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576章:他都放下了,你也可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多彩84384开奖168特种战兵林昆免费下载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576章:他都放下了,你也可以

    言安希一听,不乐意了:“夏初初,既然你有的是时间,那怎么不见你主动给我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夏初初笑嘻嘻的:“我有这个想法的啊,我还没付出行动,你看,你已经给我打电话过来了,我不用再打给你了啊……这是默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行,你会说,我不和你扯这些,我是来说正事的。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安希,你说,我听着呢。你哪次说话,我不认认真真的听着的啊?”

    言安希刻意清了清嗓子:“是这样的。我和慕迟曜呢,虽然已经结婚这么久了,孩子也有了,老夫老妻了。但是当年,领证结婚的时候,却是匆匆忙忙的,十分简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被夏初初给打断:“我的天啊,安希,所以是说,你和慕迟曜,准备补办一场婚礼,是吗?是这个意思吗?我没猜错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对,你没猜错,我和慕迟曜,很快要举行一场婚礼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的声音听去非常的兴奋;“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,我一直都有在想,慕迟曜什么时候才会把当初欠你的,不给你,现在终于要兑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有想要兑现的想法啦,是我觉得没必要,走个形式和过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傻,”夏初初说,“一直都傻乎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不傻了,终于开窍了,所以准备举行婚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大好事啊,天大的好事,我衷心的为你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一直都有和言安希说说笑笑的,语气里,听不出半点的哀怨,半点的惆怅,半点的伤心落魄。

    夏初初还是那个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夏初初,经历这么多,她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仿佛那场爱情带来的伤害,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,是从来都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言安希一下子,也不知道是该高兴,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如果夏初初是真的一如既往的这样开朗,身为最好的闺蜜,她当然为夏初初高兴。

    可,怕怕,夏初初的开朗,是装出来的,是演出来的,只是她的保护色。

    伪装出来的开朗,只会让她觉得十分的心疼。

    言安希也不好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,只能和她一起笑:“是啊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干儿子也长大了,可以当花童了,可以给你们两个递婚戒了,多好啊……哎哎哎,话说我都好久没有看见我干儿子了,不知道长什么样子,是不是很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,我把他最近的照片给你发过来,或者……让他和你视频,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没问题。”夏初初应道,“所以安希,你给我打电话,是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没等夏初初说完,言安希已经接过了她的话,“初初,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的。我要举行婚礼了,不知道你……方不方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正要回答,可话语却又一次的被言安希给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初初,在你答应或者拒绝我之前,我想我需要把我的想法都给说清楚,让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初初听去倒是没什么意外的感觉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,我很高兴,因为这是我人生,十分重要的时刻,人这一生,这一次婚礼,你能见证,能为我高兴,能感受得到我有多幸福,这是完美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初初,如果你不来,我也压根不会怪你。这是真心话,半点虚假的成分都没有。我们的友谊,不会因为你来或者不来,有什么改变。我知道你的处境,也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过,所以,我完全能够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言安希有些忐忑的点头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还是嘻嘻哈哈的:“你的意思我都懂,我的处境你也都懂。我们还是这么的,互相为对方着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初初,所以你来或者不来,其实没有什么的,但,于情于理,举行婚礼这件事,邀请你这件事,我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可以慢慢考虑,不着急的。”言安希说,“你考虑好了,再告诉我结果,都可以的,没有说非要你现在做出选择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那边,难得的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沉默,迅速的让言安希察觉到,夏初初其实,过得不是很快乐吧。

    可她偏偏还笑得那么大声,笑得那么爽朗,仿佛世界所有的忧伤,都和她无关。

    慕迟曜依然睡在一边,手放在她的腰,一动不动,呼吸均匀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几秒钟内,仿佛世界都沉寂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安希。”夏初初轻轻的喊着她,“其实……很多话不用说的,你懂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四年多了。”夏初初又说,“我在伦敦,已经待了这么些年了。那些所谓的学业,早结了,我却还是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座城市,不愿意回到慕城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初初,你走的时候,慕以言才刚刚满月,现在,他都快要过五岁的生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过回来,我也想过留下。当初走的时候,那么的艰难。我没有想到,回来的时候,竟也同样的艰难。人生的每一个选择,都非得这么的折磨人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吧,初初,这里才是你的家。他都放下了,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什么情况,我差不多都知道,只是不想去细究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无关,你还有好长好长的精彩人生呢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应道: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言安希也一下子有些尴尬,不知道要接什么话了。

    倒是夏初初忽然问道:“安希,你婚礼的请柬,做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出来了,陆陆续续都递了。我……给你留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今天寄过来吧。”夏初初说,“等这份请柬到我手里,最快也需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,这个时间,正好可以让我好好的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