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526章:如果我死了,为我守一辈子的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6668开奖历史结果综合布线毕业设计论文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26章:如果我死了,为我守一辈子的寡

    慕迟曜应了一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言安希闭上眼睛,说道:“初初说,她不相信一切,只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,这句话,能从慕迟曜的口中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是她奢望了。

    “那袁澈呢?”慕迟曜问,“他也相信你,你是不是觉得很感动?是不是觉得他人真好,比我好百倍千倍万倍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和袁澈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啊,怎么比较?”

    对于言安希来说,袁澈是至交好友,是一辈子都会真心对待的异性朋友。

    而慕迟曜,是刻入她生命里,再也无法抹去的人。

    她曾经以为,只要离开了慕迟曜, 或许就能忘记他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真的是她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爱上一个人,要花很多很多的时间,而忘记一个人,可能一辈子的时间,都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慕迟曜冷冷的说:“他也爱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言安希听到他说出这句话,完全……愣住了。

    爱?袁澈爱她?这……这根本是无中生有啊!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……”言安希问,“我和袁澈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慕迟曜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她,“你觉得不可能吗?”

    他唇角微微扬起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言安希果断的摇头:“当然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定定的看着她,那目光好像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一样。

    言安希也毫不避讳的,迎上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对视了好一会儿,慕迟曜忽然说道:“那可能,就是袁澈单相思了。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女人,竟然又有人开始觊觎了。

    一个青梅竹马的墨千枫还不够,竟然又多了一个袁澈。

    那,这是不是间接的证明,言安希,非常的有魅力呢?

    那么,他更加不能放手了!

    言安希听到慕迟曜这么说,心里也非常的惊讶。

    袁澈喜欢她?这……应该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慕迟曜说的,这听起来,更加不可靠。

    以慕迟曜的性格,知道袁澈对她有感情,那慕迟曜还不得……

    言安希心里咯噔一下,于是马上否认:“不,肯定是你猜错了。我和袁澈……根本都没有见过几次面。你想太多了,慕迟曜,我自认,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却没有说话,只是伸出手来,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不管爱你的男人有几个,言安希,你,只能属于我,是我的慕太太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哑,沉稳,非常的有磁性,这句话说得,似乎能直击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哪一天,如果我死了,言安希,你也是慕太太,为我守一辈子寡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抬头看着他:“慕迟曜,你刚刚说,袁澈也爱我。那这句话的意思,是不是,你还爱着我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的指尖一顿,眉尾微微上挑:“有多爱,就有多恨。”

    一滴眼泪无意识的从言安希眼眶里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慕迟曜的指尖,触碰到了这一滴湿润。

    他弯腰,凑近了她,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唇瓣:“言安希,你在别人那里受的委屈,我会一件一件的替你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喉结上下翻滚,又说道:“可是你让我遭受的痛楚,我也要从你身上,一样一样的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言安希点点头,“我只希望,哪一天,慕迟曜,你不要后悔,你错怪了我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恨着她吧,也好。

    她也就这么绝望的活着吧,反正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早。”慕迟曜说着,他的薄唇,轻轻的擦过她的唇瓣,最后,重重的印了上去,大手迅速的扣上她的后脑勺,把她压向自己,不容逃脱!

    言安希承受着他的吻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吻根本就代替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只是慕迟曜发泄他心里的不满而已。

    他不畅快了,他就会想尽办法的,让她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个吻,无关爱情,无关心动。

    慕迟曜长驱直入,吻得简单粗暴,没有一点技巧。

    言安希的唇瓣被他吮得生疼。

    最后他习惯性的,在她的唇角轻轻的咬着,最后一下,蓦然加重。

    言安希疼得“嘶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慕迟曜松开了她,重新直起身,冷冷的望着她,那眼神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“安分一点,言安希,”他说,“不要让我再更加的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这样囚着我,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到你怀上二胎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婚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眉头一皱:“言安希,我说过,不许再在我面前,提起这两个字!”

    “如果,我一定要提起呢?”

    她想要和他离婚,真心的,迫切的。

    孩子的事情,是她对不起他,但是她也不愿意继续这样无望的生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近乎肯定的说道:“你在我手里,讨不了好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侧头,淡淡的问了一句:“人呢?”

    客厅门口,管家马上出现了:“慕先生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看好了她!”

    “是,慕先生,我会照顾好太太的,您……放心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看了言安希一眼,薄唇微动,似乎是想说什么,但是最后又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匆匆赶回来,好在及时!

    不然,谁知道她见到夏初初和袁澈之后,又会商量出什么事情来?

    想逃?没门!

    想离婚?更加的不可能!

    言安希摸着自己现在都还有点发疼的唇角,忽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还是有人相信她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只是,相信她的,不是慕迟曜罢了。

    这段婚姻,一开始,本来就注定了,是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她怎么敢奢望,能真正获得幸福呢?

    慕迟曜回到慕氏集团,看见陈航,第一句话就是问道:“夏初初呢?”

    “慕总,夏初初……在厉总经理那边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点点头:“告诉厉衍瑾,好好的……管管夏初初。他要是管不好的话,我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陈航应道:“是,慕总,我马上就去给厉总经理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坐回办公桌前,看着面前的文件,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他可以处理再难再多的文件,却处理不了,他和言安希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爱她,爱到甚至想原谅她,想和她继续过着白头偕老的日子。可是,他更恨她,亲手杀死了肚子里的小小生命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