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1992章:我跪下来求你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怎样开彩票店分分彩全天计划精准版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夏天想了想:“也对,外婆年纪大了,还是不要让她太累了。只是,我习惯外婆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亲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夏初初摸了摸她的头,“我要是有空的话,我会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很快问道:“那舅公呢?”

    “舅公要忙自己的事情啊。”夏初初说,“他很忙的,他要处理很多很多的事情,偶尔不忙的时候,才能接你。但是,舅公不忙的时候,是不是应该让他多休息?”

    夏天懂事的点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笑了笑。

    母女俩住在这偌大的房子里,似乎显得有那么一点……孤苦无依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夏初初相信,这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心里,对夏天还是有了愧疚。

    本来,夏天这样的年纪,就该是活在长辈的溺爱中的。

    可惜,夏天却只能陪着她。

    夏初初忍不住想,她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?

    正想着,佣人忽然走了过来,说道:“夏xiao jie,外面……有人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?”夏初初愣了愣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识,看穿着打扮,好像是一位富家太太。”佣人说,“她指名要见您,而且还说,今天一定要见到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你带夏天去写作业吧。”

    夏天也是很机灵的,问道:“妈咪,谁来找你了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去看看,你先去写作业,等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

    看着夏天被佣人带走,夏初初才起身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当那个人走进客厅的时候,夏初初才明白过来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对,夏初初,是我,我是乔静唯的母亲,我们见过好几次了。”乔母说道,“我今天过来,打扰你了,但我也是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对乔家的人,都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所以她很冷漠的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母看了一眼四周的佣人。

    夏初初说道:“你有什么就说吧,没什么不方便的,我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如果让佣人都离开,好像是她有什么秘密似的。

    而且,说实话,夏初初也不放心和乔母共处一室,身边还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万一乔母发起疯来,伤害她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还有夏天,她现在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何况,乔静唯的母亲,能教出那样的女儿,十有八九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乔母说道:“夏初初,我……我来,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了,我有什么事能帮你啊?”夏初初问道,“你们乔家,不是很厉害的吗?尤其是乔静唯。”

    乔母的态度,十分的卑微。

    她客客气气的笑着:“有的有的,夏初初,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用说了,我不想听,我也不会帮你们。”夏初初直接就把她的话给堵死了,“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依然态度强硬的说道:“我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乔母快速的走到了她面前:“我都还没说什么事,你怎么就拒绝我呢?能帮的,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乔静唯是很厌恶的,乔夫人,这件事你应该是清楚的。但是,我和她的恩怨,说起来,也跟你无关。所以,我不想对长辈不敬,你还是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夏初初就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乔母见状,连忙拉住了她的手:“别,别走,夏初初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,放手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乔母拉着夏初初的手,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夏初初吓了一跳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夏初初,你就听我说吧……我求求你了,我跪下来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去扶她:“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起来,你听我说完。”乔母执意要跪着,不肯起,“你不要走,你听我说完,只有你能帮忙了!”

    夏初初一直试图扶起她:“你这一跪,我可受不起,起来,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乔母紧紧的拉着她的手:“我知道我们家静唯,对你做了多少错事,伤害你,甚至耽误了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你是来替乔静唯求情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母亲,她是我生出来的女儿。她现在那个样子,我不想办法救她的话,就没有人能够救她了!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夏初初问,“她不是好好的待在医院里吗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在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乔母说道:“对我们家静唯来说,不在医院,反而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更迷茫了:“为什么啊?她在医院里好好的养伤,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没有在医院里养伤,她是在医院里受罪!”

    夏初初听不明白:“我不懂你在说什麽。乔静唯自从跳楼之后,不就一直都在医院里养伤吗?”

    乔母摇了摇头:“看来,夏初初,你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厉衍瑾把你保护得真好,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厉衍瑾?”夏初初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,“到底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乔母擦了擦眼泪:“这件事……说来话长。我以为你都知道的,没想到,你根本什么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不太清楚,我也不想清楚乔静唯怎么样了。不过,乔夫人,你还是先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乔母摇摇头:“我还是跪着吧。乔静唯做了那么多的傻事错事,我来替她向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回答:“她做的事,还需要你来替她赔罪?乔夫人,恕我直言,你没有资格代替她。她自己做的错事,自己要承担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她承担,但是,也不能把她往死里逼啊!她要是想不开,再去死一次,我白发人送黑发人,那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初一直不停的在试图扶起乔母,但是,乔母就一直笔挺的跪着,不肯起身。

    最后,夏初初也就放弃了,一把挥开她的手:“好吧好吧,你想跪着那就跪着吧,我也奈何不了你。你想说什么,现在也说吧。”

    不然的话,她想,这乔夫人是要一直在这里跪着,不肯罢休的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