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066章:小舅舅,你……要我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西贡填海规划一线图库118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66章:小舅舅,你要我?

    夏初初又问道:“难道,和这海城项目有关的负责人,现在住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厉衍瑾没有回答她,只是下了车。

    夏初初也懵懵懂懂的跟着他下了车。

    厉衍瑾直接在前台拿了房卡,进电梯,夏初初也就一路傻傻的跟着。

    直到,在一间总统套房门口,停下。

    厉衍瑾熟练的刷卡开门,回头看了夏初初一眼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也就乖乖的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往里面张望了一下:“没人?”

    厉衍瑾说道:“这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厉衍瑾在沙发上坐下,神色有些高深莫测,根本看不透,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夏初初依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,自顾自的小舅舅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谈吧。”厉衍瑾开口,“夏初初,我帮夏志国拿下这个项目,你有什么可以报答我的?”

    “和你谈?”夏初初问,“难道我们不是要等项目负责人过来吗?”

    她以为,小舅舅带她来这里,就是为了约见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。“

    “我就是主负责人,所有的项目文件都要经过我的手,需要我的签字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猛然一惊,后背微微发凉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的话,所以,小舅舅带她来这里,是想要

    夏初初压根都不敢往下想。

    这套房里就他和她,难道,开了一间房,就是只为了谈判?

    这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”

    厉衍瑾也抬头,直视着她的目光:“夏初初,还要和我继续谈吗?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恍然间有点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谈?”夏初初问,“我身上,还有什么,是你想要的,值得你拿走的?”

    “初初,这句话应该我问你。你身上有什么东西,值得和几个亿的工程项目,在我心里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夏初初脑海里,慢慢的浮现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但是,她震惊,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厉衍瑾依然平静:“有舍就有得。初初,我话已经说清楚了,我可以帮夏志国,而你,需要拿你身上的东西,来回报我。这样的话,这笔生意,才合算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看着他,不敢把心里想的那个答案给念出来,只能问道:“小舅舅,你说,我身上有什么,能值那个项目的价格?”

    厉衍瑾也看着她,特别平静的看着她的目光:“初初,你心里有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她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身子都因为惊讶,震惊,惊慌,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惊喜,而有些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你想要我,对吗?”

    夏初初一个字一个字,从喉间慢慢的把这句话,给说完整。

    厉衍瑾也回应了她,轻轻一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又重重的跌回沙发上,她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,也因为她这个动作,而从她肩膀上滑落,掉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喃喃的说道:“我还有什么呢?我只有我自己,只是这副,还是冰清玉洁的身体”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她这身体,被两个男人,心心念念着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在婚纱店,顾炎彬才跟她摊牌,把话给挑明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在这酒店套房里,小舅舅说,他要她。

    “冰清玉洁”厉衍瑾重复了这四个字,“也就是说,初初,顾炎彬还没有碰你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夏初初回答,“你和静唯姐虽然发生了关系,但是也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不堪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说的对。”厉衍瑾点点头,“初初,我就是一个不堪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堪,他和乔静唯shàng chuáng了,现在,他还在这里大逆不道,痴心妄想的,想要和夏初初,fā shēng guān xì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你能这么坦诚的承认自己的不堪?当初分开的时候,是谁说,即使身在别人那里,心也会是在我这里的?”

    当初的誓言,夏初初还都记着,忘不了,也不敢忘。

    他发了誓言,她也就天真的相信了,以为他会和乔静唯,保持关系的同时,也会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后来他毁约了,食言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说,是他错了,他欠她一句对不起,他和她就此分开,余生再不来往,再也无关爱情。

    他也说,他会好好的爱乔静唯。

    男人啊,先是发誓,然后毁掉誓言,现在又想来得到当初发誓时,想要得到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么贪心。

    “初初,那一次在车上,我跟你解释得很清楚了。我要对静唯负责,所以我们,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不堪,我除了坦诚的承认,难道你还希望我敢做却不敢当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坦诚,也让我很难过”

    夏初初收回目光,低头看着自己白皙的小腿。

    厉衍瑾在心里苦笑,面上却是一丝表情都没有:“初初,我只能说,当初想要为你守住这身心的时候,我是认真的。后来我和静唯发生了关系,想要和你划清界限,我也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接过了他的话:“你现在想和我fā shēng guān xì,做男女之间的事情,更加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耻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对于夏初初的话,全部都接受,不反驳。

    夏初初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他才好。

    让她抛开身份血缘,和他相爱的人,是他。

    让她和顾炎彬好好过一辈子,是他。

    让她相信,他会爱她永远的人,是他。

    让她放下过去,忘掉相爱的一切的人,是他。

    现在,让她投入他的怀抱,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人,也是他。

    都是他,她爱的这个男人,到底还是放不下她吧。

    夏初初想,小舅舅还是爱她的,但是,这份爱,肯定没有以前那么的纯粹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要爱乔静唯。

    从他和乔静唯shàng chuángfā shēng guān xì的时候,他就不那么爱她了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。”夏初初问,“你现在想要我,也是因为不甘心吧?不甘心爱了这么多年,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没有得到过我,你的这份爱,就永远没有归属感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厉衍瑾如实回答,“但是我现在很明确,我,要你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