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092章:我只想知道,小舅舅怎么样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游戏平台哪个好130期一肖一码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92章:我只想知道,小舅舅怎么样了

    慕迟曜点头说道:“会的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,陪着你,让你一直都能有我这个依靠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忽然伸出手来,曲起小拇指:“那,拉钩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无奈的笑了笑,倒也伸出手指来,和她的手指缠绕在一起:“好,拉钩。”

    这么幼稚又有童趣的举动,他也愿意陪着她。

    当慕迟曜的手指勾上她的小拇指的时候,言安希抬头,飞快的亲了他的唇瓣一口,然后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慕迟曜这下子淡定不了,低笑出声:“怎么?有胆子做,怎么就躲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来,换个姿势好好躺着,医生说这样躺着的话,会对胎儿有帮助”

    夜色深沉。

    年华别墅里,今夜有点不一样,除去所有的保镖都参与执勤和巡逻,基本上灯光都亮着。

    除了,主卧室里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而医院里,哪怕是凌晨一两点了,却依然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bào zhà的受伤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,但可以确定的是,无人死亡。

    乔静唯一路都跟在厉衍瑾身边,直到他被推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门一关,把她给彻底的隔绝在外面。

    乔静唯一个人,孤零零的站在外面,看着急救室外亮起的灯,只感觉自己浑身也无力。

    厉衍瑾根本就不在乎她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的,只有夏初初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在急救室里,陪在他身边的,只有她。

    夏初初被她推倒以后,就再也没有露过面。

    乔静唯也不想知道她去了哪里,但是她非常的焦虑,不安。

    顾炎彬和夏初初的婚礼,就这么bèi pò的中断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顾炎彬现在是什么情况,看起来好像比厉衍瑾伤得轻。

    不然,乔静唯还可以找顾炎彬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两个人为了避嫌和引起怀疑,平时不太来往联系,但关键时刻,还是紧紧的栓在一根绳子上的。

    乔静唯无力的跌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看着自己手上,已经干涸的血迹。

    这是厉衍瑾的血,却不是为她而流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医院的另外一间p病房里。

    顾炎彬的左脸颧骨上,受了伤,医生弄了药,然后上了一块纱布。

    他身上也有一点伤,但都是皮外伤,没有伤筋动骨,所有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夏初初站在病床边,轻声的问道:“既然没有伤到内脏,都是皮外伤,为什么他还会吐血?”

    “这”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回答道,“也许是气急攻心吧。毕竟,毕竟这是你们的婚礼现场”

    夏初初低下头去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也许吧,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再加上她第一时间对他不管不问,只一心都扑在小舅舅身上,顾炎彬的确是被气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,医生,他什么时候会醒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明天早上就醒,也许会多睡一会儿。你放心,不会没有什么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医生走后,病房里,就只剩下夏初初和顾炎彬了。

    夏初初就站在一边,也不坐,她一点都感觉不到累。

    “顾炎彬,如果我说,我现在还是想去看看小舅舅,你要是醒着,有意识,又会被我气到吧?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想去找他,真的。”夏初初自言自语的说,“他比你要伤得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静唯姐在他身边,会把他照顾得很好,可我还是想去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睡吧,就当休息了,我去找小舅舅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顾炎彬我这么的没有用,以前,妈妈总说,我和静唯姐的区别有多大,我一开始还不怎么觉得,现在,我才发现,这差得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静唯能临危不乱,能保护好自己的同时,还能照顾到别人,可是我呢?我还需要小舅舅,不顾自己来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小舅舅没有来救我的话,他是完全可以躲开bào zhà,不至于受这么严重的伤我想,小舅舅应该是伤得最重的了吧”

    夏初初絮絮叨叨的说着,意识混乱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

    但是她说的,都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除了她和顾炎彬,就没有其他人了,而顾炎彬还在这里躺着,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初初还哭了,声音越来越哽咽,越来越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这么没有用啊什么都做不了就算了,还总是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抬手擦了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不行,她还是想去看看小舅舅,不然,她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顾炎彬,你就算醒来之后,会恨我怪我,我都要去找小舅舅。我一定要去的,不管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看了沉睡的顾炎彬一眼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头也不回,走得十分的决绝。

    病房里,只剩下顾炎彬一个人,孤零零的,十分寂寥。

    夏初初一直跑,一直跑,一路问,看见一个护士就问

    “刚刚送来的病人呢?就是酒店bào zhà送来的,在哪?在哪?”

    夏初初最后赶到的时候,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长长的走廊上,只有手术室旁边,有一个孤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静唯姐”

    乔静唯听到夏初初的声音,慢慢的侧头,朝她看来。

    夏初初走了过去,在她面前蹲了下来,仰头望着她:“静唯姐,小舅舅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乔静唯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夏初初知道,乔静唯现在是有些讨厌她的了,因为是她,害得小舅舅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从之前还在酒店的时候,她就可以察觉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夏初初没有怪她,知道是自己的原因,静唯姐讨厌她,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“静唯姐你回答我一句,小舅舅现在什么情况啊,医生有没有和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乔静唯低头看着她:“夏初初,装可怜装柔软装无辜,是你一向最擅长的本事,对吗?”

    夏初初嘴唇动了动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你。”乔静唯说,“夏初初,你给我走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靳唯姐我会走的,我只是想知道,小舅舅现在到底怎么样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