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947章: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红绿特在第三期打一肖蓝月亮产品介绍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947章: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!

    夏初初轻声的说道:“要是,那一年,我们搬到这里来住下,那该多好。 说不定,我们不止有夏天,我们还有另外的小宝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得厉衍瑾的心里,都满是苦涩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他和她已经错过太多年了,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夏初初说完之后,自己也叹了口气,然后,楼了。

    厉衍瑾一直都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夏初初走得很慢,像是走不稳似的,摇摇欲坠,厉衍瑾真的担心她会不小心摔倒。

    那他在她的身后守护吧。

    如果她有什么危险,他能够第一时间去,保护她。

    夏初初走到了房间门口,停下脚步,转身,看着他:“今晚,我在这里睡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厉衍瑾回答:“这里有很多房间,我会休息的,你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那,你要早点睡觉,今晚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衍瑾望着她,眼睛里如同有着一汪水,“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”字都还没有完全说出来,夏初初忽然扑了来,勾着他的脖子,踮起脚尖,吻住了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厉衍瑾的眼睛,不自觉的睁大。

    夏初初却闭了眼睛,长长的眼睫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柔软又甘甜的唇瓣,让厉衍瑾心神都忍不住的荡漾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咽了咽口水,低低的说道:“初初,你……你知道,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夏初初没有说话,而是用实际行动在告诉他,回答他。

    她吻得越发的用力,和深入。

    厉衍瑾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引诱啊6

    算夏初初什么都不做,站在她的面前,他都想要扑去占有她。

    何况现在,她还这么的主动。

    厉衍瑾稳了稳心神,又说道:“初初,你该清楚自己这样做,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还是不说话,继续吻着他。

    下一秒,厉衍瑾的手扣住了她的腰,另外一只手推开了房间的门,搂着她的腰,直接快速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被关。

    厉衍瑾热烈的回吻着她。

    一边啃咬吮吸着她的唇瓣,他还一边低低的说道:“夏初初,我给过你两次机会,两次……是你自己不要的!”

    所以,那么厉衍瑾也不想压抑自己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忍得有多么的辛苦。

    今天晚,那些事情的真相,被揭露出来,在他心里,也是激起了无数的浪花。

    但是他要守护夏初初,他不能乱,他不能慌。

    可是,厉衍瑾再稳重,也禁不住夏初初主动的索吻啊!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吻着,一边齐齐的摔倒在床。

    厉衍瑾双手撑在她的身侧:“初初,你没有喝酒,没有醉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知道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的最后一个字,被悉数的吞没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,顿时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大床纠缠的两个人……都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春色无边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早。

    厉家别墅。

    厉妍起床,下楼之后,询问佣人,发现厉衍瑾和夏初初昨天晚……根本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……昨天晚匆匆忙忙又吵吵闹闹的走了,一晚没回来,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厉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,既然两个人都没有回家,那么夏天没人照顾了。

    她去了夏天房间。

    夏天醒来,揉了揉眼睛:“外婆……今天怎么是你叫我起床啊?”

    “你舅公和妈咪,有事情出去了,所以今天是我来送你去幼儿园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妈咪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可能是有事吧。没关系,等你放学回来,你能看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夏天乖乖的点头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厉妍其实心里很不踏实,也不安稳。

    她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,总觉得,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从乔静唯的假怀孕假流产的事情被揭露出来以后,厉妍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生怕哪一天,当年鉴定结果被调换的事情,被捅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厉妍又不能医院看乔静唯,这样的话厉衍瑾很快会知道她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把夏天送到幼儿园之后,厉妍拨了慕迟曜的电话。

    慕迟曜倒是客客气气的:“厉衍瑾和夏初初现在都挺好的,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两个人一晚没回来,我……我总是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说不定过一会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他们没事好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挂了电话,把手机一放,低头看着怀里的妻子。

    言安希说道:“昨天晚,我可是为了你,一晚都没有睡好。你一回来,我这眼睛一闭,马睡着了,都没来得及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昨天晚,发生了什么事啊!”言安希撇撇嘴,“你看伯母都知道来询问情况了,那我不知道问吗?”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慕迟曜的唇角抿了抿,神色变得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言安希说,“发生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大事吧,但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捶了他的胸口一下:“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,快点,别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慕迟曜抱着她,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,慢慢的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天晚的事情,太过复杂。

    好在,慕迟曜是什么人,三言两句,简简单单的把事情给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言安希听完之后,嘴巴都张成了“o”型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。我的天啊,帝啊,老天爷啊,这……居然还有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乔静唯这种损招都能想得出来?”言安希说,“她还真的是当年的秦苏,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”

    听到她提起这个名字,慕迟曜眉头一皱,看起来有点不悦。

    他抬手,轻轻的敲了她的头一下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嘛,哎,这些女人啊,爱一个人,尤其是爱一个男人,不能够光明磊落一点,坦坦荡荡一点,公平竞争吗?非要使这么多幺蛾子干什么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