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705章:夏初初的背景,我怕你惹不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开香彩开奖结果2020中国武力统一台湾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傅井然连一个斜眼都懒得给她,直接一个人走了进去,他身后跟着的几个人,都十分有秩序的守在门口,像保安一样。 !

    秘书看见这阵仗,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顾炎彬看见傅井然,一点慌乱的表情都没有,十分的泰然自若:“傅井然,好久不见啊。这几年你都没有出现了,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见到我,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不悲不喜。”顾炎彬回答,“毕竟,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。有十年了吧?时间真快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迈着悠闲的步子往沙发待客区走去:“有十年了。嫣儿也已经,死了有快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嫣儿,顾炎彬的笑,在脸僵了一两秒。

    傅井然又说道:“我想你是不乐意见到我的,毕竟你恨不得我马去死,现在却还能笑出来。看来,顾炎彬,你这几年,又长进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得你死,你不也恨不得我死吗?”顾炎彬说,“看谁能笑到最后,谁能活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告诉你,顾炎彬,只有两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种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还是悠哉悠哉的:“要么,是我们同归于尽。要么,是你先死,而我,在你死之后,再zì shā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摇摇头:“你还漏掉了第三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先死,我,是笑到最后的人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也摇了摇头:“这种可能,不存在。你没有这个能力,让我能死在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说道:“是吗?你很自信。你觉得,现在,我能有灭了你的权利吗?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我的人,只要你一动手,他们会进来。事情闹开了,你说,对你好,还是不好?”

    顾炎彬大笑一声:“开玩笑开玩笑,坐吧,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普洱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手下有个人出了趟差,给我带了好的普洱,泡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表面看着,两个人像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但一听两个人的对话内容,却是让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泡好的普洱茶,芳香四溢,傅井然端起,正要喝,在嘴边的时候,又停下了,打了个转,抬眼看着顾炎彬。

    “没下毒吧?”

    “下了。”顾炎彬说,“你死了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傅井然笑了一声,坦然无畏的抿了一口,然后细细的品着。

    顾炎彬冷笑。

    “说吧,茶也喝了,该说你的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正事?你自己做了什么,你不清楚?”傅井然吹着飘浮在水杯的茶叶,“非要把话说得那么透彻?”

    顾炎彬却答非所问的说道:“傅井然,你觉得,我有那么的害怕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怕我。反正我是一个死人,不过是为了嫣儿,才一直苟活在这个世界。其实,你要是死了,嫣儿不用担心你会娶别的女人了,我也可以去见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这也许根本不是嫣儿想要的呢?”

    “她那么爱你,如果你要是和别的女人结婚,她肯定非常难受。”傅井然说,“那么,我是要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哼了一声:“你阻止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喝茶的动作一顿,抬眼看向他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什么意思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娶夏初初?”傅井然问,“不惜一切代价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傅井然手里的杯子,转眼间已经到地去了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茶水也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失手。”傅井然随意的说,“顾炎彬,你好像有要跟我对着干的架势啊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也没怎么样,我能把你怎么呢?”傅井然说,“不过,我想,那个夏初初,是真的不能留了。”

    顾炎彬脸色微变:“跟她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是有多爱她,才会不惜毁掉很多东西,跟我这样撕破脸皮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爱她?你怎么确定是她?”顾炎彬说,“你觉得我真的会有这么长情,喜欢一个女人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顾炎彬,你瞒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井然笑了笑:“没事,你可以否认,我只需要坚持我的看法可以了,夏初初怎么样,跟你没关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何必要去动无辜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无辜呢?谁让你喜欢她呢?”

    顾炎彬有些坐不住了,傅井然是不要命的,他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是他一直都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谁敢和一个完全不要命的人去对着干?

    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但,顾炎彬只是否认和撇清:“那你继续这样认为吧,我无所谓。夏初初的背景,我怕你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我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顾炎彬说,“还有,你这次来,到底想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傅井然看了他一眼,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照片。

    他直接把一沓照片甩在了桌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顾炎彬只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照片,正是那次在幼儿园,他拦住夏初初,强行表白强行抱住,被冲来的厉衍瑾狠揍了一顿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更多。”傅井然说,“想看吗?还想否认,你对这个夏初初的感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尽管去动夏初初,她不是你能惹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越是这样说,越会激起我去对夏初初下手的想法。”傅井然说,“你的激将法,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顾炎彬,我现在是劝了你,你不听,到时候这后果……自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了起来:“这照片留给你慢慢欣赏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要走,顾炎彬说道:“你知道夏初初的小舅舅是谁啊?你知道她的闺蜜的老公有多大的势力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去知道这些,我只要盯着你行。别人,关我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傅井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:“我在想,你这么的爱夏初初,要是也能体会到,看着心爱的人永远的离开自己的感觉,那一定很爽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