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2000章:应该是处于感情修复期间了啊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高清正版跑狗图手机版开奖历史记录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我让她能够爬着离开医院,就是不想让她死,明白吗?”厉衍瑾的语气,宛如恶魔一般,“告诉她,如果她有任何想死的念头,我会让她比死了还要难受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对乔静唯的恨,永远都不会消除。

    他太想保护夏初初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人,总是要把夏初初给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所以厉衍瑾怎么能不生气?

    尤其是顾炎彬现在还来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厉衍瑾坐在沙发上,气得不停的皱眉头,抬手支着额角。

    他现在住在这单身公寓里,一个人,空空落落的,做任何的事情,都会荡出回响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他不知道要多久。

    也许,一个月。

    也许,一年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更久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在乎,这比起夏初初离开的那四年,他想见都见不到,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慕氏集团。

    夏初初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她把夏天交给佣人,嘱咐她们好好的照顾好夏天睡觉,自己就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,她几乎就是倒头睡。

    头疼欲裂,只有睡在枕头上,才会让她觉得有安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觉她就睡到了天亮,醒来的时候,刚刚好是上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夏初初背着包,低头走在公司里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直到有员工毕恭毕敬的打着招呼:“厉总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才反应过来,在她身后的人,是厉衍瑾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不自觉的停顿了一下,然后,她没有回头,更没有转身,又继续的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厉衍瑾就在她的身后,目睹了她脚步的停顿,又目睹了她继续往前走的不回头。

    他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他连上前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说要空间,要时间,他就给她。

    不管夏初初要什么,他都给,只要他能给得起,只要他有,都会毫不犹豫的,统统捧到夏初初面前来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看来,昨天,乔静唯的母亲,和顾炎彬去找她,并没有给她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她没有要求情。

    厉衍瑾昨天晚上有想过,如果夏初初来找他求情的话,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是放过乔静唯和顾炎彬吗?

    结果……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嘿,厉总经理。”沈北城的声音响起,“一个人在这里看什么呢?看得这么入迷,我都在你后面叫了你好几声了,你都没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厉衍瑾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来公司的时候看见你,顺便打声招呼而已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厉衍瑾微微挑眉,点点头,“这的确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北城很快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:“哎,怎么了?你看起来,心情不是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心情好过?”

    “面对着夏天的时候,你的心情还是不错的。”沈北城说,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啊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摇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北城说的对,来公司遇见朋友,于情于理都该打声招呼的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勇气去和初初说话。

    而初初……也直接就无视了他。

    沈北城看着厉衍瑾走远的身影,耸耸肩:“这个人……奇奇怪怪的。只有夏初初一天没有回到他的身边,估计他就一天都是这个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戏谑的女声响起:“谁一天没有回到谁的身边,谁一天就是这个样子啊?”

    沈北城回头一看:“哟,这不是老板娘吗?”

    言安希白了他一眼:“去,你能不能正经一点。你该叫我什么,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”

    “有数,当然有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叫一声嫂嫂来听听?”言安希逗他,“怎么说我也是你嫂嫂,叫什么老板娘啊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沈北城看着她:“今天大家倒是掐着一个时间点来公司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刚刚遇见了谁啊?”

    “厉衍瑾啊。”沈北城回答,“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看见了谁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说道:“能让厉衍瑾魂不守舍的人,还能有谁啊?当然是夏初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也是。”沈北城说,“这两个人,按理来说,应该是处于感情修复期间了啊,怎么感觉他们还越来越疏远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以为伤害了,想弥补就能弥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哎,这件事,我可就要替厉衍瑾说句公道话了。他是被乔静唯蒙蔽了,骗得死死的,才会做了那么多不可饶恕的错事,好吗?说起来,这责任应该是都在乔静唯身上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却问道:“那按照你这个说法,厉衍瑾就没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了,厉衍瑾怎么可能一点错都没有呢?”沈北城回答,“但他不至于,得不到夏初初的原谅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能让他那么相信乔静唯啊?谁逼着他相信啊?”

    沈北城继续和言安希争辩道:“你这么说的话,那我又要替厉衍瑾说句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北城,你今天是和我杠上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和你就事论事,讲讲道理。”沈北城说,“敢不敢啊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敢啊!讲道理就讲道理,我还怕过你啊!”言安希点头,“来,说出你的观点。”

    “厉衍瑾相信乔静唯,这恰巧证明了他是一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言安希翻了一个白眼:“这是什么逻辑。”

    沈北城解释道:“你好好的想想啊,如果厉衍瑾是一个渣男,他完全可以对乔静唯置之不理啊。什么怀孕啊,什么责任,他想丢弃就丢弃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那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就完全可以一心一意的追逐夏初初,不搭理乔静唯,只为了自己心里所想所爱的那个人,去努力去追求了。”沈北城说,“这样的话,厉衍瑾就不至于会伤害夏初初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也太渣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但是如果他这样做了的话,他就不会对不起夏初初啊。他对夏初初付出了全部的爱和责任,但对乔静唯完全就是始乱终弃啊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