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90章:帮我洗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0100kjcom第一开奖直播118kj开奖现场管家婆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章:帮我洗澡

    言安希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哭了,因为她自己已经分不清,脸上到底是雨水,还是泪水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慕迟曜在吻她,他为什么要吻她。

    雨水把两个人身上都打湿了,可慕迟曜丝毫不在乎,勾着她的香软的舌,和她抵死纠缠。

    陈航站在远处,看着两个人,默默的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慕总对太太,其实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的无情。

    到底是无情,还是有情,只怕慕总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言安希坐回车上的时候,雨依然在下,击打在车窗上,车顶上,哗哗的响。

    言安希低着头,听着雨声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慕迟曜缓缓的开口: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陈航连忙回答:“是,慕总。”

    医院里,言安希换上一身极其不合身的干爽衣服,磨磨蹭蹭的走到慕迟曜面前:“我……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件衣服都这么慢。”慕迟曜看着她,“言安希,今天一下午你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当时让我出去的啊……”言安希回答,“我不能在病房外一直待着吧。再加上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我又惊又怕,都没睡好,所以回家补了个觉。”

    想起昨天晚上那样激烈的枪战,她又是第一次经历,慕迟曜的脸色,这才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慕迟曜一句话不说,打量了她一眼,直接拉过她的手,找到那根受伤的手指,眉头一皱:“言安希,你是不是真的蠢?”

    言安希被他骂得莫名其妙,一下子懵了:“啊?我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回家一下午的时间,就不会让佣人帮你处理一下伤口?擦点药,或者贴一个创可贴?”

    言安希这才明白过来,她受伤的地方就这么**裸的暴露在空气中,已经结痂,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血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一下子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记得什么?”慕迟曜没好气的说,“就记得睡觉?”

    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,言安希一下子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,有些发涨,似乎是心里有了一丝丝的甜意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忘记自己受伤了,他却还记得。

    言安希想,慕迟曜要是对一个女人好,那么绝对会让那个女人沦陷。

    她想到哪里去了?她怎么会觉得慕迟曜这个魔鬼,人还不错呢?

    他对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,不过一件这样的小事,她就飘飘然了。而且,她没有忘记,他和她,刚刚才从发现秦苏的十字路口,回到医院来。

    言安希抽回自己的手,小声的说道:“等会儿我自己去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有些嫌弃的说道:“最好打一针破伤风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看着自己的伤口,好像还挺深的,当时出了那么多血,后来她竟然没有感觉到疼了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和墨千枫说话的时候,墨千枫都没有察觉到她受伤了。

    言安希正要说什么,抬头看见护士端着托盘走了进来,看样子是来给慕迟曜换药的。

    她也就把话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言安希看着自己指尖上的伤口,开始发呆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事情真的是一件接着一件发生,一环扣着一环。

    先是慕迟曜突然要她和慕天烨合作,然后慕天烨又恰巧把拉拢她的话再说了一遍。她想去找慕迟曜求情,不想去沾染这趟浑水,结果,当晚就发生了激烈的枪案。

    紧接着慕迟曜受伤,她来医院照顾他,却意外的和墨千枫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现在,她在帮慕迟曜拿衣服的时候,又无意中找到了秦苏的照片,何浅晴也轻蔑的提醒她,当年,慕迟曜有多爱秦苏,她言安希只是一个替代品。

    而刚刚,慕迟曜手下的人,发现了秦苏的行踪。

    言安希越想越头疼,只觉得脑子快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慕迟曜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,“手贱是不是?”

    言安希被他这么一吼,瞬间回过神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还去抠伤口的痂,管不住自己的手?”

    慕迟曜看了她一眼,说完,转头看着护士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过来!”

    护士知道这间vip病房里的病人,是了不得的大人物,所以一直都小心翼翼的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听到慕迟曜这么一说,连忙就端着托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给她上药,”慕迟曜说,弯腰在言安希身边坐下,“动作麻利点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看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的伤口:“没事的,给我一个创可贴就好了,这点伤,过两天就会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不容抗拒的开口:“我说上药就上药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无奈的叹了口气,把手指伸了出去,护士马上蹲下,给她擦药。简单的小伤口,护士很快就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而慕迟曜换药的时候,因为伤在肩膀,所以需要tuō yī服。

    言安希下意识的就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转头的时候,她很清楚的听到了慕迟曜的一声冷哼:“这个时候了,有什么好矜持的?”

    言安希觉得脸上一热。想了想,她干脆就不回避了,光明正大的看着慕迟曜。

    这一看,言安希觉得脸上更热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脱掉了上衣,露出了精壮的身躯,古铜色的肌肤显得健康又有男人味,以及他的……八块腹肌。

    身材没事锻炼得这么好干什么……言安希在心里嘟囔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欣赏他的身材,随着护士把纱布一层一层的拆开,言安希差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那伤口……真的是太触目惊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整个换药的过程,一边的言安希就这么看着,都觉得疼。

    慕迟曜只是皱着眉头,一言不发,就连一声痛哼都没有。

    护士走后,言安希连忙把衬衫给慕迟曜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扬手接过,没有说话,只是慢条斯理的穿上了衬衫,整理好衣领,修长的手指在灵活的动作着,举手投足都十分的贵气。

    他忽然侧头看了言安希一眼,眉尾一挑。

    言安希很是自觉的凑了过去,帮他扣着衬衫扣子,心里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慕迟曜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慕迟曜忽然站了起来,顺手把她拎了起来:“跟我回年华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回到年华别墅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言安希坐在床上,身上穿着一件男士衬衫,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姜茶,低头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她有些出神,发呆。

    回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言安希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,比枪战的时候,还要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当时,慕迟曜的吻那么炽热而缠绵,最后放开她的时候,指腹一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唇瓣,眼睛里跳跃着**的火,像是要把她拆穿吃入腹中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慕迟曜又在发什么疯,从医院换完药,就要回家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十分强硬的把她带到了他的房间,让她洗澡,又让她换上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床边就放着这杯姜茶了。是他让佣人送来的吧?难得他这么体贴。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言安希回过神来,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慕迟曜在洗澡。

    自己的感冒才刚好,现在又这么淋一场雨,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感冒。

    言安希不知道慕迟曜在想什么,他把她带回家,不准她回自己的房间,可是又不说理由。

    正想着,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,慕迟曜的声音十分清晰的传了出来:“言安希,你给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手一抖,热腾腾的姜茶差点洒出来,惊讶的指了指自己:“我?进去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在洗澡啊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已经很不耐烦了:“快点!”

    言安希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,越走到浴室门口,她就走得越慢。

    结果慕迟曜直接伸出一只手来,干脆利落的一把将她拉了进去,又快速的关上了浴室的门。

    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,让言安希都没有时间反应,整个人被慕迟曜拉着走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的时候,人已经被慕迟曜抵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面了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磨磨蹭蹭的?言安希,你真的是乌龟。”

    她咽了咽口水,看着慕迟曜还在滴水的发尖,和他yī sī bù guà的**着的胸膛:“你叫我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我洗澡。”慕迟曜很是自然的吩咐道,“我受伤了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,帮你洗澡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……你,这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眼眸一眯:“言安希,要不是因为你,我会淋雨,让伤口沾了水?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把伞给扔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言安希不情不愿的承认,“是我的错,一切都是我的责任,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轻声问道:“伤口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乖乖的听话,按照我说的去做,那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慕迟曜把她抵在墙上,单手撑在她的头侧,十分经典的……壁咚姿势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做什么……”言安希问道,“真的要……帮你洗澡吗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