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487章:准备手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红梅特马诗2018今晚四不像生肖图109期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87章:准备手术

    看着言安希那神情,还有憔悴的样子,即使是戴着口罩,何浅晴也能看得出来!

    一个人的悲伤,是藏不住的!

    看来,言安希在酒店里,看到秦苏和慕迟曜亲热的那一幕,伤心欲绝,受到了很大的cì jī。

    而何浅晴之前去年华别墅找她,跟她说的那些话,她也听进去了!

    何浅晴窃喜,言安希啊言安希,赶紧去把孩子打掉吧!自己动手最好!

    当言安希坐在长椅上,等待着手术的时候,何浅晴藏在墙后,给慕天烨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切,言安希完全是毫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低着头,那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,一颗一颗砸落下来,滴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言安希吸了吸鼻子,擦了擦眼泪,结果越擦越多。

    她一边默默的哭,一边回想了一下,她嫁给慕迟曜以来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好像,结婚这么久,欢乐的时光太少,而痛苦,绝望,悲伤的日子,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他爱她吗?不,他爱的是秦苏。

    秦苏的心脏忽然病发,他会半夜起来,悄悄的瞒着她,去陪着秦苏直到天亮。

    他会满足秦苏的任何要求,而她想去见自己的弟弟,都无能为力,只能用绝食的方法,期盼着他会心软。

    她怀了他的孩子,他不会打掉,是为了让秦苏能顺利嫁入慕家。

    他假情假意的说爱她,要和她在一起一辈子,不过是为了骗着她,哄着她,让她把孩子健健康康的生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转身就和秦苏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来,他都是一边和秦苏恩爱的相处着,一边又和她说着此生不渝的情话吧!

    越回忆,越心酸。

    眼泪模糊了视线,心再痛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,言安希!”护士的声音忽然响起,不停的叫道,“言安希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言安希连忙举了举手:“这里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护士看了她一眼:“进来吧,准备手术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马上站了起来,可能是因为起得太猛了,所以眼前黑了一下,她身子一软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见状,连忙扶了她一把:“小姑娘,要小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言安希站稳,点点头: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哎,可真是可怜,来做手术把孩子打掉,怎么就一个人,没有人陪吗?你老公呢?”

    言安希勉强的笑了笑:“他……他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再忙……也得抽出时间来,陪陪你吧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言安希,快点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进到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换上手术服,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言安希的心,忽然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已经疼得麻木了,心不会再疼一下了。

    可原来,当她真正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还是会难过,心一阵一阵的抽疼。

    真的要把这个孩子给打掉吗?

    手术室里,医生和护士都在忙碌着,准备着这一台手术。

    言安希平躺在手术台上,头顶上的灯忽然被打开,非常的刺眼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,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睁开,适应了那强烈的光线。

    医生站在手术台前,看着她:“言安希,妊娠十一周,你确定……要把孩子流掉吗?”

    言安希喃喃的说道:“十一周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怀了这个孩子,两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从怀上这个孩子开始,她在慕迟曜心里的价值,就是一个生育工具而已了吧!

    不然,早就离婚了,怎么还会轮到她,一直当着慕太太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要把秦苏给扶上这个位置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,十一周。每次手术之前,我们都会问病人,是否真的要流掉这个孩子。每一个孩子,都是一个生命,希望做母亲的,能够好好的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看着天花板,指尖滑过了,无名指上的钻戒。

    这是慕迟曜给她的钻戒,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医生又说道:“孩子已经两个月大了,如果流掉的话,对你的身体还是有一定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流。”言安希闭了闭眼,轻声的说了这一个字,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她的心忽然狠狠的刺痛。

    言安希真的经不起医生这么反反复复的问,她的决心,似乎有些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她重新睁开眼睛,看着医生:“我知道每一个孩子,都是一个生命,可是,我……”

    言安希的声音越来越小,视线也慢慢模糊。

    她的孩子,是要成为秦苏的垫脚石啊!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何尝不想把孩子留下,自己带在身边,抚养孩子长大chéng rén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不只属于她一个人,更是属于慕家的。

    她连做母亲的权利都没有。

    言安希都可以预料到,一旦这个孩子生下来,慕迟曜就会和她离婚,孩子会被慕家抚养,叫秦苏“妈妈”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人正常的女人,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,酒店大床上,慕迟曜和秦苏……

    不敢想,想一次,痛一次,伤一次。

    医生已经戴上了手套,举着双手,看了她一眼,说了一句:“准备手术。”

    然后,护士开始准备工具。

    言安希听到医生说出这四个字,整个人好像是被人狠狠的撞倒,四肢百骸都疼。

    她耳边,仿佛又听到了婴儿的哭声,不停的在她耳边回荡,那哭声撕心裂肺,一声比一声响。

    是她的孩子在哭吗?是她可怜的,只在她肚子里活了十一周的孩子在哭吗?

    这个世界这么美好,她的孩子,却没有来得及看一眼。

    医生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,言安希浑身一颤,忽然大叫:“不,不!”

    她猛然坐了起来,眼泪肆意流下,看着医生:“我不做手术了,我要这个孩子,我要留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孩子,是她的孩子,不仅仅是慕迟曜的!

    更是她的!

    孩子是她要怀孕十月生下来的,是她辛辛苦苦的,熬过孕吐那一段痛苦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更应该属于她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她应该都要尊重这个小小的生命啊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