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港台言情小说 » 霸道帝少惹不得 »  第2019章:张律师,这里就拜托你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跑狗图每期更新白姐最准二四六资料

小说:霸道帝少惹不得作者:半弯弯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了,我们见过好几次的。”夏初初说,“是厉衍瑾让你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厉先生让我过来一趟,处理一些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你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以前跟在厉衍瑾身边学习,工作的时候,没少跟他身边的人打交道,接触。

    这位张律师,是厉衍瑾的私人律师,她见过好多次了,所以都认识。

    刘泽爸爸已经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律师,说来就来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件事,还是非要闹大了。

    张律师走了过来,看了老师一眼,微微点点头,然后看向夏初初:“厉先生在电话里跟我说,这件事,一定要严加处理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没错,不接受对方任何形式的歉意,必须要付出代价,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明白了,那,夏小姐,能不能麻烦您,把事情经过,跟我说一下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很仔细的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,包括刘泽爸爸恶劣的态度,还有直到现在都没有调到监控的事情。

    律师点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夏小姐,那,这里就交给我了。您有什么需要交代的,随时打电话给我。这边有什么情况,我也会及时向您汇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夏初初说,“那么,张律师,这里就拜托你了,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“夏小姐请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位张律师,不知道帮厉衍瑾处理了多少的案子,非常的资深,也很有经验。

    所以夏初初是非常放心的。

    刚刚那句叮嘱张律师的话,也不过是说给刘泽爸爸听的。

    这样态度恶劣,欺软怕硬的家长,就应该要严厉的惩罚一次,让他长长记性!

    不然,以后,如果再遇到类似的事情,刘泽再做出这样欺负人的行为来,对方要是一个没什么能力的人,还不得被他们欺负死啊!

    夏初初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刘泽爸爸连忙喊道:“夏天妈妈,别走啊,别……咱们好说,都好商量啊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    律师也适时的拦在了刘泽爸爸面前:“这件事,厉先生和夏小姐,已经全权委托给我了。所以,现在,你有什么事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走出了老师办公室。

    厉衍瑾还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站在走廊上,单手插着口袋,目光眺望着远方,正低低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很认真。

    夏初初也没有打算他。

    趁着厉衍瑾打电话的这个时间,她悄悄摸摸的去了夏天的班级,藏了好半天,在暗中观察着夏天。

    夏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倒是很认真的听着老师说话,看上去也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夏初初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夏天没有受到影响就好。

    等回家的时候,她再跟夏天好好的说说,谈一谈,再把夏天带离这个环境,这件事,差不多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夏初初观察了好几分钟,才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她转身,准备回去找厉衍瑾。

    结果,一转身,一回头……

    夏初初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想要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结果,厉衍瑾的动作,比她的声音还要快一步,连忙捂住了她的嘴,食指放在嘴边,轻轻的“嘘”了一声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指了指教室里面。

    夏初初心领神会,赶紧点点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厉衍瑾的手,还捂着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夏初初问道了他手心里的淡淡味道,跟他身上的味道,有一点点像。

    她伸手拿开了他的手,快速的从夏天的教室里离开,往校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”夏初初走远了,才说话,侧头看着他,“我一回头就看见你站在我的后面,很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 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,我就注意到了。只是我当时在打电话,所以没有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给慕迟曜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厉衍瑾摇头,“我已经跟慕迟曜说了一声。那是临时工作上的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应道: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噶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就有点沉闷。

    厉衍瑾和她并肩,穿过操场,慢慢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了学校,夏初初才说道:“我……我的车停在那边,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也没说什么: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她面前,他现在是非常的谨慎,一个字都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,他有一肚子的话想和夏初初说。

    夏初初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厉衍瑾的声音忽然又在她身后响起:“……开车慢点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夏初初应着,回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今天这些事情的起因,说到底,就是因为同学知道,夏天没有爸爸,都没有看见她的爸爸出现过。

    所以,刘泽才会起了欺负的心思。

    厉衍瑾想,解决了一个刘泽,以后说不定……还有有更多的刘泽。

    这不是根本的办法。

    对待一件事,要看本质,要从根源上解决。

    根源就是……让夏天有爸爸,真正的爸爸。

    哪怕他不能够和夏初初生活在一起,那么,他也希望,能够和夏天相认。

    可是,厉衍瑾没有说,不敢说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一提起这个问题,到那时候,夏初初又会变了脸色,生他的气,离他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夏初初开车回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其实都非常的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即使厉衍瑾什么都没有说,但那些他没有说出口的话,她都懂。

    她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今天夏天受到了欺负,刘泽爸爸见她是女人,又听说她没有老公,就各种欺压她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厉衍瑾赶来的话,夏初初就算吵得再凶,言语上再厉害,再不退让,也讨不了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从厉衍瑾来到幼儿园,再到他去给慕迟曜打电话,这中间,他跟她说的话,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但是他一直都在强势而积极的解决问题。夏初初能够感觉得到,他一直都在克制,在谨慎的对待她,小心翼翼有的斟酌着他每一个说出口的字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