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600章:不叫我小舅舅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马会玄机总纲诗香港六合网站马会一肖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600章:不叫我小舅舅了?

    原来,原来他不过是她感情的一个停靠点!

    厉衍瑾质问道:“那你当初,在酒窖里昏迷的时候,为什么要一直喊我的名字,为什么要说你爱我?为什么要说那样的梦话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厉衍瑾忽然如果醍醐灌顶一般,恍然大悟:“是不是,那个时候,你……你是装晕?你是故意说那样的话,引我钩?”

    夏初初听他说完,只觉得浑身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她是会做出这样事情的人。

    她干脆赌气回答:“是啊……在你看来,我是那么的有心机,这些年来,其实我做的每一件事,每一句话,都是我算计好的!”

    厉衍瑾猛然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夏初初也别开了脸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。

    有时候,最伤人的话,往往是在这样不经意的情况下,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伤了她,她……也伤了他。

    她疼,他也痛。

    这样互相伤害吧,伤害得彻彻底底,这藕断丝连的感情,也慢慢的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,还是,夏初初,你真的是这样的女人,是我一直都没有看透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没有看透我,现在看透了,满意了吗?”夏初初干脆破罐子破摔,“我不仅只是做了故意装睡说梦话这种事情,乔静唯的孩子是怎么没了的,小舅舅也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厉衍瑾的瞳孔猛然一缩:“这话不可以乱说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什么,但乔静唯的意思,不是我害她流产的吗?只是她没有挑明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厉衍瑾连连摇头,眼里一抹沉痛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他喜欢着的夏初初,实际是一个这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夏初初笑了,笑得嘲讽:“人是会变的,小舅舅。也许以前我是善良的,但现在,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手握住他捏着自己肩膀的手腕,重重的一握:“你弄疼我了,松开吧,我要下楼了,夏天还在等着我,妈……也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的手,却一直都在她肩头越来越用力的捏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模样,脆弱得仿佛一击会倒:“如果,连你爱我都是假的,那我这辈子,还有什么好怀念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猛然瞪大了眼睛,因为他这句话里的深意,更因为……他压下来的薄唇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温热的薄唇,带着点点清香,落在了她的红唇之。

    夏初初脑袋里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小舅舅……竟然,在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,吻了她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啊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四年,是白过的吗?这四年前和四年后,还是一样的爱恨纠葛吗?

    时间没有能够改变些什么?

    四年前的纠缠,四年后依然要继续进行吗?

    没有等夏初初想更多,唇的疼痛,强制性的把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厉衍瑾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    在贴她红唇的那一瞬间,他只觉得,他想要她,完完全全的拥有她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,她把她交给过另外一个男人,他只想……摧毁她。

    厉衍瑾大力的吻着她的红唇,力道一点也不放松,然后大手伸向她的后脑勺,把她压向自己,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他爱她,他还是很爱她。

    哪怕,他恨不得掐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爱恨交织,是他现在的心情了吧。

    夏初初不停的挣扎,这样的举动,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她离开慕城去往伦敦,是为了和小舅舅划清界限,如果她一回来,两个人重逢后,是这样的相处模式,那什么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放开……小……舅舅,唔唔……你……发,在这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她拼了命的推他,推着他的肩膀,推着他的胸膛,他无动于衷,任凭她的粉拳,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他的身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怒,他心里的痛,总要找一个地方发泄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而她在眼前,他如何能把持得了!

    夏初初见捶打他没有什么用,干脆了脚,重重的踢他,胡乱的乱踢,结果……

    厉衍瑾膝盖一弯,脚一抬,直接把她乱踢的脚给钳制住了,夏初初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他的唇如同有火一般,很烫,让她不停的闪躲,可是他更是扣着她的后脑勺,让她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动也动不得,踢也踢不了,打也没有用,夏初初唯一能控制的,只有自己的……牙齿了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从脑海里闪过,她立刻付出了行动!

    夏初初试图紧闭着牙关,让他不能这样肆无忌惮,可是厉衍瑾却一直都在步步紧逼,不给她逃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小舅舅……不,不……厉,厉衍瑾!”

    夏初初又气又急,都直接喊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厉衍瑾听到她直呼自己的名字,动作微微一顿,呼吸紊乱,声音嘶哑的从喉间里发出。

    “不叫我小舅舅了?嗯?初初……你的女儿夏天,叫我舅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辈分来说,她本来该叫你舅公!”

    夏初初话音一落,厉衍瑾的吻,刚刚更为激烈更为滚烫的朝她袭来。

    夏初初也顾不得太多了,直接牙齿。

    厉衍瑾也意识到了她接下来的举动,但是,很怪的是,他却一点也不退缩。

    他不怕疼吗?

    还是说,算疼,他也要继续吻着她,一解……这相思之情,无爱之苦。

    在夏初初要用尽全力的咬下去,逼小舅舅离开自己的时候,厉衍瑾的声音,低低的在她唇间响起。

    “咬吧,夏初初,如果你想被别人知道,我们做了些什么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厉衍瑾一下又一下的啄着她的唇瓣,声音哑得不像话,透着一股别样的迷人:“如果你咬了我,留下印子,或者出了血,你觉得,别人会看不出来,我嘴角边,是怎么伤的吗?”

    夏初初一惊,是啊……

    等会儿下楼,妈妈要是看到了小舅舅嘴边的伤,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到时候……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这么无耻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