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586章:原来你在担心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铁算盆48872017年香港马会开将结果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86章:原来你在担心我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慕迟曜看了她一眼,“说我坏话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睡觉了,慕迟曜。”

    他“嗯”了一声,随意的用手拨了拨半干的头发,shàng chuáng躺下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男士沐浴露味道,一下子就钻进了言安希的鼻尖。

    “浴室的门……明天得让人来换新的。”言安希说,“都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顿了顿,却问道:“言安希,我回卧室以后,叫你的名字,你怎么不回答?”

    天知道,许医生刚刚说她患有轻度的抑郁症,他心乱如麻,正非常担心她的时候,回到卧室,却见不到她人,他有多慌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慕迟曜真的是把所有最坏的结果,都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没听懂吗?”

    言安希摇摇头:“不是,我疑惑的是,你……你有叫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她醒来的时候,就是被踹门声给惊醒的啊!

    慕迟曜皱起眉头,侧头看着她:“言安希,你到底在浴室里干什么?嗯?”

    他这样逼问,言安希也不得不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言安希往被子里缩了缩,“我放水泡了个澡,然后……然后,就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语气非常的不耐烦,一点都不喜欢她这样的吞吞吐吐:“就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直接睡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安希说完,看着慕迟曜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表情,在慕迟曜看来,有一种不自觉卖萌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的不高兴,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?”慕迟曜沉声说道,“你……言安希,我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你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故意的啊……太累了,所以,就,就不小心,在浴缸里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很容易感冒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言安希点点头,“下次……我不会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低沉的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然后,卧室里就陷入了寂静。

    慕迟曜转身关掉了灯,本来亮堂的卧室,也变得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只有窗外,隐隐约约透进来路灯的光。

    言安希忽然“啊”了一声,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在这个时候,显得格外的突兀。

    慕迟曜一顿,下意识的就要伸出手去,把她揽进怀里,但是想了想,又收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他问,“睡觉就睡觉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却只是喊着他的名字:“慕迟曜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言安希看着天花板,眼睛一眨一眨:“你踹门,是因为我在浴室里睡过去了,没有回应你,你以为……我出事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在慕迟曜起身关灯的时候,言安希联想了一下慕迟曜刚刚问她的话,她忽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了一句:“嗯,忽然就这么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在担心我……”言安希轻笑了一下,“那慕迟曜,你为什么不说呢?而且,还不许我问。”

    并且还威胁她说,再问就吻她。

    慕迟曜啊慕迟曜,这个男人,连关心人的方式,都要这么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而且还嘴硬,关心别人,总是不愿意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有什么事的,我也不会允许自己,再出什么事。”言安希说,“我觉得,这个世界,还是有让我留恋的东西。只是偶尔……”

    偶尔她会觉得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她还会觉得,活着跟死了,也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但还好,言安希只是想一想而已,然后转身就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偶尔也不许。”慕迟曜说,“言安希,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尽量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听到她这句话,最终还是忍不住,霸道的把她揽入怀里:“不是尽量,言安希,是必须,必须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贴着她的耳畔,十分郑重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言安希被他抱进怀里,懵了一下,最后笑了笑:“慕迟曜,其他什么事,你都可以决定我。但是,生,或者是死,我还是能自己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想了。

    找到害死她孩子的真凶,她要那人,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等这个念想,在未来的某一天实现了,她好像对这个世界,也就没有什么留恋了。

    虽然,她不知道,未来是哪一天。

    但是她坚信,那个害死她孩子的人,总会露出马脚的。

    “言安希,你不能说这种话,你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伸出手去,回抱住他:“睡觉吧,很晚了。慕迟曜,你总有一天,会遇到一个,你真心爱她,从来未伤害过她,她也爱你,愿意把她托付给你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那样的爱情,才是纯粹又干净的爱情吧。

    慕迟曜还想说什么,言安希已经从他怀里离开,翻身背对着他,睡觉了。

    他怀里,一下子空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心里,也是一样的空空落落。

    夜色渐浓,已经很晚了,年华别墅,在主卧的灯熄灭之后,也进入了晚班状态,保安换岗,佣人休息。

    一切都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而不平静的,是慕城城郊外,一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楼房里。

    从外表看,和周围的房子,的确是没有什么两样,

    可是,里面,却是别有一番天地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!”一声暴喝响起,一个光头男子说道,“都给我好好的待着,要是想逃……就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墙角下,蹲着四个人,全部都灰头土脸的,被光头男子一吓,都忍不住发抖。

    光头甩了甩手里的鞭子,递给旁边的小弟,转身走出了这个又脏又破的房间。

    门被哐当关上,然后又响起上锁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哭着小声说道:“怎么办啊,段医生,我们……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被称作段医生的男子摇了摇头,鼻梁上的眼镜已经蒙了一层厚厚的灰,“要是想杀我们,就不会关我们这么久了。算一算,我们关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快半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了,都没有动手,那就说明不会要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……那关着我们干什么呢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