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661章:发烧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八仙过海3d48期预测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61章:发烧了

    “慕先生难得睡个好觉,还是等等吧。”管家说,“让他多休息一会儿,反正公司那边,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陈航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,坐吧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二楼主卧,谁也没有去打扰慕迟曜。

    他半靠在床上,手握成拳头,放在嘴边,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八点半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微微皱眉,又咳了咳,起身下了床。

    他的脸颊上,有些不正常的泛红。

    主卧里,时不时的响起他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但是慕迟曜没有在意,走进衣帽间,随时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西装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衣柜。

    言安希的衣服还在,而且都是她以前经常穿的,他非常眼熟。

    可衣服在,人呢?

    慕迟曜下了楼,低着头,不时的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管家一见他下楼,马上就迎了上去:“慕先生,您醒了。需要现在用早餐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又说道,“让人去把衣帽间整理一下,她的衣服……都收到另外一间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慕先生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走了两步,才看见陈航也在,眉头微微一皱,又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八点半了。”慕迟曜停下脚步,“那就不用早餐了,直接去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陈航看着他:“慕总……不急的,公司今天没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。不过,您好像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话还没说完,又咳嗽了。

    管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:“慕先生,您请坐,我马上让家庭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却有些不情愿,皱着眉头:“小感冒,没事。”

    不用想,肯定是昨天晚上,在湖边吹了大半夜的风,感冒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的身体素质一向是很好的,这次感冒,也是来得十分突然。

    看来,这感冒,一半是因为昨天晚上在临湖别墅吹风,一半的原因,也是因为心里有事情,所以积郁成疾吧。

    他自己是不在意,管家和陈航却是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,您的身体可不能有什么事,还是让医生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陈航也符合道:“是啊是啊,慕总,公司那边一切都好,您就安心的养病吧!”

    慕迟曜的脸颊上,那不正常的泛红,恐怕就是因为发烧了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迅速的赶来,量体温,询问哪里不舒服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

    慕迟曜发烧了,38.9c,高烧。

    他不停的咳嗽,喉咙发痒,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的,烧得浑身都有些烫。

    医生给开了药,并且马上要求慕迟曜挂水,退烧。

    慕迟曜又重新躺回了床上,不过他面前,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他左手吊着水,右手却在操纵着鼠标,一刻也不得闲。

    陈航看见他这样,着急了:“慕总,您就先休息吧,都烧成这样了,怎么还想着工作呢?”

    慕迟曜看了他一眼:“陈航,你话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总,我这是实话实说吧,公司有沈总,还有厉总经理,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话就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您赶我走,我也要说,慕总,我求您了,您休息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慕迟曜揉了揉眉心:“你真的是吵得心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“啪”的一声把电脑给合上。

    陈航立刻上前一步,把电脑给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慕总,您就睡一觉吧,睡一觉醒来,这水也挂完了,烧说不定也退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疑惑,好端端的,慕总怎么就发高烧了呢?

    最近的天气,也没有很冷啊!

    慕迟曜被陈航念叨得心烦意乱:“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?出去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慕总,我不能出去,我得守着您,及时给您换吊瓶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咳了咳,没再说什么,躺下了。

    他烧得昏昏沉沉,没多久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陈航试探性的喊了两声:“慕总,慕总?”

    见慕迟曜没有回答,陈航这才放下心来,看了吊瓶一眼,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管家在外面守着:“慕先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睡下了。”陈航说,“别去打扰慕总。对了管家,昨天下午慕总在公司里,还好端端的,怎么一晚上就高烧了?还不停的咳嗽?”

    “昨晚上,慕先生去湖边吹风了。你想想,这大冬天的,多冷啊?他还不让人跟着,在湖边站了大半夜。”

    “湖边?”

    管家点点头:“是。太太搬出年华别墅后,就住在慕城的临湖别墅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解释,陈航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敢情慕总昨天晚上,跑去太太的别墅底下,吹了大半夜的冷风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陈特助,所以啊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陈航听着管家叹气,也跟着叹了一声:“唉。”

    管家看了他一眼,两个人对视,又一起叹了一口气: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子,找到慕迟曜感冒发烧的真正原因了。

    医生一共开了三瓶吊瓶,陈航就一直守着,时不时的进去主卧室里看两眼,看看慕总醒来没有,看看需不需要换吊瓶。

    最后一瓶刚刚换上的时候,陈航忽然听见一声迷迷糊糊的:“言安希……”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低头去看,发现原来是慕总的梦话。

    “慕总啊,太太不在,您就别喊了。”

    睡得昏沉的慕迟曜,哪里知道这些?说梦话,完全是不自觉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占据他全部心灵和情绪的人,也只有言安希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……好不好,言安希,你回来,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航叹了口气:“叫太太回来?那得慕总您自己去追了,我们也……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好在慕迟曜也没有一直说个不停,迷迷糊糊的嚷了几句,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慕迟曜还是没有听管家和陈航的劝阻,去了公司,直到晚饭时间才回来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他的情绪也一直低落,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桌面前,看着满桌丰盛的菜,又看了看言安希以前经常坐的位置,眼神落寞。

    这顿晚饭,是慕迟曜吃得最久的一顿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管家就把感冒药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看了他一眼:“备车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