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770章 结局10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网购彩票2017最新消息跑狗论坛老跑狗解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孙太后的三观,基本已经歪到太平洋了。跟

    这种人说话,根本说不明白。本

    来让母亲进宫,是为了解决母亲的心结,让她为当年的事讨个说法,至少获得一个道歉。可

    现在,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听到道歉了。柳

    蔚觉得再留下来也没意义,拉着母亲就要走。

    但纪夏秋不走,她喘着气坐下来,瞪着孙莳问:“我与你从小一道长大,你因为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,要将我置诸死地,算了,我忍你,那柳桓呢?我一直想问,提议杀柳桓的,到底是谁?”“

    重要吗?”孙莳冷笑。

    “重要!”纪夏秋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孙莳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纪夏秋站起身来,只觉得整个人都摇摇欲坠,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柳蔚忙扶住母亲。

    纪夏秋握着柳蔚的胳膊,忍着流泪道:“你爹是因为我死的,不是因为前朝宝藏,不是因为手握兵权,就因为我,孙莳讨厌我,所以害死了你爹,蔚儿,你爹本不该死的!”父

    亲的死,一直令母亲耿耿于怀,柳蔚开始后悔了,今日不该带母亲进宫的,当年那些事,封印了就算了,不应该再揭开,让那些伤口,再将母亲伤一次。柳

    蔚搂住母亲,给她拍背,安慰道:“父亲不会怪您的,他是您的夫君,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保护妻儿是他做丈夫、做父亲的责任,就像容棱,无论我做什么,有理没理,他都会站在我身边,帮助我,支持我,夫妻就是这样一种关系,不存在谁连累谁,他们就是一体的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将脸埋在女儿怀里,呜咽的哭了好久。

    柳蔚带着母亲离开,走到门口时,她又转头,回到孙太后床前。用

    银针扎了两个穴位,她让孙太后再次不能说话,而后道:“不杀你,不是因为我心软,而是我给容飞一个面子。不过我觉得,不管我杀不杀你,你都活不了太久,想来很快,你就会死在自己长子的手上,我很期待那天。你下地狱的时候,希望你能听到我放的鞭炮声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看到孙太后的表情果然立即变得扭曲,她满意的转身,扶着母亲快速离开。回

    去的路上,母亲一直在啜泣,马车里,容溯也不敢吭声,容溯以为柳蔚应该已经把孙太后杀了,所以送她们回别院后,就又进了宫,打算善后。

    结果一问才知道,孙太后并没有死,一点事没有。容

    溯百思不得其解,但又觉得,孙太后现在这样子,死了和活着也没什么区别,便不再深究,只让人继续监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太后真正的死亡日期,是在半年后。

    彼时,她那千疮百孔,苟延残喘的身子,终于也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柳蔚如之前所言,放了串鞭炮,因为是在新年当头,所以这串鞭炮并未显得突兀。柳

    蔚是在三日前回京的,自打半年前回京为老夫人奔丧后,她便又被容棱带离了京都,最近也是因为快过年了,他们才特地赶回,一家人欢聚一堂。这

    半年,柳蔚基本都在定州古庸府,八秀坊在古庸府,柳蔚之前买的房产也在古庸府,古庸府因为四季如春的气候,最近几年急速发展,已经成为著名的旅游避暑胜地了。

    容棱在古庸府给柳蔚开办了一家药铺,这半年下来,柳蔚行医济世,容棱常伴身边,两人度过了自打成婚后,十分难能可贵的一段安稳时光。最

    重要的是,孩子与外祖一家留在京都,容棱柳蔚每日只需过自己的生活,不用照顾孩子,不用操心孩子,人都年轻了几岁,最近容棱都有空开始学针灸了。回

    到京都后,柳蔚就发现家里少了个人,钟自羽不见了。一

    问才知,岳单笙生辰那日后,他就去京兆尹衙门自首了,现在已经坐了几个月的牢了,因为是重犯,还不能被探监,魏俦也很久没见他了。

    这回柳蔚回来,魏俦就求着柳蔚,想让她捎带自己去看看钟自羽。柳

    蔚答应了,出发前,还问岳单笙:“要一起去吗?”岳

    单笙冷漠的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魏俦气得想打他,被柳蔚强行拽走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是死刑犯,定的是秋后处斩,他自己钻了空子,自首时已经是秋后了,因此就被顺延到第二年秋后处斩。

