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134章:他失忆之前, 很爱乔静唯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英国考大学分数重要吗今期6合开奖结果查询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34章:他失忆之前,很爱乔静唯?

    厉衍瑾再次追问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静唯目光诚恳的看着他:“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你什么都没有忘,唯独忘记了,我们曾经在一起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女朋友啊”乔静唯眼眶里又蓄满了眼泪,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,“我们表过白,接过吻,我把自己给了你,我们说好,是要一生一世的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低头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失忆了?

    可是他一点感觉都没有,他记得清清楚楚,他发生了什么,做了什么事,公司也好,生活也罢,没有一点遗忘的感觉。

    厉衍瑾还是摇了摇头: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骗你?这是随便一问都会得到的答案。”乔静唯说,“妍姐就在外面,你不信的话,可以把她叫进来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妍姐她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亲姐姐,她总不会骗你吧?衍瑾,你还可以,问你的朋友,问夏初初,问所有人,看看我们之前,是不是情侣。”

    乔静唯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番话,让厉衍瑾的疑虑,打消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事实的话,乔静唯不敢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她看着厉衍瑾,捕捉着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试图分析他现在,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厉衍瑾低低的自言自语:“是这样吗?那为什么,你不早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情况,我怎么敢跟你说啊衍瑾,我怕你承受不住,我怕你会胡思乱想。所以刚才,你听到我说什么了,我才会下意识的想逃。”

    乔静唯字字句句都在理。

    厉衍瑾一时间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抬起头来:“所以,我忘记你了,我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衍瑾,”乔静唯蹲下来,看着他,“我什么都告诉你了,你想起我了吗?想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她哭了起来,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往下滑落,看起来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厉衍瑾再怎么铁石心肠,面对乔静唯这样的梨花带雨,也不免心软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,我还是没有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。”乔静唯抬手擦了擦眼泪,“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,总有一天你会记得我的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顿了顿,看着她:“我想,一个人安静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乔静唯一愣,然后点点头:“我担心你。我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,不说话也不发出声音,你就把我当空气”

    “静唯。”厉衍瑾说道,“我需要一点时间,来接受。”

    乔静唯也只能答应了下来:“好,好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她今天已经把话给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让厉衍瑾明白,不管他失忆前,还是失忆后,他的正牌女友,永远都会是她。

    乔静唯很担心,她要是再不说的话,会不会就被夏初初,抢先一步了。

    一旦厉衍瑾想起来,那就什么都完了。

    夏初初一直都是她最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乔静唯走出了病房,轻轻的带上门,擦了擦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她不会再输,也绝对不可能,再输。

    厉衍瑾看着空空荡荡的病房,心里也生出一种凄凄凉凉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失忆了?

    他居然忘记事情了?

    他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,如果不是乔静唯说,他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方面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乔静唯跟他说了,他还是觉得,心里空空荡荡,没有填满。

    他和乔静唯在一起了?

    什么时候的事?他失忆之前,很爱她?

    为什么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一点都没,这么多年来,他的感情生活一直都是空缺的。

    厉衍瑾的脑海里,慢慢的浮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夏初初。

    从他醒来后,他见过她两次,每次,他都会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看着她转身走的时候,他却又觉得很难过。

    今天夏初初说,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少了

    厉衍瑾想到这里,忽然抬手揉着太阳穴,那种疼痛,晕厥感,又再一次的席卷了他。

    他觉得看东西都有些模模糊糊的了。

    并且,每次头脑发胀,疼痛难忍,必然都会伴随着心脏一阵一阵的抽搐,疼得他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似乎他失去了人生中,最重要的,无可比拟的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这种感觉才慢慢的被他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公寓。

    夏初初回到家,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走到冰箱,拿了一瓶饮料,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了大半。

    然后,她走到沙发上坐下,拨通了顾炎彬的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好久,就在夏初初以为顾炎彬没有听到的时候,电话反而接通了。

    他语气听起来有些急:“夏初初。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事。但是电话里说不清楚,我也就是想问问你,什么时候回来,我们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啊。”夏初初说,“反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顿了一下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来再谈,对了,你现在是在公司,还是在准备过几天的婚礼?”

    “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你先忙吧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很不耐烦:“夏初初,你究竟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她已经懒得回答他了,直接挂断电话,把手机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夏初初反正就是破罐子破摔,她都这样了,还担心什么呢?

   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失去了,现在,她也要为自己争取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顾炎彬挂了电话,本来就烦躁的心情,顿时更加的爆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踢倒椅子,双手叉腰,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,夏初初又想出什么乱子?

    顾炎彬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,脚步猛然一顿。

    难道夏初初想悔婚了?

    他之前说一个星期后婚礼照常举行,现在的话,已经没有几天了。

    顾炎彬当即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,拿起车钥匙就离开了公司,直接往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走到客厅的时候,夏初初正盘腿坐在沙发上,看起来一身轻松的样子,无忧又无虑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