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660章:悄悄来看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六合开奖记录477777开奖现场新闻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60章:悄悄来看她

    爱情是相互磨合啊,谁都不愿意迁就,那最后的结果,就是只能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也不该离婚啊!”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,可能到了必须离婚这一步吧,挽回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慕瑶说道:“哥哥好可怜,嫂嫂也是,哎……”

    沈北城看着她:“你今天就因为这件事,一下午都闷闷不乐?”

    “啊?你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见到你的第一眼,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明显?”慕瑶问,“我觉得我自己掩饰得很好。你看,妈妈都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她发现了,但是不想追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是吗?不会吧,沈北城,你不要吓我。”

    沈北城反问道:“你看我舍得吓你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妈妈不说出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她觉得,她反正也要离开了,管不了太多。有些事情,她也不必要过多的插手。”

    慕瑶还是不懂:“可是离婚这么大的事情,她会不想管吗?”

    “她未必知道是离婚,要是知道,估计就不会上飞机了。”

    慕瑶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这以后,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那哥哥,不是一般人,他不用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沈北城,你明白吗?有时候压死骆驼的,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。我好怕哥哥会因为离了婚,而崩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允许他有崩溃的状态。”沈北城说,“我了解慕迟曜,他早已经不是一般人了。”

    离婚,对慕迟曜来说,的确会有很大的打击,但绝对不致命。

    致命的,是言安希会不会过得好。

    如果言安希不好,那才最要慕迟曜的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临湖别墅。

    言安希还有些不习惯这里,但是已经在努力的适应了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三个佣人,一个司机,并没有太多的人,但做事都非常的麻利,也不多话。

    言安希洗了澡,披着半干的头发,穿着有些松垮的睡衣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这临湖别墅里,一应俱全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就连衣帽间都是满满当当的,全是她穿的码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慕迟曜知道她不会带走年华别墅里,不属于她的东西,所以又让人安置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周到,体贴的时候,让人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她一个人,言安希也很随意,十分的自在。

    她盘腿坐在床上,看着只拉开一边的窗帘,窗外只有路灯,隐隐的,还能看见湖水里,路灯的倒影。

    这里风景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言安希就这么盘腿坐着,怔怔的望着窗外,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zì yóu的第一个晚上,她还有些不知所措,无所适应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会失眠。

    言安希拿起柜子上的书籍,随手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睡不着,那就吧。

    窗外,夜色正深。

    一辆低调的宾利驶进了这片别墅区,并在远处停下。

    驾驶室的车门打开,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白色衬衫,黑色长裤,皮鞋一尘不染,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上面几颗,喉结,锁骨,统统都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这样气质的男人,看着这样的车,一看就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临湖别墅的保镖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:“慕先生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便走走。”他淡淡的说,“不用打扰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保镖恭敬的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脚步缓慢的走着,目光不由自主的就往二楼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看到二楼的卧室方向,亮着一盏灯,他的眉眼顿时柔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她还没睡?”

    保镖也顺着他的目光方向,看了一眼:“是的,慕先生,太太还没休息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挥了挥手:“我随便走走,你不用跟着。这里的安全,你可要负责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慕先生,一定会太太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是有一点什么事,那你也不用来见我了,自己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轻描淡写的说完,沿着湖边的路,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保镖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慕迟曜知道,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

    本来,这个时候,他也该休息了,可偏偏睡不着。

    满脑子满脑子都是她。

    干脆,他就开车到这里来了,暴躁的心情,也一下子得到了缓解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她在这里的缘故。

    嗯,即使不靠近她,远远的看着她,慕迟曜也十分的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窗户里,透出来的暖黄灯光,就是他今天晚上要仰望的地方。

    冬天夜里本来就冷,这又是在湖边,冷风阵阵,慕迟曜却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他抽出烟,衔在嘴边,低着头,用手挡着风,点燃了这根香烟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抽一根烟,也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吧。

    今天才一晚上没有见到言安希,他就忍不住开车到这里来,远远的陪着她。和慕瑶说的那样,他真是可怜。

    言安希看了一会儿书,忽然觉得有点冷,抬头一看,窗帘被夜风吹得微微飘起。

    原来是窗户没关好,有风吹进来了,难怪她会觉得冷。

    她下床,把书放下,走到窗户边,去关窗户。

    当言安希的身影一出现在窗户边的时候,慕迟曜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赶紧躲到了树后。

    他怕她发现。

    说好放她zì yóu,不打扰她的,他又来了,她会……不高兴吧?

    言安希没有注意太多,仔细的把窗户关好,想了想,又准备把窗帘给拉上。

    她往外面看了一眼,波光粼粼的湖面,橘huáng sè的路灯,一切在黑暗的笼罩下,都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不过言安希倒是看见湖边树下,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冬天还这么冷,谁会一直在那里待着啊?而且有一个小小的火光一闪一闪的,是烟吧?

    大晚上的在湖边抽烟,看来是有心事。

    言安希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慕迟曜从树后走了出来,望着二楼,眼神忽明忽暗,缱绻深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陈航开车来到年华别墅,来接慕总是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也没有看见慕总出来,陈航等不及了,走进年华别墅,找到管家问道:“慕总呢?”

    “陈特助,慕总……还没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航有些意外,“这都几点了,慕总不是会晚起赖床的人啊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