    柳蔚在牢里看到了蓬头垢面的钟自羽,人瘦了很多,因为在牢里没法用人皮面具,他现在的容貌是原本的容貌,非常俊秀,但因为憔悴,显出了几分病弱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这脸心里就咯噔一下,怀疑的问:“没人对你做过什么吧?”

    钟自羽不明所以:“什么?”柳

    蔚警惕的看了看隔壁的牢房,发现有许多死囚正看着他们,这些人眼里有探究,有恶意,还有露骨的yín sè,柳蔚板着脸叫来了狱卒,因为是七王爷吩咐的,狱卒对柳蔚很殷勤,笑着问:“夫人有何交代?”柳

    蔚直接道:“给他换个牢房,要单间。”狱

    卒一愣,为难道:“夫人,这里就是死刑牢,死囚都没有独房。”柳

    蔚指着周围虎视眈眈的死囚道:“你看到他们的目光了吗?坐牢就坐牢,等死就等死,还给来这一套,我跟你说,不捡肥皂,滚!”

    狱卒一愣:“啊?”其

    他死囚也不懂,都沉默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说话声音挺大,把钟自羽和魏俦都震住了,魏俦小心翼翼的问:“住什么房,有什么讲究吗?”柳

    蔚烦躁的道:“你坐牢没这方面担忧,不关你的事。”魏

    俦:“?”柳

    蔚又对狱卒道:“让你换就换,天塌下来七王爷顶着,听到没有。”这

    都把七王爷名讳直接搬出来了,狱卒还能说啥,只能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。其

    实看守大牢这么多年,狱卒还能不知道牢里什么样,这长得好看的新囚刚进来,多多少少都会被惦记。不

    过这个钟自羽不同,钟自羽是连环杀人犯,他名字上的人头命案太多,所以他再好看,刚进来时,其他死囚也都怵他,不过这怵也是暂时的,几个月下来,这钟自羽没出过一次手,没打过一次人,大家都看出来了,他好像性子挺软的,也没武功内力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他与传说中有点不同,不过狱卒敢断言,这人若是继续这么人畜无害下去,顶多年后,肯定会被人强占,当然若是换了独房,就不会有这方面担忧了。柳

    蔚盯着狱卒给钟自羽换完房才走的,走之前她还一脸操心的对钟自羽道:“我这儿有把刀,你要不在脸上划几个伤疤?”钟

    自羽莫名其妙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柳

    蔚看他不愿意,也不说了,摆摆手,带着魏俦沧桑的走了。钟

    自羽不想死,虽然自首坐牢,但他机灵着呢,选的当口,是秋后,就是为了避第一年的秋后问斩。至

    于第二年会不会问斩,他知道,自己不会。为

    什么不会,因为年后,朝廷会有一次大赦,这是他提前打听到的内部消息,大皇子容矜東的婚事,定在年后,大皇子是皇上的长子,长子成婚,必定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大赦不是说把大牢里的囚犯都放了,而是根据刑责,会有一次惩治削弱。

    比如一年以下的刑犯,多数会被直接释放,三年到五年的,会削减到两年左右,十年以上的,会削减到十年以下,而死刑犯,会改为牢刑二十到四十年不等。

    做四十年牢,如果期间表现良好,再遇上别的大赦,比如皇长孙出世什么的,没准还能再减几年。

    钟自羽小算盘打得叮当响,却没想到皇子大婚没等来,却率先等来了皇上驾崩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