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69章 结局9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00全年历史图库随时看马报生肖预测四不像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她的声音惊动了浅眠的孙太后,孙氏睁开眼,以为是树甄来了,却不妨看到一张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会再见的脸!

    她顿时瞳孔紧缩,眼球鼓得又大又凸,曾经也算娇美无双的容颜,因病痛折磨,这会儿已是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无论做什么表情,都像妖怪,丑的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但偏偏,因与父母、子女共聚天伦,而幸福了近大半年的纪夏秋,美得依旧如年轻时那般矜雅高贵,两人一上一下,一番对比,差距可谓云泥之别。纪

    夏秋傲人的气质容貌,刺痛了孙太后的眼,孙氏双手紧紧的握着床单,指甲生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孙氏的嘴唇十分干涸,唇上还有干裂的枯皮,纪夏秋缓了一会儿神,接受了孙氏的现状,便转身,走到了桌前。她

    倒了一杯水,用帕子沾染,坐到床边,拿湿的地方,去擦孙氏的嘴唇。

    孙氏不能动弹,却不妨一双眼睛,锋利尖刻,似要将她撕碎。纪

    夏秋平静的问:“现在,后悔吗?”

    孙氏用讥讽的眼神告诉她,不悔。纪

    夏秋皱了皱眉,将水杯与帕子都搁下,道:“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?乾凌帝是为了宝藏,对我纪家穷追猛打,但你呢,你不是为了这个,你只是讨厌我,仅仅因为讨厌我,你就要让这么多无辜之人命丧九泉,你说你,还有良心吗?”

    几十年了,纪夏秋从未想过有一日,她能有机会将心中委屈,与这人面对面说出来,所有的恩怨都是因两人而起,纪家的悲剧,柳桓的身亡,二十多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,纪夏秋心中的冤屈多了去了,现在,她终于可以在始作俑者面前,一吐为快了。“

    你喜欢柳桓吗?”纪夏秋失笑一声,说完自己都觉得荒谬:“你根本不喜欢他,所有人都认为你是钟情柳桓,才对我大加打压,可只有我知道,你只是喜欢破坏,破坏我的一切,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,孙莳,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?”孙

    氏没法说话,她只是看着纪夏秋,脸上的嘲讽,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纪夏秋似看懂了她这个眼神,冷冷的道:“因为小时候你是我的丫鬟?可我苛待过你吗?我欺负过你吗?我将你视如姐妹,但凡我有的,必然你也有。你成了皇后,母仪天下,你将你父母都接到京中享福,可你扪心自问,他们对你好吗?对你最好的是谁,是我,是我娘!是我们教你养你,是我娘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,我们对你有恩,你恩将仇报,是非不分,你还觉得自己没错?你要是没错,我们又做错了什么?唯一做错的,就是当年不该心软,救了你这个白眼狼,养虎为患,被你反咬一口!”纪

    夏秋越说越激动, 根本平静不下来。可

    是孙氏却一点表情都没有,她只是冷觑着纪夏秋,似乎觉得她说的每句话,都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纪夏秋憋屈得不行,她走到门口,拉开房门。柳

    蔚见母亲出来,还以为这么快就要走了,结果母亲对她道:“你,你让她说话,我要听她说话!”柳

    蔚见母亲满脸涨红,浑身发抖,显然是被气得不轻,忙进了内室,拿银针在孙氏手上扎了两下,扭头小心翼翼的对母亲道:“好了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深吸口气,关了房门又走过来,眼睛看着孙氏。

    孙氏试探性的张了张口,不一会儿,竟真能发出嘶哑的声音。她

    先适应了一下喉咙,才用那粗砺变调的声音,平静的道:“你说我,父亲卖我,那我是为何,被卖,你记不得了?”

    纪夏秋皱了皱眉,似乎在回忆。孙

    氏帮她道:“因为,我说你没爹,你听见了,向族长告状,我爹被族长罚了三月俸银,为了养活弟弟,他们决定卖我,你假惺惺救我,却要我感激你?纪夏秋,你怎么这么贱?”

    柳蔚在旁边听着,忍不转口:“你骂人家没爹,人家告状,你还觉得是人家的错?”

    孙氏看着柳蔚,骂道:“野种。”柳

    蔚上去就一巴掌!“

    啪”的一声!给

    孙莳扇出了血!

    柳蔚寒声道:“嘴巴放干净点,看看现在什么环境,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吗?”孙

    氏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,偏偏毫无反抗之力,她气得眼睛都红了,瞪着柳蔚。

    纪夏秋也觉得不可思议:“你恨我,就因为这个?”“

    不够吗?”孙氏挑眉道:“还有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等她说下去。“

    你明知我钟情奉哥,却抢走他,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?”奉

    哥?

    奉,柳蔚眨着眼回忆一下,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。片

    刻后,才听她母亲道:“你钟情十六哥?我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十六……

    柳蔚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纪家十六叔,纪奉。

    柳蔚一下表情就微妙了,十六叔长成那样,孙太后居然喜欢他?这审美得多差啊。然

    后柳蔚又疑惑看向母亲,没想到母亲和十六叔真有过一腿?初恋?

    纪夏秋被女儿看得不舒服,解释道:“你别听她胡说,我与你十六叔就是兄妹之情,从没有乱七八糟的关系,那时候大家年纪都小,长辈们倒是拿我们开过玩笑,可我们都没往那方面想过,更别提什么抢走不抢走。”说

    到这儿,纪夏秋又看着孙氏:“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,有阵子你总往十六哥家跑,不是去送缎子,就是送荷包,对了,就是因为你老去,长辈们才说我生情十六哥,嚷嚷着要给我做媒,这,这明明就是你自己搞的乌龙,你这也怪我头上?”

    孙氏哼了声:“无风,不起浪,有否做过,你心知肚明。”纪

    夏秋冤枉死了:“你这人有毛病,你讨厌我,我做什么你都讨厌,我喘口气你都觉得是我抢了你的那口空气,我走步路,你也觉得我脚下那块砖是你家的,你明明就是嫉妒我,又比不过我,愤恨之下,才找一些乌七八糟的脏水,往我身上泼,我告诉你孙莳,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,我没对不起你,你落到现在这个下场,也是你自作自受!”

    孙氏嘲讽:“胜者,为王,败者,为寇,你赢了,自然错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错的就是你。”纪夏秋气死了,她问女儿:“你说,你说是她错还是我错。”柳

    蔚给母亲顺气,道:“她错,肯定是她错,有脑子的都能看出来,您别和她置气,她智商有问题您看不出来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