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098章:晚了一步,也许就是晚了一生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跑狗玄机图2018彩金网彩卷网彩票高手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98章:晚了一步,也许就是晚了一生

    顾炎彬挑眉:“是吗?”

    慕迟曜懒懒的往椅子上一靠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时候,这是被指甲划伤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伤口,慕迟曜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因为,他曾经被言安希,挠了不知道有多少道这样的伤口。

    在他和她结合得最紧密的时候,在他以前惹恼了她的时候,她会这样的挠他。

    所以,导致他有一段时间,嘴角上有这样的一道浅浅的伤口。

    后背上也有过。

    顾炎彬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随后,慕迟曜又说了一句话,慢悠悠的:“而且我还有一个疑问,不知道,该不该讲。”

    “讲吧,慕总请便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说道:“当时,你,厉衍瑾,夏初初,还有乔静唯,四个人站的位置都大致相同,没有隔多远。厉衍瑾为了救夏初初,没有逃跑,受了伤,这完全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忽然就笑不出来了,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慕迟曜还在说:“乔静唯下意识的自保,所以往后跑,基本上没受伤。而你,按理来说,是要比乔静唯的反应更快,动作更敏捷的,可你受的伤,却仅次于厉衍瑾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,一下子陷入了寂静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顾炎彬才低低的说了一句:“慕总不愧是慕总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大胆的猜想一下,你手背上的那一道浅浅的伤口,是被厉衍瑾给划伤的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话音一落,顾炎彬的手蓦然攥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事后,顾炎彬回忆起来,他心里清楚,手背上的这一道伤,就是被厉衍瑾的手给划伤的。

    所以,昨天晚上他和夏初初在说话的时候,一直不停的摩挲着这道伤口。

    顾炎彬淡淡的说道:“和你所说的一样,的确,是厉衍瑾划伤的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看着他:“所以,当时,在bào zhà发生的时候,你之所以会受伤,是因为你没有跑。而你没有跑,是因为”

    “因为想要去保护夏初初。”顾炎彬接过了他的话,“可谁知道,厉衍瑾比我更快一步,我的手还没碰到夏初初,他已经先揽住了她,然后他的指尖,就划过了我的手背。”

    于是,就留下了现在这一道,浅浅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伤口根本不需要包扎,就简单的上点药,没几天就愈合了,等结痂掉落,只会留下一道肉粉色的浅疤。

    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你也这么的爱着夏初初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一笑:“什么叫也?我都要和她结婚了,和她过一辈子了,我能不爱她吗?慕总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慕迟曜一愣,快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炎彬不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的事情,他刚刚差点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还好,还有挽救的机会,顾炎彬应该没有想太多。

    只是这下子,他心里的疑惑,总算是解开了。

    连乔静唯都没有受伤,可顾炎彬却受伤了,原来和他猜想的,几乎没有差。

    当时bào zhà发生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,是跑,是逃命。

    厉衍瑾没有,因为他想保护比他的命还要重要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炎彬也没有跑,他也第一时间去救夏初初了。

    可是,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晚了一步,也许,就是晚了一生。

    如果顾炎彬把夏初初救下来了,从此以后,夏初初欠他的,是根本还不清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有一句话叫做,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。

    顾炎彬,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一点,再早一点,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呢?

    但是现在说什么,都晚了。

    可能,这就是命吧,命中注定,厉衍瑾和夏初初,是要纠缠不清的,缘分太深。

    而命中注定,他是要如自己一开始所愿,当一个不被爱情羁绊的潇洒男人。

    可其实,一点也不潇洒。

    顾炎彬又说道:“这件事慕总还是不要说出去了吧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慕总的话我是相信的,君子一言九鼎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,我没有必要说。”慕迟曜看着他,“即使夏初初知道了,你也有想要去救她的心思,但最后实实在在救了她的,还是厉衍瑾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顾炎彬长叹了一口气,“厉衍瑾这小舅舅,是我见过,当得最称职的了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对这个顾炎彬下了判断。

    这位顾家少爷,顾氏高层,是一个非常的不简单人物,只是,有些过于自负了。

    太过自负的,就容易受到打击。

    比如像他没有成功的救了夏初初,此时此刻的心里,肯定是备受煎熬的。

    浴室里。

    夏初初站在蓬蓬头下,任凭水柱喷洒在她的肌肤上,有些fā lèng。

    她宁愿自己和顾炎彬结了婚,也不愿意小舅舅受伤。

    那时,小舅舅在她怀里闭上眼睛,失去意识的时候,她觉得整片天都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还好他没有生命危险,不然夏初初想,这辈子,她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婚礼bèi pò中止了,她根本不在乎,她只希望,小舅舅能快快的好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安希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:“初初,你要记得抹沐浴露噢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,水温别调得太热或者太凉了,你认真一点洗完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衣服我就放在那了,你看到没有?”

    夏初初仰头,任凭水柱冲刷过自己的脸颊,然后关掉了蓬蓬头。

    听到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,言安希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夏初初就出来了,一身清爽,只是脸色依然不太好。

    言安希给她希望:“你把自己收拾好了,去见厉衍瑾的话,如果他醒来了,看到的是干干净净白白净净的你,就不会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摇了摇头:“安希,我我是不能去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静唯姐她讨厌我了。安希,我也很讨厌我自己,为什么我这么的没用,永远只会拖后腿?”

    “初初,你想多了吧”

    夏初初眼眶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言安希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和我一样了,有什么事,就喜欢往自己身上揽。你以前还骂过我,怎么现在,你也这样了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