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595章:夏初初,我问你他到底是谁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开奖直播现场v开奖管家婆彩图大全123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595章:夏初初,我问你他到底是谁!

    毕竟这么久了,两个人之前,算有什么再深刻的情意,也都淡了很多了吧。

    谁想到……厉衍瑾和夏初初一见面,顿时变成天雷勾地火,搞得鸡犬不宁,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这好好的花瓶,都被厉衍瑾给一脚踹碎了。

    敢情这么四年来,两个人都白冷静一番了?

    怎么还会闹得这么凶呢?

    这和厉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,她以为两个人会客客气气的,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看来,她还是高估了两个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她不会去厨房忙活了,应该在客厅里,守着两个人见面,说不定能阻止这样的场面发生了。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厉妍想,先看着去吧。

    厉衍瑾订婚了,夏初初也生孩子了,两个人还能闹腾出什么水花呢?

    不会了。

    二楼,走廊。

    夏初初看着小舅舅的背影,不知道怎么的,她鼻子忽然一酸。

    她又能这样的看着他宽厚的背影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,又能落在他的手掌心里了。

    虽然,是以这样粗暴不和谐的方式。

    但好歹,两个人,又在一起了,又相见了,又相爱相杀了,不是吗?

    四年啊,她和他这一次的重逢,是隔了四年之久。

    时间在他和她的身,都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松开我吧。”夏初初轻声说道,“我自己会走,不用你一直这样拉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走,你只会跑,跑得远远的!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你这是在讽刺我,一去伦敦是四年吗?”

    他头也不回的应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心里都清楚,我为什么会去伦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夏初初。你是说你去留学,可学业早已经结束了,你却还跟只鸵鸟似的,躲着,藏着。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你还生了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生活我要怎么过,决定权,在我自己手里吧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只是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他依然握着她的手腕,走到了书房门口,一脚踢开了房门,重重的拽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他还知道把她带到书房来,而不是去卧室。

    “避嫌吗?”夏初初忽然问道,“既不去你的卧室,也不去我的卧室……怕乔静唯知道我们两个独处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想去卧室?我也可以成全你,夏初初。”

    她一笑:“我差点忘记了,小舅舅,你都搬走了,不住在这里了,你的卧室……也已经不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紧盯着她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?”夏初初耸了耸肩,“真好啊,以后,我和夏天住在这里,不用面对着乔静唯,不在同一个无言下,眼不见为净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和乔静唯的恩怨……你还记着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记着?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胸果然狭窄。”厉衍瑾说,“夏初初,你依然还耿耿于怀,这四年,你没什么长进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你看,我都升级当妈妈了。而你呢?小舅舅,你和乔静唯都订婚很久了吧?怎么还没传出喜讯?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夏初初忽然伸出一根手指,戳了戳他的心口处:“难道是……小舅舅,你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夏初初!”

    “这么激动干什么……难道被我给说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!”厉衍瑾看着她,眼睛里有一抹痛惜,“你在伦敦,到底经历了些什么,接触的是些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没有小舅舅你这样优秀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猛然抬起另外一只手,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:“夏初初,你告诉我,那个小女孩的父亲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他最在意的,最嫉妒的,最让他怒火烧的,还是那个未知的男人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,长相如何,品行如何,性格如何,家境如何,能够完完全全的拥有了她。

    这是厉衍瑾都不可能拥有的,连做梦都不敢奢求。

    可是有一个男人,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还抛弃了她。

    这是他放在心尖牵挂着的人啊,这是他连骂都舍不得嘛,打了一耳光,都自责到死,心疼到死的女人啊……

    那个男人凭什么?到底凭什么?

    “我女儿的父亲是谁……这个问题,好像小舅舅也无权过问吧?”夏初初看着他,“妈妈都没有再多说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的声音满是怒气:“夏初初,我问你他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是谁也不重要,反正以后,我和他再无瓜葛。孩子的抚养权,归我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说这番话的时候,心想,自己女儿的父亲,其实站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些话,其实也可以当做是说给小舅舅听的。

    万一,万一有那么一天,小舅舅知道了,夏天是他的孩子,那么,她可以把今天这句话,再重复一遍——

    孩子的抚养权,归她。

    是她的孩子,谁也抢不走。

    厉衍瑾捏着她下巴的力道越来越重,夏初初轻轻蹙眉,却从头到尾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疼,很疼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想让他看到她服软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,夏初初想,小舅舅这么激动,这么在意,是不是因为,在他的心里,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的重要。

    他在吃醋,他在嫉妒,所以他失控了,所以他在这里质问她。

    很快,夏初初又把这个想法给压下去,不让自己的心,再因为小舅舅,而起任何的波澜。

    四年的时间,时间的力量,在她身,还是起了作用的。

    他吃醋嫉妒又怎么样?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把自己这样草率的给了一个男人……这样草率。”厉衍瑾一遍又一遍的说,“夏初初,你怎么可以这么糟蹋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你这句话严重了……什么叫糟蹋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轻笑一声:“我和一个男人,相识相知相爱,然后又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,怀了一个孩子,生下来,这是我的zì yóu。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你的zì yóu。可是夏初初,那个男人不要你了!他抛弃你!哪怕你们有了孩子!你怎么可以把自己托付给这样的一个男人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