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151章:想逼着我承认制造爆炸的罪名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2018买马最准资料55125中国彩吧更懂彩一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,霸道帝少惹不得!

    第1151章:想逼着我承认制造bào zhà的罪名?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顾炎彬的事情,自然要去问顾炎彬。”顿了一下,慕迟曜回答,“我不清楚,你就只管住在这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住在这里,当你们两个的电灯泡啊?”

    慕迟曜回答:“反正我又不尴尬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忍不住转头看着安希:“你管管你老公,说的这是什么话,就不能说点动听的吗?”

    言安希夹在中间,干脆选择不出声好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淡淡的开口: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没有的话,让我老婆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拍了拍身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言安希才意识到自己进来后就坐在夏初初身边了,于是作势要起身,做到慕迟曜身边去。

    夏初初却比她更快,一把按住了她,然后朝慕迟曜笑笑:“等等嘛,慕总,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情求我,就叫我慕总。没事情的时候,就直呼我的全名。夏初初,你也太会说话了吧?”

    夏初初干笑道:“哪里哪里。我就是想问问……你到底向顾炎彬施加了什么压力,他居然……要和我取消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?我能给他施加什么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告诉你,那就是他不想说。”慕迟曜回答,“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,不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夏初初点点头:“好像也是……但,人总有好奇心啊!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,你问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迟曜侧头,看向一边的佣人:“准备晚餐吧,我们等会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慕先生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转过头,见夏初初还一副纠结的样子,好心的提点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与其有这个时间,在这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还不如去医院,多陪陪厉衍瑾。”

    “我吗?”夏初初摇摇头,“我不会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”她说,“反正……他也不记得我了。我去了,只会徒增尴尬。再说了,有静唯姐在,我去就是添乱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才说了一句:“不管怎么样,去还是要去的。你不能……就这么放弃,从他的世界里退出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被他的世界抹灭了,还只是退出?算了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……决定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能怎么样啊……”夏初初回答,又很疑惑的看着慕迟曜,“哎,不对劲啊,你为什么要一直唆使我去小舅舅那?”

    慕迟曜面无表情的回答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的话来听,你分明就是有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听出什么来了吗?”

    夏初初摇摇头:“我就是听不出来才问。”

    算了,跟慕迟曜这种极度聪明的人打交道,只会让她的脑细胞死得更快更多。

    夏初初也不爱胡思乱想了。

    慕迟曜却在为自己刚刚的话,有一丝丝的后悔。

    他不应该那样说的,还好他收得及时,但也被夏初初察觉出来了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慕迟曜还是希望,夏初初能够和厉衍瑾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为,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公开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情况又很棘手。

    厉衍瑾忘记了夏初初,夏初初又放弃了厉衍瑾……

    慕迟曜一个人知道全部的真相,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就算,慕迟曜再怎么只手遮天,也不能让厉衍瑾的记忆恢复,更不能让夏初初听从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慕迟曜起身:“吃饭吧,想太多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他慎重的考虑再考虑,最后还是觉得,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家咖啡厅的私人两座包厢。

    顾炎彬看着对面的傅井然:“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了,我和夏初初不会结婚,她很快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?那就是说,现在还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回答:“藕断丝连的关系而已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笑了笑:“嗯,做事还是挺雷厉风行的,不过我今天去见了夏初初,发现她……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,再也不要去找她!”

    “见个面而已,你紧张什么?”傅井然说,“你对于你未来的妻子,竟然把自己的过去都隐瞒下来,而不是选择告诉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往椅背上一靠:“我以前说过,你啊,就是算计太多,又自以为是,所以,才会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。至今也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:“讽刺我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,但我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找夏初初的事情,我就不和你计较了。”顾炎彬重重的把咖啡往桌上一放,“我们来谈主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傅井然挑眉,“什么主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关于,晚宴现场的那一次……bào zhà。”

    “bào zhà?什么bào zhà?”傅井然说,“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傅井然,你不要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出尔反尔了?”

    顾炎彬反问道:“做过的事情,你不敢承认?”

    “做过的事情我当然会承认。可顾炎彬,问题是,我没有做过。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一派悠然自得的神态,相反,顾炎彬却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怎么傅井然……一下子就变了态度?

    顾炎彬压下心里的急躁,只是冷笑了一声:“我没有想到,傅井然,你是这样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从来没有说过,我是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婚礼晚宴上,那场bào zhà,分明就是你安排的!你亲口承认过!你造成了恐慌,现在你翻脸不认账?”

    傅井然笑眯眯的,一点也不急:“顾炎彬,话可不能乱说。制造bào zhà这么大的罪名,你一下子就扣在我的头上,好像……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顾炎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傅井然又说道:“你还是过于着急了。为什么总想逼着我,承认制造bào zhà的罪名?”

    听到傅井然这么说,顾炎彬的心里,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的计划,完全败露了?

    傅井然还留了一手?

    顾炎彬的手心,开始不断的出汗了。

    算过来算过去,最后他还是落了下风?

    傅井然这个人……有点深不可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