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54章:他就像一个魔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空彩全年资料四不像特马生肖图2o18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4章:他就像一个魔鬼

    言安希慌乱的捂着自己的胸前,不停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可这是车里,她能躲到哪里去?

    慕迟曜邪魅的声音乍然响起:“或许,我以前对你,还太客气了,所以才会让你这么放肆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只是捂着自己的胸前,惊慌的看着他,luǒ lù在外的雪白肌肤,起了细细的疙瘩。

    现在的慕迟曜,比她之前见过任何时候的慕迟曜,都要可怕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魔鬼。

    哪怕那天晚上,他把她压在身下,扬言要了她的身体,也没有这么的让她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她这次,是真真正正的惹恼了慕迟曜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的手慢慢的往下移,残忍绝情的话也在她耳边响起:“言安希,这才叫出卖自己,你懂么?”

    他的手炽热如火,灼得她不断往后退,可是车里的空间这样狭小,她无路可退,后背已经抵着车门了。

    她努力镇定,握住慕迟曜的手往外推:“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,现在我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委屈。” 慕迟曜一勾手,挑着她的内衣肩带,“言安希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她纤细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腕,却一点用处也没有,好像以卵击石,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言安希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恐了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还没有被男人这样对待过。

    慕迟曜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慕迟曜,不可以……这是在车上,这里是外面,你疯了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身为妻子的义务。”慕迟曜的目光落在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上,忽然勾唇一笑,矜贵冷冽。

    她越是抵触惊慌,他就越满意,就好像看着到手的猎物,明明无路可逃,却还是想方设法的要躲开一样。

    他目光邪肆又阴沉的盯着她,慢慢逼近:“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善人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手忙脚乱的将破碎的衣服遮住自己,下唇被她咬出一道深红的印记。

    下一秒,慕迟曜的手指粗暴的伸了过来,撬开她的唇:“我以前说过,这么漂亮的红唇,咬出印子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眼睛里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连衣裙迅速的被他脱下,扔在脚边,她看着逼近的男人,眼睛一湿,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,滴落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慕迟曜却好像没有看见一样,目光凛冽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再心软,也没有打算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哗哗的下着,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,雨幕里,停在路边的豪车,接受着雨水的冲刷。

    言安希双眼无神,看着车顶。

    慕迟曜没有任何前戏的就开始了,很痛。

    他俯身在她耳边,哑声说道:“言安希,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
    屈辱感席卷了她的全身,她看着眼前邪肆俊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很想要你吗?”他衔着她的耳垂,“不过是女人而已,我要多少有多少,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无力的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下一秒,慕迟曜突然停止,起身,坐回原位,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也不过两分钟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不是要她,不是泄欲,而是让她明白,他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。

    哪怕这是在车上,他也可以肆无忌惮的要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言安希坐了起来,捡起脚边已经破碎不堪的连衣裙,根本已经不能穿了。

    “慕迟曜,为什么让我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抬手把他的西装外套扔了过来,罩在言安希身上:“恨?那就恨吧。这份恨也让你记住,不要轻易忤逆我。”

    外套上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清香,言安希只觉得反胃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,却还用这样的方式,强占了她的身体,只是为了宣告——

    她是他的所有物。

    慕迟曜从车里的暗格摸出了香烟,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,抬头望着前面。

    已经是深夜了,又下这么大的雨,街道上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说:“滚下去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看了他一眼,勉强把撕碎的连衣裙穿在身上,又用他扔过来的外套穿上,裹着上半身,毫不犹豫的转身下车。

    下去就下去,待在那里,只会让她觉得作呕。

    慕迟曜就是一个自负自狂,又目空一切的男人,虽然说他有目空一切的资本。

    但就能这样随便践踏别人的自尊吗?

    她故意重重的甩上车门,以此来宣泄自己内心的不满和愤怒,还有恨!

    雨滴砸在了她的头上,身上,脸上,很快就打湿了她全身。

    言安希毫不在意,迎着雨,挺直了后背,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路边的公交车站牌下,躲着雨。

    慕迟曜坐在车里,拿出打火机,点燃了衔在嘴边的香烟。

    烟雾缭绕,他轮廓分明的侧脸若隐若现,吐出烟雾,偏头望向路边的娇小身影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过于听话的女人,可是言安希,要么就太听话,要么就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处在了两种极端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言安希太不听话了,而且是三番两次。

    还记得她第一次知道他是慕天烨的大哥的时候,言安希看着他的眼神里,还是有敬畏和崇意。

    转眼不过几天的时间,她就敢和他这样对视,毫无怯意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抽完了一根烟,慕迟曜看着路边的言安希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言安希丝毫不理会几米之外停着的车,看着这大雨,眉尖微蹙,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慕迟曜现在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的真对啊,他可以把她捧上天,也可以把她踩下地。看看,她现在真的是凄惨无比,没有伞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,连手机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刚刚下车的时候太潇洒,把自己的包落在慕迟曜车上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总不能走回去拿吧。

    很快,慕迟曜忽然发动了车子,一踩油门,毫不留情的开车离开,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雨幕当中。

    言安希眼睁睁的看着他开车离开,把她一个人扔下,气得直想哭。

    偌大的街道,这么大的雨,现在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,在这里孤零零的站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