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831章:你知道劝说乔静唯的代价,是什么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购买彩票是否安全六令彩今晚大概出什么生肖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算什么账?倒打一耙?”乔静唯哈哈大笑起来,“夏初初,你是一个杀人凶手,你杀死了我的孩子!你手沾着我孩子的鲜血!你这辈子,睡觉能够踏实吗?”

    乔静唯现在这个模样,再加尖锐刺耳的声音,还有她狰狞的笑声,配合在一起,是有一种让人后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,还是被她点名的夏初初。

    可是,夏初初的心里坦坦荡荡,她没有推乔静唯,更没有害乔静唯流产,落水的事情,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乔静唯这个说,她还是有点后背发凉,手脚冰冷。

    “夏初初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,还有我那可怜的,才几个月大的孩子。到时候,我死了,我会带着我的孩子,一起来找你,天天都缠着你!”

    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夏初初说,“不管你你怎么诅咒我,我都从来没有过半分要害你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狡辩了!”夏初初看着她:“乔静唯,倒是你自己,你要是真的从这里跳下去,死了,一了百了,那么,你要见到你那还未chéng rén形,被你害死的孩子,你不会愧疚吗?你配为人

    母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害死我的孩子!我没有!”

    乔静唯一脸的坚定,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坚定的称她没有害死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,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怀过孕,根本没有过孩子。

    哪怕要她发毒誓都可以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所有表情看去,也是没有半点说谎的迹象。

    一般人,还真的被她这么给蒙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夏初初是当事人,当年乔静唯落水流产一事,所有的来龙去脉,她都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无可救药了。”夏初初说,“乔静唯,随便你吧,反正,我堂堂正正,无愧无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是要死,我在死之前,我也要诅咒你,我也要你活得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问道:“你找我来,是为了说这些的吗?是为了诅咒我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夏初初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我死了之后,你要是和厉衍瑾在一起,我天天晚,变成厉鬼,来你的梦里。”“乔静唯,当初落水的时候,是我们一起落的。到底是谁害谁落水,你心里有数,我心里也有数。你当时怀着身孕,娇贵得很。而我当时也怀着身孕,却没有一个人知

    道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她身侧的厉衍瑾,神情慢慢的出现了裂缝。

    像是被人击了心底最深的伤痛。

    夏初初那时,怀孕了啊。

    而他那时,又都做了些什么?

    每每想起曾经的过往,厉衍瑾恨不得自扇耳光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又解决得了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这也是厉衍瑾,一直都不敢奢求夏初初原谅,更不敢奢望还能和她在一起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有多错,错得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他配不她。

    而夏初初根本都没看到他,继续说道:“乔静唯,你落水后孩子没了,我的孩子却还在,我还把她生了下来,抚养长大,她叫夏天。她差一点,也死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天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看着夏天,没有一点愧疚吗?没有一点后怕吗?甚至,你还害得她磕破嘴唇,你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乔静唯反而被夏初初说得一愣。

    厉衍瑾却再也不忍心听夏初初说下去,前一步,将她往自己身后拉了拉:“初初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?”

    “乔静唯的事情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反问:“你怎么处理?她都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了。下面都是警察,这件事已经彻底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抬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:“我知道,我很没用……一直都没用。没有能保护好你,更没有处理好这些感情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偏头躲过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厉衍瑾,要想让乔静唯能回心转意,不跳楼的最好方法……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有且仅有一个。

    俗话说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    乔静唯最大的心愿,是能和厉衍瑾在一起,白头到老。

    这里的所有人都救不了乔静唯,都劝不了乔静唯,包括下面的警察和救护车,甚至乔父乔母,都无法劝乔静唯从窗户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厉衍瑾,只有他。

    厉衍瑾也恍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初初,你……”“我相信,你不希望事情闹大,闹出人命吧?”夏初初看着他,“你不希望,我也不希望。那么,厉衍瑾,先尽全力的劝乔静唯下来吧。生命只有一次,错过了,真的

    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知道,劝说她从窗台下来的条件和代价,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又知道,我会不会愿意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夏初初回答,但依然没有改变主意,“可是,先把乔静唯救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那么狠的心,也没有那么恶毒的想法,希望乔静唯立刻从这里跳下去,死了最好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夏初初知道,她老了,不再年轻了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,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乔静唯是做了错事,是针对她,但也远远的没有到她希望乔静唯去死的地步。见厉衍瑾望着她,眼睛里满是失望,夏初初又说道:“去吧,厉衍瑾。反正,我们这辈子是不可能会在一起的了。而乔静唯这么的爱你,又和你同床共枕四年,你和她

    ,是可以走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还是没有说话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其实他一直都清楚,要怎么劝说,会让乔静唯答应,从窗户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愿意那么做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这辈子,失去了意义,失去了存活的梦想。

    即使他的余生,不能和夏初初在一起,不能和她相伴,但能够以zì yóu之身,永远在背后默默的守护着她,他满足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,乔静唯却连他的这点想法,都要给打破。而夏初初,也把她往乔静唯身边推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