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684章:你现在巴不得言安希天天喝醉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6期开什么特马2017香港马会内部一码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84章:你现在巴不得言安希天天喝醉

    “好好睡一觉吧。这一次,我没有在你身上留下任何印记。如果你还是会记得今晚的话,那我也没有办法,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依依不舍的又吻了吻她,然后才起身。

    他一步三回头的,离开了卧室,轻轻的关上门。

    言安希还在熟睡中,卧室里,干干净净,整整洁洁,一点都不像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模样。

    地上散乱的衣服已经被慕迟曜给收好了,整齐的叠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慕迟曜下了楼,脚步声惊动了值夜的佣人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摆了摆手:“我先走了,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慕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,准备一点清淡的早餐,端到她房间里去。她宿醉起来,头肯定很疼。”

    佣人连连应道:“是,是,慕先生,我们会照顾好太太的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这才放心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天边,已经有一点点的亮光了,这个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天也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言安宸起了床,往二楼看了一眼:“我姐还没起床?”

    “没呢,言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言安宸点点头,又问道,“那我姐夫呢?他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佣人含糊的回答:“慕先生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谁看见我姐喝成那个样子,都没什么耐心和她耗。你们别去打扰她吧,让她多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,言少爷。”

    言安宸也不管这么多了,自己去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而言安希就一直睡着,她估计都能睡一整天。

    因为,她又喝醉,又被慕迟曜折磨了一晚上的,精神肯定不好,要多睡。

    慕氏集团。

    慕迟曜按时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即使一晚上没睡,他看起来精神状态也极好。

    不过,慕迟曜刚刚到办公室,厉衍瑾就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厉总经理吗?”慕迟曜难得的和他开着玩笑,“这一大早的,就来找我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厉衍瑾看了他一眼,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是工作上的事情。”慕迟曜说,“工作上的事情,你早就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不像沈北城那么的油嘴滑舌,八面玲珑的,性格还是比较淡漠,比较冷的。

    他一坐下,顿了一下,才说道:“昨天晚上,你把言安希送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不是送到家就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慕迟曜回答,“怎么了?你来找我,就是问这个的?”

    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慕迟曜一个人偷着乐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看,慕迟曜都是占尽了便宜的人。

    厉衍瑾摊手:“不然,我还能来这里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把夏初初带走了吗?”慕迟曜说,“如果不是她带着言安希去厮混,两个人根本不至于喝成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管管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该管她了,不过……”慕迟曜眉尾微挑,“夏初初闯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次次都这样,说明你根本管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叹了口气:“我对她啊,是下不了手,是狠不下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是能理解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看了他一眼:“夏初初带着言安希去喝酒,你恐怕还从中得到了好处吧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慕迟曜看着他,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。要是以前,你肯定会数落夏初初一顿,说不定还会亲自去找她的麻烦。可是今天你完全不一样啊,淡然的坐在这里,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敢动夏初初,不是有你护着吗?”

    厉衍瑾哼了一声:“你要动谁,还能拦得住?还会有这么多的顾虑?算了,慕迟曜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还是要说清楚的。”慕迟曜说,“我怎么就听不懂了呢?”

    “夏初初和我,你和言安希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不懂: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厉衍瑾敲了敲桌子:“你就直说,昨天言安希醉成那个样子,谁是谁都认不请了,你就没趁机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慕迟曜眼眸一眯。

    厉衍瑾看到他这个眼神,也就明白了:“行了,你这次还得谢谢初初吧?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把夏初初带回家以后,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啊!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厉衍瑾就后悔不已,气得他都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发生什么事情。”厉衍瑾说,“可我……我和初初,你也知道的。目前,我还不能碰她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的语气里,隐隐有些幸灾乐祸:“那你昨天晚上,一定忍得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太了解这种感受了,好在后来,他没有忍,而是随心所欲了。

    不过厉衍瑾就可怜了,他和夏初初……毕竟还有一层血缘关系在,肯定是不能乱来的。

    厉衍瑾一想就头疼。

    “夏初初回家以后,跟疯了似的,一会儿要唱歌,一会儿拉着人喝酒,又吐了两次。我不得已,把她关在房间里,她就在房间里发疯了。'

    慕迟曜点点头:“言安希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肯定对言安希,趁虚而入了吧?”厉衍瑾问,“看你眼圈下那一片青黑,昨天晚上……爽了吧?”

    慕迟曜挑挑眉,落落大方的回答:“是的。不过我从你的话里,听出了……嫉妒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碰言安希,厉衍瑾却不能碰夏初初。

    看来,昨天晚上,两个男人面对的,是醉酒后一样德行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厉衍瑾眉头皱得死紧:“我差点也没忍住。可初初是醉得一塌糊涂了,我总不能当一回禽兽吧?”

    慕迟曜雪上加霜似的说道:“你和夏初初在一起,就已经够禽兽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,他可是夏初初的小舅舅。

    厉衍瑾白了他一眼:“你也没比我好哪里去,有什么好得瑟的?”

    “但是昨天晚上,我比你有行动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巴不得言安希天天喝醉,让你趁虚而入吧?”

    “那到不至于。”慕迟曜说,“天天喝醉……伤身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沉默了一会儿,越想越烦。

    明明夏初初和言安希一样喝醉了,他却照顾了夏初初一个晚上,而慕迟曜……哎!

    明天就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,美妞们,月票投起来吧~如果月票多的话,我明天就加更,起码五更哦,所以,看完文就投月票吧~么么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