仇,我可从中周旋。”“

    报仇?”柳蔚盯着容溯。容

    溯道:“她对外已是个‘死人’,就算真的死了,也无人胆敢声张,就连容霆也是,容霆囚禁生母,若被朝臣知晓,必定要被冠个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的大罪,故而你若想报仇,便是潜入将她杀了,也不会有半点后顾之忧,我知你身手了得,想来只是杀个瘫床老妇,应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沉下眸子,似在思索。片

    刻,她问:“我不想杀她,但我想带个人去见她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容溯愣了一下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,可不可行吧,若是太为难,就算了。”容

    溯被质疑能力,有些不快,沉声道:“也不是不行,我能替你将看守侍卫暂时诱开,但时间不会太长,你要做什么都得眷。你要带谁见她?我提醒你,这可是入宫,宫里守卫森严,你有急才,我不怕你出事,但另一个人,你护得住吗?”“

    没问题。”柳

    蔚这么说了,容溯也同意了:“那你打算何时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什么时候方便?”“

    两日后。”容溯给出个时间。柳

    蔚同意:“好。”两

    日后。

    柳蔚给纪夏秋换了一套宫装,带着她上了容溯的马车。容

    溯看到一身宫女服饰的柳蔚母亲,哑了一下,又赶紧打招呼:“夫人,又见面了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本来对容溯还没什么不满,但一想到当年正是他逼婚,柳蔚才离家出走,甚至更早之前,柳蔚为了拒婚,还曾以死相逼过,她心疼女儿,对容溯就没好感,现在自然也提不上好脸。不

    过今日进宫,是对方出力,纪夏秋也不能不识好歹,就清清冷冷的唤了句:“见过七王爷。”

    容溯道:“都是自己人,夫人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问:“王爷与我们,为何是自己人?”容

    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蔚儿与阿棱才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……”柳

    蔚还是记着容溯对他们的帮助,怕母亲说话太直,把人得罪了,就安抚道:“容溯是容棱的弟弟,也就是我小叔子,是亲戚来的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进了宫后,因为容溯已经安排好了,柳蔚、纪夏秋到达裳阳宫时,外头并未看守侍卫,而里面也是寂静无声,仔细一看,几个宫女太监,都晕倒在地,明显是算着他们来的时间,提前被下了mí yào。

    柳蔚领着母亲,一路进了内院,到达寝房门口时,纪夏秋突然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柳蔚握住母亲的手。纪

    夏秋道:“我自己进去,你在外面等我,好吗?”柳

    蔚点点头,推开门,让母亲进去后,又把门阖上。

    寝房里,孙太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消瘦狰狞,她仰躺在床上,眼睛闭着,却不知睡着没有。

    纪夏秋慢慢走到床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却被她这如干尸一般的面容,惊得闭上眼睛,倒吸了口气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